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 暈船 41

第 41 夜 – 共犯

Last updated:

如果有一天,你最喜歡的人,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讓你做了最不喜歡的事,你會怎麼做?

如果有一天,你最喜歡的人,不只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讓你做了最不喜歡的事,而且還讓你當了共犯,你會怎麼做?

 

和阿敏回台灣的幾週後,天氣還是一樣忽冷忽熱,一下開冷氣一下開暖氣,實在有夠麻煩,還記得有天因為開暖氣,起床的時候滿身大汗,變成在大熱天開暖氣的瘋子,這天氣⋯⋯是想氣死誰啊?又或是白天和晚上的溫差太大,我們阿敏早上出門穿得像去夜店,晚上出門穿得像要去滑雪,每次看她這樣都覺得有趣。

某天阿敏去上課,我躲在房裡看書,我親愛的母親大人,突然走進來,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

 
Yo媽

Yoyo你很忙嗎?

 

還好啊。

怎麼了?

我在看書而已。

 
Yo媽

我有事情想問你。

 

幹嘛神神祕祕的。

 

Yo媽

你們每天都黏在一起。

我沒機會問啊。

今天終於有機會。

 

蛤?

超怪的。

 

Yo媽

上次你阿姨跟我說。

泰國很多人妖內。

 

多嗎?

是比台灣多啦。

但我不知道怎樣算多。

 

Yo媽

喔。

不是啦。

 

啊不然怎樣啦。

妳想去看喔?

我帶妳去啊。

 

Yo媽

啊。

阿敏很漂亮內。

看起來不像泰國人。

 

⋯⋯

妳想說什麼?

 

而且這是什麼奇怪的偏見。

 

Yo媽

她是不是⋯⋯

是不是啦?

 

不是啦。

妳白痴喔。

怎麼看都不是啊。

而且她都有一個女兒了。

 

Yo媽

我看人妖都很美內。

根本看不出來啊。

大家都可以有女兒啊。

 

吼。

我看得出來。

 

Yo媽

那你們有沒有那個。

有沒有看仔細?

 

我不想跟妳討論這個問題。

 

Yo媽

好吧。

那你們會不會生孫子給我抱。

 

⋯⋯

 

我真的沒辦法跟媽媽討論這個問題。

 

聽我媽說完以後,我翻開書一個字都看不下去,只好去玩些無腦遊戲分點神,然後過一陣子,房門突然打開,阿敏回來了。

 

阿敏

哇,我今天超累。

 

辛苦啦。

 

阿敏

你怎麼又在玩遊戲。

 

什麼又?

我超少玩的欸。

 

阿敏

哪有。

 

我直接把遊戲關掉。

 

妳不在家,我覺得無聊。

 

阿敏

我跟你說。

剛剛我跟姊姊聊天。

她教我一個很棒的方法。

 

她又教妳幹嘛了。

每次都在說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她口中的姊姊,是我一個十多年的好友,每次都在出餿主意的那種朋友。

 

阿敏

我不能跟你說。

 

不能說?

 

阿敏

我問她怎樣你才不會變心。

 

妳們⋯⋯

那她怎麼說?

 

而且不是說不能說嗎?跟本人講這種話,未免也太智障。

 

阿敏

我先不告訴你。

 

不知道為何,只講一半的阿敏,從床頭把裝套子的小盒子拿出來。

準備往垃圾桶丟掉。

 

欸欸欸,妳幹嘛?

 

阿敏

她說你最愛小孩子了。

有小孩子就不會變心。

 

⋯⋯

 

我,根本,完全,沒有,那麼喜歡小孩子。

這什麼豬隊友。

但我不能說,等等她誤會,那我就更麻煩了。

 

妳先等等。

妳為什麼覺得我會變心?

 

阿敏

那這個還算嗎?

她從包包裡面拿出一張紙。

 

那張紙是今年阿敏生日的時候,她要求我簽名的⋯⋯一張莫名其妙的紙條。

 

上面寫著:(原文泰文,我問超久才看懂全部的意思)

 

本人   Yoyo   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會變心或是劈腿,也不會丟下   阿敏   自己一個人,如果違背承諾,要養阿敏母女一輩子。

簽名:   Yoyo   

 

算啊。

永遠都算。

 

阿敏

好吧。

看你平常都是說到做到。

那我相信你。

 

妳不相信我才是最怪的事情。

 

晚上吃完飯,阿敏硬是要把我拖去書店買點泰語教材,理由是我的發音沒有很標準,又不背單字,只有常用的才會,她想要我多學一點,奇怪咧,那妳怎麼不多學點中文,最怪的是,我有口音又怎樣,我本來就是外國人,不過算了,期待她不如期待我自己,世界的真理就是,靠山山倒,靠自己最牢,不過說真的,我哪知道台灣哪裡有賣泰文原文書,只好去誠品晃晃,找了本沒有英文音標的書。

 

阿敏

你就是被英文影響了。

 

我又被影響了。

 

阿敏

真的啦。

所以外國人說話都怪怪的。

 

因為我們是外國人。

 

阿敏

不管啦。

你明明看得懂。

怎麼可以唸不標準。

 

欸咦,好像妳中文很標準一樣,我講日文也有口音啊,怎麼不拿本日文書給我。

 

但我俗辣,我沒有講。

 

結果阿敏翻來翻去,都找不到深入一點的泰語書。

 

阿敏

為什麼都是這種?

都是去玩說的話。

你已經很會玩了。

 

因為台灣不流行泰語啊。

 

阿敏

氣死我了。

我叫OO去買,然後寄給我。

 

喔⋯⋯

 

最後還是繼續翻了一堆書,真的找不太到實用的進階書,她也只好放棄,外面冷死了,原本想攔台計程車趕快回家,阿敏又說想散散步,提議要搭捷運回家,想說也好,走一段也沒啥關係,結果走到捷運站,她又說再走走,這樣反覆好幾次,走過三、四站,再這樣根本不用搭車,繼續多走十多分鐘就可以走到家了⋯⋯

 

和阿敏的日常,最近越來越有居家的感覺,在遠離那個燈紅酒綠的夜世界以後,即使才過沒多久,以前那些見不到阿敏的日子,總是想著她是不是跟誰出去的夜晚,雖然感覺還歷歷在目,但感受似乎變淡很多,只是不管怎樣,最好不要再來第二次比較好。

 

阿敏

我有件事情想告訴你。

 

妳說。

 

阿敏

真的說喔?

 

說啊。

 

阿敏

你先看這個。

 

她又把神秘的紙條拿出來,居然還給我隨身攜帶。

 

好啦。

⋯⋯

不對,等等。

是什麼可怕的事情嗎?

 

阿敏

我不知道。

但你看這個。

 

她又舉起那張紙條。

 

好⋯⋯

妳說吧。

 

阿敏

我原本想告訴你。

但一直沒有機會。

其實一直到剛交往的那時候⋯⋯

我都還有男朋友。

 

⋯⋯

所以我搶了人家女朋友?

 

我知道我平常說話很誇張,但這次真的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嚇到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阿敏

嗯。

但我原本就想跟他分手。

 

⋯⋯

 

我討厭這樣。

 

這是第三次,第三次我在不知不覺間。

 

搶了別人的女朋友。

 

然而前兩次,無意識下橫刀奪愛過來的女友,幾年後又被人橫刀奪愛走了。

 

FUCK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夜遊相關

Yoyo和阿敏相關

夜遊相關雜學

 

看更多日常與追蹤更新

INSTAGRAM

FACEBOOK

 

看更多故事

並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PATREON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怪女子型錄

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