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生活裡。

 

我其實還是很難想像,突然被兩個人記得的那種感覺。

 

經過漫長的台灣、日本、韓國生活,從來也沒體會過這樣的感覺,更多的是必須時時刻刻擔心,隨時注意,會不會有人想在我不注意的時候,試圖把我絆倒。不過現在不會,大多數的時間,我是處在放空的狀態,然後就會有兩個有趣的人,散發出關愛的眼神,隨時想要入侵我日常生活的空閒時間。

 

以前我是個隨時都在想事情的人,直到阿敏跟我說一段話。

『我們現在一起出來玩,你不開心嗎?』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煩惱。』

 

當時我們正搭著計程車準備去吃晚餐,而我收到朋友傳給我的訊息,覺得很煩躁,雖然現在回想起來,只是很無聊的小事情,但當時確實讓我很困擾。

 

似乎有很多泰國人都是這樣的想法,今天的快樂比明天的煩惱重要,特別是這次在鄉下,更是有這種感覺。

 

那天在夜市買完雞翅以後,原來還在開心的散步。

突然包包裡的手機突然響了。

你們知道我當時有多疑惑嗎?怎麼可能我的手機會響,會打給我的人都在我面前啊,我拿起手機一看,是不認識的號碼,還不是用Line打來,是怎樣⋯⋯只好默默地接起來。

 

「Hello?」

『#@!$@#$@!%@!#@!』

「???」

 

我聽不懂她說啥。

 

『#@!$@!#Yoyo@!#@!』

 

隱約好像聽懂她在叫我。

⋯⋯

仔細一聽。

靠腰啊,阿敏的媽媽啦。

 

「說慢一點,太快我聽不太懂。」

『Yoyo,你們在哪裡,我想吃宵夜。』

「⋯⋯」

 

關我屁事啊。

我看著阿敏,她好像知道些什麼。

 

『你買點東西回來家裡好不好?』

「好。」現在是怎樣⋯⋯

 

瞎扯一陣子,她終於願意掛掉電話。

 

「阿敏⋯⋯」

『你想買什麼呀?』

 

屁啦,我一看表情就知道這兩個人串通好的。我看著小可愛,很想告訴她,長大以後不要跟她們一樣任性。

 

「妳還餓嗎?」

『不餓啊,剛剛吃這麼多東西了。』

「那我要買什麼回去?」

『不知道,你選。』

「我怎麼知道她喜歡吃什麼⋯⋯」

『可以啦,什麼都吃。』

 

所以我決定再往回逛一圈。

第一攤先回去多買幾隻雞翅,有夠尷尬,剛剛耍帥講了奇怪的台詞,現在又跑回來買東西,原本打算再買一點烤肉串,阿敏突然不懷好意地跟我說。

 

『我好心告訴你。』

『媽媽喜歡吃生魚片。』

「⋯⋯」

 

我舉個例子,假設你們家是在住宅區,附近通常會有個地方都是路邊攤之類的,你們覺得⋯⋯會有人在那邊賣生魚片嗎?這時的我,聽完只覺得滿腦子疑問。

 

「我一定要買到生魚片嗎?」

『沒錯。』

「不能沒買嗎?」

『蛤⋯⋯我媽媽想吃。』

「妳剛剛不是這樣說的。」

『蛤⋯⋯』

「妳⋯⋯」

 

只好迅速Google哪裡有日本料理店。

 

乾,離我最近的居酒屋超遠的,我還帶著兩個累贅。

 

「你們要不要先回家?我去買。」

『不要。』阿敏露出我居然敢叫她先回家的表情。

『才不要。』小可愛我看她只是單純喜歡在外面亂跑。

 

最後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台願意載我們的車。

 

好不容易到了,但假如買完回不去很麻煩,想拜託司機大哥在外面等我,等等直接載我們回家,沒想到⋯⋯我太天真了⋯⋯

 

