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中的江南美人

回憶中的江南美人 – 請不要野放杰倫的歌【7/21更新】

Last updated:

這幾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待在家裡,光是我的雜物箱我就整理過不知道幾次,其中從來沒有考慮過要丟掉的,是我那幾本寫滿往事的日記本,以前啊,我都會把它們抽出來,做為單一事件來分享,但我在想,我待過的地方,就韓國時間最短,不如從韓國來個稍微長篇的分享吧,但還是只會寫跟妹子有關的事情啦,除了妹子以外的,我還是會過濾掉,而且有塑膠味的韓國妹子就是讚,從這裡開始我回想起來也比較開心。XD

回憶中的江南美人 系列

完整系列章節

請不要野放杰倫的歌 (部份試閱)

我在公司有一個小圈圈,是三男兩女的組合,偶爾我們會一起出門喝酒,更偶爾會找允熙一起去,會這麼偶爾,主要是因為這個小圈圈的關係有點複雜。

我本人 – 有女友而且每天都想跟女友在一起。

青春男 – 陽光男子標準韓劇歐巴。

邊緣男 – 自以為是韓劇歐巴,但其實不是,導致沒朋友。

想婚女 – 肯定沒有允熙美,但也是美人,想結婚卻交不到男友。

邊緣女 – 不好說。

想交結婚的妹子叫永花(反正是這個音),每次聚會都在哀哀叫,說自己標準不高,但就是交不到男友,交不到男友就結不了婚,結不了婚就會覺得自己越來越掉價,其實我也不太懂為什麼,永花這個妹子,雖然我對她無感,但她也算是江南美人,照理說會不少人追啊。

而且我看得出來,青春男跟邊緣男蠻喜歡她的,不知道為何,永花就是不先從身邊的下手。
至於邊緣女,我沒提請大家就別問了,說了傷感情。

閱讀全文

回憶中的江南美人【一】 (完整免費閱讀)

我曾經是個很有夢想的人,直到被現實世界弄得痛苦不堪,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拿到我想要的東西呢?結果誤打誤撞拿到韓國廠商的offer,當時我一點韓文都不會,直到現在我也不懂當初發生什麼事情,這是我人生的十大謎團之一,如果要我現在總結過去的那段經歷,我會說,工作就是要膚淺,有錢才工作,夢想根本沒幫助。

這家公司在首爾市中心,是遊客不會踏進來的商業區,公司很大也很有錢,在市中心有棟自己的大樓,周遭都很韓國,外國人不多,能和我說中文的,只有在麵店打工的朝鮮族姐姐,不過我只跟她說過幾句話而已,某次我點完餐,她問我哪裡來的,我回說台灣,結果那天之後,她就沒再理會過我。

剛開始工作時,也是因為是空降的關係,也可能是因為我是外國人,工作跟交談都要靠翻譯轉達,完全交不到朋友,我的翻譯還是個大媽,下班時間一到,就要趕快跑回家顧孩子,除了工作以外,我跟她完全沒有任何交集。這樣的情況持續很久,後來接到個很重要的專案,讓我必須頻繁和隔壁組的妹子經理交流,大媽也不可能永遠都黏在我旁邊幫忙翻譯,習慣了以後,大多數時間都是我自己跑去溝通。

這個妹子名字叫윤희,我不知韓國人名字轉漢字怎麼轉,但音近允熙?妍希?妍喜?算了,後面就叫允熙,反正這發音在韓國也挺菜市場的,對了,順帶一提,雖然現在已經不太用了,但韓國以前是會用漢字的,有些時候,大家會突然發現原本翻好的名字或產品,突然又被換漢字,那就是本人或官方,突然想要對漢字做【正名】,像是潤娥跟允兒,前者非官翻,後者是SM娛樂的官翻。

允熙是標準的韓國目錄臉,超塑膠,超可愛,妝容精緻,而且穿著非常高調,走在路上不會有人覺得她是上班族,我們是娛樂產業的員工,但不是KPOP那種潮流系,硬要分類的話,比較偏向宅宅圈,辦公室裡面絕大多數都是阿宅,從外形判斷,她就不該是這家公司的員工,公司對服裝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不是太奇怪,自己穿得開心就好。

她的標配,該怎麼形容呢?簡單說就是露,明明冬天冷得要死,她走在路上還是會穿低胸裝跟激短褲,但會穿韓國人最愛的長羽絨大衣,透過工作的頻繁交流,熟了以後,我中午很常跟她一起吃飯,每次進到室內,她拖掉大衣時,我都會有種色情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以前很常出現這樣的畫面。

想像一下,中午你和這樣的妹子吃完飯,回到辦公室,她把身上的大衣脫掉,然後走向座位的路上,這個妹子的高跟鞋,在安靜的辦公室,發出叩叩叩的響聲,然後,原本低著頭的同事,突然全都抬頭對她行注目禮,感覺挺尷尬的,我部門裡的幾個妹妹,還幫她取了個外號叫「歐巴的貓」,我不知道是啥意思,但聽起來就不是很友善,可能她討論事情時,動不動就在歐巴歐巴的叫吧,連對我也是這樣,才會被其他女同事這樣對待,導致她在公司根本沒朋友,和我一樣,職場邊緣人,不過我看男同事都很喜歡她,只是允熙不愛跟他們聊公事以外的事情。

