那天上午,起個一大早準備前往機場。

好險,是從松山出發到羽田,還算方便,不用搭這麼久的車。

松山機場人也比較少通關蠻快的,才剛出境走了幾步,阿敏說。

 

阿敏

這個機場怎麼這麼小?

 

嘖,你懂什麼,我們可以走路到機場欸,你在曼谷可以嗎?

到東京搭上地鐵以後,突然開始懷念以前的東京生活,好久沒這樣搭地鐵呀,好久沒有聽到這麼多日文啦,好久沒有搭地鐵看窗外看到一堆JK啦~有時候一群JK走進車廂的時候都覺得,好香呀~JK~

抱歉,說到JK有點失態。

 
阿敏

你幹嘛一直盯著看。

你是不是喜歡日本女生。

 

我告訴妳啊。

全部的男孩子。

不一定喜歡日本女生。

但是肯定、絕對,都喜歡日本JK。

 

阿敏

怎麼可能啦。

 

絕對!

 

我用炙熱的眼神回覆阿敏。

我相信她感受到我的熱情。

所以她用力捏了我的手臂。

 

阿敏

是喔。

真的喔。

我也覺得很可愛。

 

我感覺到手指的力量不斷增加。

 

再怎樣也不比妳可愛!

真的啦!

 

說完,她終於放手了。

然後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和阿敏約好,該⋯⋯該牽一下了吧。其實我們並沒有這麼常在大廳廣眾牽著手,所以我還是有點緊張。

我默默靠到她旁邊,然後伸出手。

牽住那一瞬間。

手直接被她拍開。

 

阿敏

去牽你的JK。

 

靠邀,生氣了啦。

嗚嗚嗚,不是說好是浪漫的私奔之旅嗎?幹嘛突然這樣,之前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到了飯店以後,打了通電話到認識的店家,告訴他們準備一下,我要帶個生悶氣的女孩子過去。 而且重點是,還要拜託他們裝作不認識我。畢竟⋯⋯說好的是到沒人認識的地方,所以連小地方也要注意才可以。雖然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計較,但做個保險總是好。

約好以後,傍晚直接帶阿敏到居酒屋。

 

午安,我們兩位,現在有位子嗎?

 

阿敏在我背後,所以我對老闆使了一個眼色。

 

老闆

好的,兩位。

這兩個座位可以嗎?

 

老闆指著吧台邊的座位,正對著料理台。

我在阿敏看不到的角度,奸笑了一番。

 

老闆

今天有超上等的鮪魚。

要來一份嗎?

 

沒問題。

 

阿敏

你們在說什麼?

 

他說今天有超棒的鮪魚。

老闆,海膽是今天才進的嗎?

也來一份吧。

還要花枝、比目魚鰭。

雜煮、玉子燒。

串燒拼盤。

豬肉味增湯兩碗。

啊,還要獺祭。

 

阿敏

點太多了吧?

 

老闆,她說我點太多。

豬肉味增湯取消好了。

 

老闆

不會啦,他⋯⋯

 

我感覺到老闆在洩密的邊緣,你是不是想說我平常都這樣點!

趕快惡狠狠瞪他一眼。

 

老闆

他看起來吃得完。

雖然⋯⋯也不胖。

但應該吃很多吧。

 

算你會轉!

雖然你用英語跟她說,說完阿敏也不一定聽得懂。

但你想害我呀~~~

 

阿敏

Yoyo,我想要吃炸雞。

能不能點一份。

 

明明剛剛才說我點太多⋯⋯

雖然這種情況我早已經習慣,但心裡的白眼翻了不知道幾圈。

 

老闆,炸雞。

 

老闆聽完立刻炸一份給我。

然後他確定阿敏聽不懂日文以後,開始跟我說些垃圾話。

一臉正經地說垃圾話。

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想像,兩個沒什麼表情的人,嘴巴講出來的話都是些充滿違和感的台詞,旁邊的客人可能以為我們神經病。

 

老闆

你很久沒來內。

都跑去哪裡啦?

 

曼谷。

 

老闆

欸~跑到曼谷幹什麼?

認識很多女孩子吧?

介紹一個給我啦。

 

不要亂來。

你會破產的。

曼谷女孩子很可怕的。

 

阿敏

你們在說什麼?

