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國列車

【番外篇】如果在台灣跟泰國妹子提起蛇美

Last updated:

最近的系列都好久啊,其實我是可以一直寫那些妹子最近告訴我的事情,但總覺得,那些事情時間太近,會不會有些太敏感,講出來好像不太好,結果還是回頭看我自己的筆記,看著看著,有些原本不想講的事情,現在不知道為何都覺得「算了啦,又沒差」,乾脆就講出來給大家聽,不過可能會導致某些已知的熟面孔人設崩塌,有些甚至是開站前的事情,服用本系列請三思。

鎖國列車的回憶之旅 全系列

全系列連結

  • 番外篇 – 如果在台灣跟泰國妹子提起蛇美
  • (部分試閱)

    剛開始阿敏不在家時,我有好段時間覺得生活沒有目標,最近才終於找回自己的節奏,剛開始每天都在家躺著,無所事事到人神共憤的程度。

    是這樣的,蛇美大家都熟吧?

    某天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阿敏到底在幹嘛,是不是已經見到我們女兒,晚餐會吃什麼,能想像的事情我都想過一輪,生活能無聊成這樣,還真的是非常誇張。

    阿敏回去以後,來跟我聊妹子的人也越來越多,剛開始其實我沒什麼興趣,結果,直到某個人跟我說⋯⋯

    某個人:欸,Yoyo,我認識一群在台灣打工的泰國妹子。

    某個人:要不要幫你介紹啊?

    他認識「一群」還在台灣打工的泰國妹子欸!

    我的好奇心突然又被刺激到,但我不是因為妹子開心,只是聽到這些話的瞬間,突然被刺激到,所以決定要做某個計畫。

    我好想知道她們知不知道蛇美喔。

    喔對了,以下並不是吃魚喝茶那條路線,並沒有什麼經紀人可以介紹給大家。

    第一個妹子。

    我走進妹子的住處,坐在陰暗房間的床上,連妹子的臉都看不清楚,只是啊,我總覺得關於這件事,全世界的流程跟感覺都差不多,甚至可以說一樣,就算日本韓國也差不多是這樣,大家能不能有創意點啊。(在嘴屁)

    我:妳是泰國人嗎?

    妹子:不是欸⋯⋯

    我:欸咦⋯⋯怎麼可能。

    我:妳是泰國人吧?(泰文)

    妹子:不是。(英文)

    我沒說話,氣氛似乎變得有點尷尬。

    妹子:好啦,我是泰國人。

    妹子:誰叫你們都不喜歡泰國人。

    我:欸咦,泰國女孩子最可愛了,為何不喜歡?

    之前我是有問過一些人,好像有些人會擔心來台打工的泰國「妹子」,會有「性別」的問題,可能我天生比較會迴避,也不太會認錯,所以對這件事情沒什麼感覺,但會擔心的人似乎比我想像中多。

    我:那妳知道蛇美嗎?

    妹子:不知道。

    妹子:那是什麼?

    屁啦,少騙。

    我:妳是在台灣長大的嗎?

    妹子:不是啊,我是曼谷人。

    這傢伙真的在騙,我才不信妳不知道。

    完整全文

    酒、舞台、她 (完整免費試閱)

    阿莉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我不覺得她是在品酒,也不覺得她喜歡酒的味道,我覺得可能是五顏六色的各式酒款,讓她能倒在美美的酒杯裡拍照,還能趁著微醺的時候,拍段小影片貼IG,所以她才會這麼喜歡。

    她那群泰國妹子小圈圈,喜歡的東西都一樣,酒、夜店、Gucci,她們不會拿錢出來開扇,但喜歡在拍照的時候,強調身上的Gucci,喜歡去高檔夜店,點滿整桌酒,如果有人在她們的IG嘴甜,她們就會更開心地貼更多炫富網美照。

    剛到曼谷的時候,有段時間我過得不好,一開始我確實很興奮沒有錯,但在我感覺到現實世界並沒有這麼美好後,強烈的疲勞感,瞬間就把我拖回煩躁的情緒裡,至於是什麼原因,大家應該也猜到了,沒錯,是阿敏。

    初期的阿敏對我並不友善,我跟大家分享的時候,也只講過頭尾而已,開始分享的時候,也已經開始漸入佳境,中間遇到的困難,我沒有提過多少次,嗯,簡單說就是,當你明知道對方在利用你的時候,你卻只能給她利用。

    所以那段時間我很常找阿莉。

    我跟阿莉去過遙遠的山區,跟阿莉去過海邊,去過各種地方,嚴格說起來,回台灣之前,說不定和阿敏一起去過的地方,還沒有比阿莉多咧,還記得有次一起在沙灘醉倒,躺下去的時候明明還手牽著手,醒來的時候,居然離得十萬八千里遠,傻眼,確認完阿莉沒有衣衫不整以後,還趕快看一下肚子有沒有傷口,怕腎被拿去賣,講起來還挺智障的,但當時我可是冷汗直流。

