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站友 ** 投稿]
備註:本文我盡量在不修改原文的狀況下編排,編輯度約 1% 左右,如果原作者對內容有疑問,再麻煩與我聯繫。

初次见面是在hollywood,像往常一样和几个朋友开了red label,喝了几杯开始寻找中意的泰妹,可能那天不太巧,走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想搭讪的泰妹。

离我们比较近的一桌有一个穿白色小礼服的泰妹,很好看,是我的type,可太高了,还有一点点像人妖,所以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大概喝到一点多,一个女孩儿走到我身边,穿着白色泡泡袖外套,和紧身牛仔长裤,真的很特别。

第一次见到的Rodjana装扮很欧美,甚至让我觉得她像混血。

她在我身边,好像有点害羞的对我说了些夜店的日常寒暄。

 

Rodjana:我注意你很久了⋯⋯

Rodjana:Where are you from?

Rodjana:If you have been to pattaya first time?

Rodjana:How old are you and so on。

 

喝了一会儿后,我问rodjana,可以陪我去外面抽根烟吗?
在夜店外,聊了很久,现在只记得。

 

我:我想像你一样,纹一些纹身。

 

Rodjana:千万不要纹身,我不喜欢。

 

我:那你为什么身上有玫瑰纹身,还有汉字。

 

Rodjana:我很后悔,手臂上的汉字是我中国前男友的名字。

Rodjana:他要我纹的,但是他欺骗了我,也离开了我。

 

喝到我已经有点醉了,她就开车带我回酒店,其实有点害怕警察查酒驾,Rodjana也喝了不少,但她告诉我放心,她知道可以躲避警察的线路。

芭提雅的白天总是特别无聊,于是就约Rodjana去central festival吃饭,在Fuji restaurant吃的日料,真的很便宜,味道也不错。吃饱喝足之后,回酒店开始玩成年人的游戏。

晚上分别,她告诉我要回去写作业XD,令人难以置信。我便和我的朋友去walking street逛逛,也因为要和朋友一起玩,所以晚上不准备找Rodjana,期间有互传讯息,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发生了一些争吵。

 

Rodjana:你知道吗,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sex或者钱,我不想你这么认为。

 

我:我知道,但是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Rodjana:我这么做只是想和你呆在一起,希望你玩得开心。

 

我:原谅我说了一些垃圾话,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Rodjana:你来芭提雅只是为了开心,你认为我和其他女孩儿一样。但是我只想简单的和你在一起。

 

我:⋯⋯(我还在gogobar和朋友喝酒)

 

第二天又一起去BIG C去吃饭,吃完她居然真的带着作业,到central marina的starbucks写。

她告诉我,她专业是accountant,但是以后想做一名空姐。哈哈,好巧我学的也是accountant,太不可思议,我竟然在芭提雅陪女孩儿写作业XD。

14/6/2019,我和朋友在Beach Road上看芭提雅音乐节,便发相片和讯息给Rodjana。

 

我:Living Show!

 

Rodjana:我忘记了,我忘记今天有音乐节。

 

我:你想和我一起吗?

 

Rodjana:I think first. cuz my friends with me. later I tell you. you can play first (英文都是她的原话)

 

然后两小时过去了⋯⋯

 

我:我准备回去了。

 

Rodjana:I go see you soon haha. I am drink .I miss you.

 

我:⋯⋯。

我:我回酒店了,我等你太久了。

 

Rodjana:ok, I know.

Rodjana:sorry,cuz my friend.

Rodjana:you angry me?

Rodjana:becuse I don‘t meet you.

 

我:我没有回复是因为我在洗澡,我没有生气,你误解我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Rodjana:Good night.

Rodjana:you sleep.

Rodjana:I Sleep too.

Rodjana:I angry!

 

我:why?tell me.

 

Rodjana:You have girl go hotel right?

 

我⋯⋯我后来睡着了。

真的很像我之前的女朋友吧。可能就这样,我慢慢的从晕船到沉船。

第二天到我酒店第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我昨天是不是有带女孩儿回来的证据。

 

Rodjana:Let me count your condom number!

 

终于要离开了,我在芭提雅的最后一天,推着行李箱和Rodjana在starbucks,她点的抹茶,我的是latte。

 

我:我不想走,我想和你呆在一起。

我:我想要是我是泰国人就好了,不用回国,不用签证。

Rodjana:你回国了,要是不给我发讯息,我就删掉你的联系方式!(真的超凶)

 

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一会儿。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想,她包都背走了,不会是跑了吧。

 

Rodjana:送你的手链,和我的一模一样。

Rodjana:你不用带着,因为带着别人会以为你是gay,你保存好就可以了。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从芭提雅starbucks哭到曼谷的Don Meung机场。用掉了从Starbucks拿的一沓厚厚的纸巾。

如果你也有故事或是心得想投稿,請參考投稿說明

徵稿 – 讓我替你說故事,阿索克天橋下說書人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