 

沒有啦,老闆問我們哪裡來的。

 

我覺得⋯⋯要聊天又要控制表情,假裝是陌生人好累。

 

老闆

羨慕耶。

女朋友可愛又有氣質。

 

阿敏

Yoyo,老闆說可愛。

是不是說我?

 

對啦對啦,你們煩死了。

 

好啦,這集日記就到這裡結束。

開玩笑的,我只是回想起來又開始覺得煩躁,我真的是很受不了人家囉唆,完全就是我的罩門。

吃飽要結帳的時候,阿敏要先去洗手間一趟,趁這個機會繼續跟老闆敘敘舊。

 

吃這飯真辛苦。

 

老闆

還好吧。

你還變真多欸。

以前那個臉臭臭的上班族呢?

 

哈哈哈,不工作還是有差別。

你最近怎麼樣?

 

老闆

你不來以後生意變好啦。

但少了一個熟客還是蠻寂寞的。

最近也想要再開一家店。

 

怪我咧,還不都是你烤雞肉串亂烤。

發財啦?照顧一下我啦。

我們現在是無業遊民。

 

老闆

不然你們兩個來幫我顧店啊。

 

我還沒回答,阿敏就走出來了。

簡單跟老闆道別就走出去,仔細想想,如果真的回日本幫忙接居酒屋似乎也是不錯,反正又不用我出錢⋯⋯這樣真的很棒吧,感覺沒什麼壓力,不過也不知道老闆是不是在隨便說說,假如我真的跟阿敏到日本接居酒屋⋯⋯再分享給大家⋯⋯因為我需要業績。(好現實的台詞)

 
阿敏

這家店真好吃。

你以前有來過嗎?

 

沒有啊。

怎麼可能有。

這裡離我以前公司很遠。

 

但離我公寓很近,隔壁而已。不過誰敢這樣說。XD

阿敏好不容易看起來氣消。她這個人是不是在不開心,從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阿敏真的是我認識的人裡,最容易洩漏情緒波動的人,稍微有點波動⋯⋯整個表情就不一樣,不想觀察都可以發現的那種程度,難得能在日本享受新鮮空氣,怎麼可以這樣被JK搞破壞。(還敢說)

之後帶阿敏到澀谷逛了一圈,第一次的澀谷體驗,好像讓阿敏很興奮,看到什麼就問什麼,看到什麼都覺得開心,逛到什麼都想買,才沒多久的時間,我雙手就已經提滿袋子,但我覺得最困擾的事情是,在109買內衣我還要幫忙翻譯⋯⋯跟店員的對話也太尷尬了吧。而且⋯⋯因為語言不通,試穿的時候我還在陪同在試衣間裡面,這到底是什麼羞恥PLAY。

 
阿敏

澀谷真好玩~

好多有趣的東西。

還有可愛的衣服。

 

我就知道妳會喜歡。

 

阿敏

萬聖節的時候帶我來好嗎?

澀谷萬聖節不是很好玩嗎?

 

才不好玩⋯⋯

人超多的⋯⋯

有夠不舒服的。

 

阿敏

你有參加過?

澀谷的萬聖節?

跟誰?

 

你發瘋了嗎⋯⋯

跟朋友啦。

而且那時候跟妳根本沒聯絡。

 

阿敏

喔,也是。

那等等要去哪裡?

去銀座?

 

都幾點了。

到銀座,店也差不多都要全關了。

 

阿敏

現在才九點多!

怎麼可能。

 

九點多才關算晚了。

這裡是東京不是曼谷。

除非妳想去喝酒。

我知道幾家不錯的店。

 

阿敏

那我們回飯店附近。

怎麼樣?

 

手上大包小包的,回飯店先把東西放下,就準備帶阿敏去喝酒,結果衝衝忙忙之下,忘記帶錢包⋯⋯只好又跑上樓拿。

拿完以後再下來,就看到阿敏正在被搭訕⋯⋯

您老師咧⋯⋯

都忘記我們住在新宿⋯⋯這麼容易被搭訕的地方了⋯⋯不過10分鐘的時間而已,看到阿敏被二人組勾肩搭背的,有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好像⋯⋯很久沒看到這種畫面了。

 

欸欸欸。

大哥,這樣不好吧?

我女朋友喔。

 

被新宿大哥瞪了一眼。

 

不開心的話。

我們找警察來啊。

可以嗎?