    我這陣子還真的認真又想了一次,為什麼是阿敏不是阿莉,這個問題很多人很愛問我,但還是沒有答案,我就是會不由自主地想像,如果阿敏在的話,我能過什麼樣的生活,阿莉的話,除了相處起來很快樂,好像沒有更多的想法,也想像不到任何我跟她在一起的畫面。

    阿莉介紹過不少朋友給我認識,男女都有,有些甚至還會私下約出去玩咧,有次和阿莉的朋友出去喝酒,我不小心喝太多一下就醉了,只覺得頭超暈,倒在沙發上完全不想動。

     

    莉友:老了老了。

     

    我:我是真的老了啊。

     

    莉友:起來啦,只有我們喝怎麼可以。

     

    我:我先看一下電視。

     

    我倒著,根本不想起來,而且電視根本沒開。

     

    莉友:白痴喔,你是喝到腦子壞掉了嗎?

     

    我:對啦。

     

    莉友:難怪。

     

    我:怎樣啦。

     

    莉友:阿莉啊,你居然不追她。
    莉友:欸,年輕,身材好,又好看,我追她這麼多次都沒成功。
    莉友:我長得又比你好看,身材也比你好,為什麼我會感覺你比較有機會呢?

     

    我:你有病喔⋯⋯你要去問她啊,幹嘛問我。
    我:而且我怎麼不覺得有機會。

     

    莉友:不可能吧?
    莉友:你是基?

     

    我:基你老⋯⋯

     

    那段時間我被逼得兇,逼到我去店裡找阿莉,看到她站在台上都有種異樣的感覺,雖然還不到覺得不舒服,但就是有種,想要把她抓下來逃跑的衝動,嗯啊,跟老派的電影一樣,會有那種上台把她拉下來,然後往店外狂奔的畫面,而且背景音樂還是劉德華的老歌。

    不過雖然我沒有真的跑上台,我也幾乎每晚都搶第一個去帶阿莉出門,只要跟阿敏處得不好,我就會去找阿莉,每天都跟阿敏處不好,我就每天去找阿莉,現在幾乎已經沒辦法想像,當初的阿敏有多讓人不開心,但那時真的是這樣,跟阿敏講沒幾句話就會想轉頭就走。

    只有阿莉能讓我有從壓力解放的感覺,有次喝醉聊起來,還答應阿莉要帶她來台灣玩一趟。

     

    我:不如我帶妳去台灣玩吧?去什麼普吉啊?

     

    阿莉:你認真的?

     

    我:啊不然咧,我沒事亂講幹嘛?

     

    阿莉:會見你爸媽嗎?我先減肥再去。

     

    我:白癡,並不會見到我爸媽。
    我:我為什麼要帶妳去見我爸媽?

     

    阿莉:嘖。

     

    後來我機票也訂好,住宿也處理好,等到出發時間快到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何,阿莉突然開始猶豫,找了一堆藉口想要延後,我說乾脆取消算了,她也不願意,就是一堆問題,一堆狀況,一堆藉口,讓我聽起來就是在敷衍我,後來我也不問她意見,直接把所有訂好的東西都取消,阿莉還因為這樣找我吵了一架。

    說起來也神奇,從那次事件之後,雖然我沒跟阿莉鬧翻,事後還能跟沒事一樣相處,甚至她還開始超主動找我,幾乎每晚都會問我要不要出去玩,偶爾還會請假,盧我帶她出去玩。

    但是!

    跟阿敏的關係,居然從那陣子開始逐漸好轉,很神奇欸。

    欸,這樣回頭想想,該不會阿敏就是那時候下的降頭吧?而且我當時好像還蠻喜歡阿莉的啊?

    不過算了,雖然有種突然驚醒的感覺,但還是慶幸自己有撐過那一段啦,撐過去才有現在的生活,說真的,不管我怎麼說或是怎麼抱怨,我應該還是沒辦法忘記阿敏,一見鍾情的力量很驚人的。

    大家總說泰國妹子都是虛情假意,是嗎?我倒是遇到不少好人,非常好的好人,雖然也遇過不少讓人白眼翻到後腦勺的妹子,但絕大多數都是親切又有趣,至於現在和阿莉的關係,都這麼久沒見了,感情有沒有散我不知道,但至少偶爾還是會聊聊心事,也會分享近況,認識什麼人遇到什麼事情,也還是毫無禁忌,不用在乎會講錯話,交流起來一點壓力也沒有,我覺得,這樣也很不錯啊,對吧?

    講到這裡,當初那一杯杯的回憶又來了,一年沒不見曼谷的街道,都快想不起來走在上面的感覺,連那股酸酸的味道也快想不起來,但桌上那一個個的shot杯卻還是記憶猶新呢。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