『Yoyo,可是我也想吃!』阿敏突然很興奮拉我的手。

「好啊,買回家吃啊⋯⋯」

『我想在這裡吃。』說完她低頭看小可愛。

『我也想在這裡吃。』

「⋯⋯」

這小孩子肯定已經學壞了⋯⋯

 

現在回想起來根本莫名其妙,為何只有我在煩惱等等怎麼拿生魚片回家,要是跟剛剛一樣找個車就花超過30分鐘⋯⋯那到家以後生魚片還能吃嗎?最後司機大哥願意晚點再來接我們,只要我多付他一點車資,也⋯⋯只好答應了,和他留了電話,就帶任性母女進店裡吃東西。

 

其實也沒吃什麼特別的,烤雞肝、雞心、海膽,一份什麼都有的綜合生魚片,意外的很便宜,沒花多少錢,跟老闆點了一份外帶,然後讓阿敏打個電話請人來接我們。

 

如果有人記得我什麼時候回鄉下,然後某個晚上想找我聊天找不到人的話⋯⋯

沒錯,就是這個晚上。

我忙到很絕望。

在絕望之中,皇天不負苦心人,累到差點往生的我終於到家啦~

 

『哇,你回來啦,我快餓死了。』才剛踏進家門,阿敏的媽媽就要宵夜了。

「久等啦~」

我準備把東西放桌上,然後⋯⋯靠邀,桌上一堆吃過的菜怎麼回事。

妳剛剛開過PARTY喔。

「生魚片快點先吃吧。」

『好~』

 

她邊吃,我坐在一邊陪她聊天,阿敏帶小可愛去洗澡,不過雖然說是和媽媽聊天,但只能用純泰語,能聊的話題也沒想像中多,有很多時間都是在尬聊,晚上就在這樣的時間內度過。之前沒有跟各位形容過過夜的地方,原則上她們三個女孩子是睡在大通舖,有客人來都讓客人睡客房,說是客房,但就是一個可以躺下來睡覺而且私密的地方而已。

 

那天晚上,小可愛睡著以後,我一個人回到房裡玩手機。

手機果然是邊緣人最好的朋友。

就在手遊無聊刷關的催眠下,默默地就⋯⋯快要睡著了⋯⋯

 

⋯⋯

 

突然門被推開。

 

『Yoyo你睡了嗎?』

『我們擠一下啦。』

不等我回答就自己決定,然後躺到我旁邊。

「這樣不好吧⋯⋯」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

「為什麼?」

『你覺得我媽會覺得我們是普通朋友?』

「很有道理。」

『那你⋯⋯今天有沒有想要做什麼?』

阿敏又開始用她的慣用伎倆。

「想也不會在這。」

『為什麼?』

「沒有理由,就是不想在這。」

『嘖。』

 

『你想娶我嗎?』

「⋯⋯」

「我們甚至都不是男女朋友吧?」

『還不算嗎?』

「對台灣人來說不算。」

『怎樣才算?』

「至少要我開始追你才算。」

『這樣還沒有開始?』

「沒有。」

『那你喜歡我嗎?』

「喜歡。」

『這樣還不算?台灣人真奇怪。』

 

你才怪,你全家都怪。

 

『你不怕我喜歡別人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喔,你睡吧。』

「好。」

『你再說一次好不好?』

「我喜歡你。」

『可是我還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睡覺啦。」

 

躺了一陣子,我這個認床的人實在是睡不著,但又不知道要幹嘛,想說要去外面抽個菸休息一下再回來。

因為怕吵醒阿敏,我用一個小偷的姿態,躡手躡腳的往房外走去。

 

『你什麼時候才要追我?』

「⋯⋯」

 

幹嘛跟我一樣裝睡。

 

「回曼谷以後。」我說。

『我等你。』阿敏回答我。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 RAKNOI 的 INSTAGRAM

看看更多日常碎碎念


如果還想看更多不同的主題,也可以參考

夜生活相關Yoyo和阿敏相關夜遊相關雜學

或是 PATREON 連載系列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夜遊的戀愛哲學家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相關系列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