 

說完他們就乖乖走開了。

 

阿敏

日本這麼可怕嗎?

 

特例啦特例。

 

阿敏

不過,你剛剛是想找人家打架嗎?

 

哪有⋯⋯

我是跟他們說不可以這樣而已。

 

阿敏

我聽不懂。

可是你剛剛看起來超兇的。

你居然又為了我要揍人~

 

我不都說沒有了嗎?我到底在你眼裡是什麼形象?

 

▼ BAR&DINING JAYCO新宿,當天準備要去的店,一堆浮誇的雞尾酒。

那天晚上去的店家⋯⋯BAR&DINING JAYCO新宿,是很久以前就知道的妹仔店。裡面的飲料繽紛到無法直視,不過如果帶妹子一起的話⋯⋯效果不言而喻,你們知道吧?阿敏光是看到那些酒的menu就選擇困難,不知道該選哪杯好。

 

妳放心喝。

今天完全放鬆就好。

 

阿敏

Yoyo。

不知道為什麼。

我覺得你好像每天都想把我灌醉。

 

然後用嘲諷的眼神看我。

乾,我是體諒妳,每次想喝酒都只喝1、2杯,被這樣說真不爽。囧

 

阿敏

那隨便。

酸酸甜甜的都可。

 

反正她也看不懂,我把要求告訴調酒師,也幫自己點了一杯。

 

欸阿敏。

我是真的沒有要灌醉你的意思。

 

阿敏

幹嘛不灌我。

 

這什麼要求,妳有病喔⋯⋯

邊喝邊聊最近想做的事情,在東京想要去哪些地方玩,或是有哪些想做的事情,或是有什麼願望⋯⋯幾乎都聊了一遍,沒想到她還是這麼單純,還以為她會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咧,結果真的全部都是觀光行程。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是她嚮往已久的日本生活。其實我覺得很有趣,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會嚮往日本的生活呢?明明在自己生活的地方總是抱怨連連,卻又特別嚮往這種高壓的環境,日本可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原本討厭的東西,在這裡稍有成就以後,可是全部都排山倒海地壓過來,總不可能永遠打工度日吧?

打工的話就真的是活得下來,又不用在乎這麼多有的沒的事情,但也就是剛好可以生活的程度而已,生活品質蠻低的,這點大家有興趣的話,這點相信各位相信我。

我⋯⋯嗯⋯⋯踏入那個世界過,討厭階級?討厭家世?討厭人際關係?討厭資本社會的偏差觀念?喔⋯⋯想在日本往上爬的話,全部都要顧到,在公司跟高層說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辛苦堆起來的高塔搞不好就崩啦~

又離題啦,總之,阿敏單純的願望讓我覺得開心。

可能是我叫她放心喝,結果她一杯接著一杯停不下來,口很渴是不是?

今天的我是保姆,只能喝些水果酒,有些人會問,為何保姆還喝酒,我覺得啦,除非要開車,不然不喝一點的話⋯⋯要怎麼跟上喝過酒的人的頻率,所以當然還是要喝點。

幾輪以後,我看阿敏也差不多了,就告訴她回家吧。

走回家的路上,阿敏一直勾著我的手臂,感覺氣氛還不錯。

 
阿敏

一直這樣也很不錯。

是嗎?

 

不錯嗎?

我也不知道。

 

說實話阿敏體重不太輕,不過她也不矮,所以看起來不胖,但真的⋯⋯有點重量。

 

不過,這是個機會吧?

我伸出手牽住阿敏。

這次沒有被拍開,也能感覺到她回握的力量。

 

阿敏

那你回去會對我做什麼嗎?

 

不會。

 

 

預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夜晚。

我是Yoyo,各位在曼谷夜晚的邊緣好朋友。

 

以上,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分享給我知道。

 

喜歡本站的話。

也可以追蹤RAKNOI的INSTAGRAM

看看Yoyo與阿敏的日常。

 

什麼?不喜歡我?

好啊⋯⋯沒關係啊⋯⋯

真的沒關係啊。   (இдஇ  )

 

啊不然考慮看看YouTube

 

同時也可以參考以下三個私人推薦,買點東西讓廠商贊助Yoyo。

1001贊助計畫推薦住宿 – 暗黑不暗黑都能住曼谷夜遊入門手冊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