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 暈船 46

第 46 夜 – 被害妄想症難道是不治之症嗎?

那天電台結束以後。

我和阿敏去他朋友的姊姊家吃披薩。

原本以為她會叫外送,結果,居然是在家裡自己烤,在半路上的時候,阿敏還快點打電話給她,叫她該烤披薩了,不然等等會餓肚子等。

到了以後,讓我比較驚訝的是,房子挺大的,還以為會是一間小套房,看來姊姊的收入很不錯啊。

才剛坐下來沒多久,披薩就熱好了,但我很懷疑是不是烤太多了⋯⋯三個人吃四大片是什麼意思?不過後來也沒吃完就是。

其實我當天有點累,光是坐在沙發上,我就一直有種快要睡著的感覺,中間我還懷疑自己有沒有邊吃邊睡,後來,姊姊就叫我跟阿敏,當天乾脆住在客房,她們兩個人聊到天都快亮還不睡覺,真的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多話。

後來因為有點累,乾脆先跟她們說我先睡了。

洗個臉以後走進房間,立刻躺下。

但她們聊天太大聲了,沒辦法很快入睡。

大概過一下下吧。

 

阿敏

Yoyo。

我有話要跟你說,

必須要告訴你。

 

可是我想睡覺⋯⋯

可不可以明天告訴我。

 

阿敏

不行啦。

姊姊說。

我只要一講你就會起床。

 

又來⋯⋯

她最近很熱衷學一些奇怪的單字,然後跑來跟我講,我覺得再這樣下去,她會變成奇怪的人。

 

妳又學了什麼?

 

我把頭埋在枕頭裡,實在沒力氣起來看著她。

 

阿敏

幹。

 

⋯⋯

什麼?

 

阿敏

幹。

 

⋯⋯

 

我坐起來看著她。

 

阿敏

我講錯了嗎?

 

沒錯。

講對了。

 

阿敏

你看,你起床了。

 

妳再跟我說一次。

 

阿敏

幹。

 

靠,其實有點可愛。

 

妳知道什麼意思嗎?

 

阿敏

不知道。

 

那是罵人的。

不要亂跟別人說。

但妳可以對我說。

因為我覺得很可愛。

 

阿敏

那是因為我人可愛。

 

那來抱一下。

 

我伸手勾住阿敏,然後躺下。

 

阿敏

幹嘛!

在別人家欸。


然後這是我那天最後的記憶。

 

我絕對是直接睡著了,但隔天阿敏卻一直說我前一天怎樣又怎樣,如何又如何,安怎又安怎,害姊姊在外面好像有點尷尬。

最好是啦。

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坐在客廳點了咖啡外送,在等待的時候,姊姊起床了。

 

喔,這麼早起。

早安。

要喝咖啡嗎?

我剛剛點了咖啡外送。

 

姊姊

不用。

我喝果汁。

阿敏還在睡喔?

 

她應該還會睡2到3個小時。

 

姊姊

用看的就知道喔?

 

我習慣了。

 

其實我跟姊姊沒啥話好聊,生活又沒交集,興趣也不同,也不可能聊泰國,我也不太喜歡聊些什麼「來台灣多久?」、「怎麼會來台灣?」⋯⋯之類的這種問題,所以我就假裝很悠哉地玩手機。

 

姊姊

你跟阿敏⋯⋯

怎麼認識的。

 

⋯⋯

妳不知道?

 

姊姊

沒有啦,我知道啦。

 

那還問,問屁啊。

尬聊一下子以後咖啡來了。

我說現在的外送裝備都很好啊,咖啡拿到手上的時候,還有點燙,不到燙口,但是還是能說燙就是。

 
姊姊

你要吃早餐嗎?

我有吐司,我去烤。

 

好啊,謝謝。

你家有蛋嗎?

我來煎蛋做三明治好了。

 

我到冰箱裡面拿了幾個蛋,看到有吃剩的肉片也順便拿出來,姊姊說沒過期,那應該就可以吧⋯⋯我是這樣想,既然她都說可以,那就可以吧,其實當時我是希望阿敏趕快起來的,我真的快瘋了,那種尷尬的狀態實在很煩。

 

姊姊

喔唷,真的會做料理。

 

如果妳有更多材料。

我可以做得更好。

 

姊姊

哇⋯⋯

 

然後話題就結束了,超尬的。

 

其實我就是這樣。

如果我不想聊的妹子⋯⋯我就會⋯⋯很乾。

 

姊姊

我問你喔。

 

怎麼了?

 

姊姊

你不在意她以前的工作?

 

未免也太多人喜歡問我這個問題了吧?

 

我不在意。

 

姊姊

真的假的。

那她又跑回去打工也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啊。

我是說以前怎樣不在意。

 

這什麼爛問題,我聽到的時候,差點罵髒話,剛好東西煎好,我開始組裝三明治,才能避免她想繼續追問下去。

 

就在我剛把三明治做好,擺好盤端到桌上的時候。

 

阿敏

好香!

我也要吃。

 

妳怎麼起來了⋯⋯

我以為妳還會再睡一下。

 

阿敏

很香啊。

 

我好餓喔⋯⋯但是只有兩份⋯⋯

 

那妳過來吃吧。

妳跟姊姊一人一個。

 

阿敏

你呢?

 

我吃吐司啊。

 

姊姊

唔~

體貼。

 

吃完早餐以後,其實也快中午了,總不能第二天也待在別人家裡,吃完整理好以後,我們就準備要離開,離開前,姊姊還說自己在台灣的朋友不多,要我們以後常來找她,其實也不是不行,畢竟阿敏也是難得有同鄉的朋友,而且還聊得來,運氣簡直不要太好。

 

坐上車以後。

我發現阿敏多了一個袋子。

 

這什麼?

 

阿敏

姊姊給我的。

她多買的錢包。

 

這麼好。

那妳們昨天晚上都在聊什麼?

都在學罵人的話嗎?

 

阿敏

沒有聊什麼。

 

嗯嗯,我果然對女子會的期待太大了。

 

阿敏

她說你對我很好。

要我對你好一點。

 

⋯⋯

喔。

 

我不喜歡這種話題。

 

我覺得啦。

妳以後還是不要⋯⋯

交沒工作的男友。

 

阿敏

你什麼意思?

 

哪有什麼意思?

 

阿敏

你說我以後還有男友。

你是不是想要丟下我。

 

靠腰啊,完全曲解我的意思。

之後⋯⋯

我花了超多力氣在安撫她,然後,阿敏到底找了多少麻煩,今天就不提了,光是回想我就全身無力。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更多內容請參考

夜遊相關

Yoyo和阿敏相關

夜遊相關雜學

 

看更多日常與追蹤更新

INSTAGRAM

FACEBOOK

 

看更多故事

並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PATREON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怪女子型錄

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