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敏

媽媽IG。

 

妳在說啥⋯⋯

 

阿敏

媽媽IG。

 

我媽沒有IG。

 

阿敏

媽媽IG!

 

阿敏看起來很急,似乎是因為我搞不懂她的意思,不過看她這樣⋯⋯我實在是很疑惑。

 

那⋯⋯

 

這句話是誰教妳的啊?

 

阿敏

媽媽。

她叫我跟你說。

她說我說給你聽的話。

我也會很開心。

 

我實在搞不懂,只好跑去問我媽。

 

媽⋯⋯

妳到底教了阿敏什麼啊?

她跑來跟我講。

但我都聽不懂。

 

Yoyo媽

她跟你說了喔?

啊要表示一下了吧。

 

我就聽不懂啊。

是表示啥?

 

Yoyo媽

吼。

媽媽艾集。

 

原來是台語的媽媽要錢。

 

白癡喔⋯⋯

 

搞半天是這種奇怪的台詞,我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樣,為何連妳都要加入這個行列⋯⋯

 

我的人生也太慘了吧,都回台灣了還要被兩個人夾攻。

 

我們在台灣的日常生活,其實比大家想得更普通,會做的事情可能跟大家沒有什麼差別,有些人覺得我回台灣以後,還是會每天往外跑,或是找地方喝酒,這可能是大家對我的誤會,以為我嗜酒如命之類的,但我其實⋯⋯只是喜歡那個環境跟氛圍,喝點酒還能讓感覺更好,所以我在曼谷的時候才會這麼做,在台灣的話⋯⋯我實在找不到感覺,所以偶爾才會喝幾杯。

 

阿敏也差不多是這樣的狀況,離開曼谷以後的她,像是擺脫過去的生活一樣,越來越居家了,從來也沒有跟我說要去夜店之類的,我們就是偶爾才會去酒吧喝個酒,偶爾找個好地方去待著,我也問過阿敏差不多的問題,為何現在都不太找我去夜店了呢?她說,總覺得在台灣就沒有想去的感覺,哪天我們回曼谷以後再一起去吧。

 

所以啊,我們果然還蠻合的嘛。

 

說到這裡,不禁感嘆,那個夜夜笙歌的日子,明明只過沒多久,現在卻覺得遙不可及,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

 

某天晚上,我跟阿敏在星巴克喝咖啡。

 

阿敏

你有想過嗎?

我們現在會像這樣。

 

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了。

 

阿敏

屁啦。

 

那⋯⋯

第一次見面我就決定了。

決定要變這樣。

 

阿敏

在那邊亂講。

 

這樣妳就知道。

我從以前就決定了。

 

阿敏

沒有聯絡的時候。

你一定有偷交日本女友。

 

喔,對。

還蠻多個的。

 

阿敏

還真的有喔⋯⋯

 

我亂講的啦。

沒有啦。

我每天都超想妳。

問我朋友就知道了。

 

阿敏

那你覺得日本還是泰國好。

 

妳最好。

 

阿敏

好會說話喔。

 

這種陷阱題,還想騙我啊,我這個人最會迴避陷阱了,這點求生技能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阿敏

那我問你。

 

儘管考。

 

我腦內出現一休的畫面。(太老了吧)

 

阿敏

你為何不開心不跟我說。

覺得我幫不上忙?

 

我哪有⋯⋯

 

阿敏

我不管。

以後,你要跟我說。

我也要幫你。

 

妳⋯⋯

這樣就是幫我了。

真的。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事情,比阿敏了解我還要更療癒的呢?經過這麼多事情,不就是想要這樣嗎?所以變這樣當然開心不是嗎?

 

我最近在練習分配時間,我想在日常生活裡面,除了更新以外,做更多事情,所以開始有做to-do-list的習慣,排好以後,能完成的事情真的變多了,而且能跟阿敏相處的時間也變更多,而且啊,雖然要做很多事,卻沒有變忙的感覺,真的還蠻不錯的。

 

不過要說到相處時間變多的壞處⋯⋯也不是沒有,大家可能不知道,我隨時隨地都在想,有什麼花招可以逗阿敏開心,能讓她開心我也很開心,大家總說,Yoyo你這樣也是工具人啊,還叫大家不要這樣,我⋯⋯以前也不是阿敏的工具人⋯⋯我只是特別喜歡當女友的工具人,我不知道大家懂不懂啦,總之就是這樣的感覺,以前還因為我不聽話,阿敏還搞了很多事情出來,不過這個就之後再來說吧。

 

那天喝完咖啡以後,阿敏還是整天都在碎念,我有時候都覺得她是不是把我當她女兒,真可怕,不過實際上,我也不知道她單獨跟小可愛相處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媽媽,畢竟都說單獨了,也不可能看到,不過我之前帶小可愛去吃冰的時候,我有試探性的問問看,只是,孩子嘛,好像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形容,她只說了「很兇」,這我早就知道了,還需要問妳嗎?

 

阿敏

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變回正常。

 

什麼正常?

 

阿敏

正常的生活啊。

 

什麼正常生活?

 

阿敏

就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的正常生活。

 

我也不知道。

現在也只能配合。

不然還能怎麼辦。

不過妳不是不想回去嗎?

 

阿敏

是不想啊。

只是她們也不能過來。

 

也是啦。

不然要怎麼辦。

我也很想回去。

 

阿敏

你就想著那些奇奇怪怪的女孩子。

當我不知道喔。

 

才不是。

我對其他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阿敏

喔,是喔。

 

真的啦。

 

總不能要我承認吧。

 

反正,我懂,大家也懂,阿敏更懂,她應該也知道,不管我晃去哪裡,只要我找得到她,現在的狀況就不會改變。

 

以前也講過,已經知道的事情,如果是不能接受的秘密就不要自己拆穿,都已經知道了,幹嘛還硬要講開或是拆穿,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點也不好玩,阿敏沒有那個不能開的盒子嗎?當然有,但我不願意打開,因為我知道開不開跟我們的關係完全無關,甚至我可以說,她是為了我才做那些事情,所以⋯⋯讓秘密就是秘密,對我們都好,我想她也是這樣覺得。

 

想想我們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了吧?又或者是因為我的想法影響到阿敏,導致她也跟我一樣,但就這樣吧,也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

 

阿敏

其實在台灣還蠻好的。

 

哪裡好?

我倒是覺得蠻無趣的。

 

阿敏

那是你覺得。

我就不覺得。

 

怎麼會⋯⋯

 

阿敏

你不覺得我們很像小家庭嗎?

新婚夫妻。

 

⋯⋯

嗯,有一點。

 

我哪敢說不像。

 

阿敏

對吧。

我朋友也這樣說。

 

嗯嗯⋯⋯好像是。

 

阿敏

我有說你應該也這樣覺得。

就只差還沒有真的結婚。

 

這次我不敢答話了⋯⋯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 RAKNOI 的 INSTAGRAM

看看更多日常碎碎念


如果還想看更多不同的主題,也可以參考

夜生活相關Yoyo和阿敏相關夜遊相關雜學

或是 PATREON 連載系列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夜遊的戀愛哲學家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相關系列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