有時候大家會以為,首爾的街上都是韓劇裡那種帥哥美女,但其實,走在街上的,大多數都不會讓人心動,很難看到我們印象中的那些帥哥美女,不是不帥不美,但就不是理想型,除非像是江南、瑞草之類的地方,我有次在江南區買咖啡,回過頭發現後面排隊的幾個妹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而且都塑到超正,我的天,當時的衝擊差點讓我忍不住「哇⋯⋯」的叫出來,允熙大概也是那種Type的妹子,俗稱江南美人。

和允熙一起工作一段時間以後,因為專案開始忙起來,我們常常加班到很晚,壓力又很大,公司的隔壁有家裝潢很時髦的酒吧,下班後我們偶爾會去喝一杯,那家酒吧是同性戀酒吧,調酒師非常熱情,我們第一次去時,調酒師在問我們要喝什麼前,就開始劈哩啪啦和我們聊天,講了一大堆,我根本就聽不懂,要不是我沒講聽不懂,我看允熙還以為我是熟客呢。

也可能因為是這樣,她有陣子懷疑我是Gay,每次我們加班到太晚,或是喝完酒她懶得回家,就會問我可不可以住我家。

她家住在郊外,首爾市區的上班族有很多都住在郊外,為了能得到更好的生活品質,住在郊外是個很棒的選擇,相同的租金,在郊外可以擁有近兩倍的空間*備註,而我當時有和公司談好,除了我的薪資以外,還要包含我的住宿,人資對我非常好,幫我在公司附近租了間設備齊全的小套房,走路到公司上班,路程大約五分鐘以內,當時這件事情,讓允熙非常羨慕,免費、可用空間多、設備齊全、有廚有廳有衛浴,而且還靠近公司。

*備註:現在的租屋環境可能跟以前不一樣,但當時確實是這樣。

韓國的地熱系統,對大家來說可能沒有啥新奇的,可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體驗,還沒用過的時候,我以為只是單純地板會發熱而已,沒想到用過以後,發現除了地板會變熱,整個室內都會變熱,但我不會調整溫度,導致有件事情非常荒謬,因為房裡太熱,所以我會把窗戶打開,讓窗外零下的空氣往家裡流動,不然我真的會在裡面悶死。

允熙住我家時,洗完澡總喜歡偷拿我放在浴室的T-Shirt穿,是乾淨的,但我喜歡放些衣服在裡面,我是oversize穿搭的狂熱者,我不喜歡繽紛的色彩,但我很喜歡oversize的穿搭,這樣的衣服對她來說,根本就是完美的睡衣,她常常只穿著內褲,然後套上我的衣服,在家裡跑來跑去,好幾次我跟她說不要這樣,但怎麼樣都講不聽,我覺得有兩個可能。

  1. 她真的在誘拐我。
  2. 她真的以為我是對她沒威脅的Gay。

我覺得1不太可能,所以我打算跟她講清楚。

某次又因為加班到凌晨,她跑到我家住,走回家的路上還偷偷摸摸走,因為我很怕被一起下班的同事看到,到時候公司她又要被傳奇怪的謠言,其實允熙人真的還不錯,雖然工作的時候,講話跟作風有點強勢,但真的是個好人,熟了以後要我相信她跟老闆上過床,我肯定不會相信,更何況我後來有問過,是真的沒有。

我:妳真的不能再這樣穿。

我:我不是Gay,我不想看朋友在我面前不穿內衣。

允熙:喔,這樣讓你有感覺嗎?

她用戲謔的表情雙手捧胸給我看,我感覺她搞不清楚狀況,只好趕快轉過頭。

我:我說真的。

我:妳不穿內衣,坐在我的客廳就算了,看電視也算了,硬要跟我搶床也算了。

我:但是妳不穿內衣,睡到整個露出來,我真的很困擾。

我:我很害怕,我跟妳說很多次了。

我:我感覺再不講清楚,妳一直誤會下去會告我。

我:如果我是Gay,我就會跟妳說。

我:「嘿,妳這個色情的女人,不要睡到妳的長輩掉出來。」

我:但我沒有,因為正常人遇到這種狀況,都很怕被同事告性騷擾。

允熙:你,真的,不是Gay?

我:不是。

允熙:那你還跟我同張床睡這麼久?

我:我說過我不要,妳睡床我睡沙發,是妳一直逼我。

我:還說我睡沙發妳就要睡地板。

允熙:那我睡覺的時候,靠你這麼近,你⋯⋯

我:所以我每次都會把妳推開,但妳又說妳睡覺習慣要靠著東西。

我:妳又不要我的枕頭,我要去買妳又說沒空,我挑的妳也不滿意。

我:那要我怎麼辦?

允熙:那我每次抱你,你怎麼會給我抱?

我:每次都是妳突然抱我,我可沒抱過妳。

允熙:oh C⋯⋯

允熙:我就覺得奇怪,跟我抱一下會怎樣。

允熙:真的不是?

我:真的不是?

允熙:所以每次睡覺的時候,你有想對我怎樣嗎?

我:那倒是還好,只是到現在沒有怎樣也挺神奇的。

待續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