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東京暴雪。

 

晚上下班後和幾個同事約了要喝酒,其中一個人跟我們大力推薦他的秘密基地,仿佛那家店就是他開的一樣,對所有同事瘋狂業配,看他都說到這程度,一群人只好⋯⋯答應他去嘗試看看。

 

那天晚上喝酒前,我站在澀谷的十字路口,收到一則朋友傳來的訊息。

 

『Yoyo!我看到她了!』

「疑?」

「阿敏?」

『對!但她剛剛走掉,不知道去哪裡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精神振奮。

 

還記得我之前說過嗎?從我第一次見到阿敏,中間失聯了一年多,不管我往曼谷跑幾次,就是找不到她。當時我拜託了所有到曼谷的朋友,有看到一定要通知我,原本我都快要放棄了,終於有朋友傳來好消息,讓我有個可以尋找的方向,結果當晚喝酒整個過HIGH,差點嚇死同行的日本人。那天回家我馬上買了機票,跟老闆請好假,隔天出發去曼谷,才終於又讓我重新聯絡上阿敏。

 

好了,往事回憶完,來談談潑水節後的事情。

還記得那天要回曼谷的時候,小可愛又哭又鬧的,只因為我們不讓她一起跟我們回家,費盡力氣才說服她乖乖待在家等我們再回來找她。

 

回到曼谷以後,常常不管我做什麼事情,阿敏都會問我。

 

『你在追我嗎?』問到我都快發瘋了。

 

買瓶飲料給她。

『好貼心喔,你在追我嗎?』

 

買宵夜給她。

『好棒喔,你在追我嗎?』

 

睡前幫她整理寢具。

『哇~你在追我嗎?』

 

總之,她就是開始有事沒事都在跟我確認。

 

「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跟追不追無關。」那天吃午餐的時候我告訴她。

『你怎麼這麼麻煩。』

這種事情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怎麼能隨隨便便就開始。

你們說對不對?

 

有些人也很好奇,平常我跟阿敏是怎麼相處的,其實我平常就很常透露給大家聽,大多數我們吃飯的時候,都是在說一些很沒有營養的對話,也有人覺得Yoyo你的年紀不像是會這樣說話的人⋯⋯那還真的是有點對不起,我其實除了工作的時候,都幼稚到不可思議。

 

『Yoyo,我覺得你不懂我多有魅力。』

『跟你說,前陣子我遇到一件事情。』

「怎樣?」

『我跟朋友去club,有個人突然跑過來一直跟我說聽不懂的話。』

「聽不懂的話?」

『不知道是哪裡的語言。』

「有魅力的地方在哪?」

『他一直好像要貼上來耶!』

「好險他沒貼上來。」

「不然他現在已經被妳打死了。」

『你現在想被打死嗎?』

「⋯⋯」

 

像這樣,就是我們的日常對話。

 

那天晚上,我想既然阿敏都提到夜店,之前答應過要陪她去卻一直沒辦法成行,於是就問問她想不想去。

結果她居然這麼跟我說。

 

『我還好。』

聽完整個晴天霹靂。

傻眼。

怎麼可能,我懷疑她應該是頭撞到。

 

『那你帶我去Sky Bar好了。』

「怎麼突然想去Sky Bar?」

『上次去了,不是很不開心嗎?』

『我想彌補你一下。』

「我都忘記了⋯⋯」

「妳想去的話就走吧。」

 

在我的感覺裡,曼谷大多數有名Sky Bar是這樣的,遊客比較多的情況比例有點高,這幾年不知道為何越來越流行了,很多人的行程都會列進這些酒吧。那天晚上,阿敏拉著我的手走上Sky Bar的階梯,一起拿著酒,靠著欄杆聊起來。

 

『你為什麼會喜歡Sky Bar?』

「安靜啊。」

「而且也不吵鬧又不擠。」

『那有,這裡很吵啊。』

「但是不是在室內吵,好像就沒有這麼可怕。」

 

我似乎沒有跟大家說,我很怕噪音也很怕人擠人,只要遇到我就會覺得很焦慮,非常焦慮那種,所以這兩個條件湊齊的地方基本上跟我絕緣,例如:夜店。但是GoGoBar例外。(羞)

 

「這裡就讓我覺得⋯⋯很放鬆。」

『你從以前就這麼奇怪。』

「妳才奇怪。」

『你有沒有想過要結婚?』

「有喔。」

『跟我嗎?』

「你覺得咧?」她沒回答,只是看著我。

「妳想結婚嗎?」

『想啊。』

『我想要30歲以前結婚。』

「那還早。」

『等我30歲你都變多老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其實是喜歡跟阿敏聊天的。

 

她的想法跟我不一樣,讓我想起自己20歲的時候,總是⋯⋯覺得未來有多好,一點也不會煩惱之後的日子,現在好像也被阿敏影響了,不會整天想東想西的,總覺得日子變得很輕鬆,不像以前在職場的時候⋯⋯每天的心情都處在低氣壓裡。

 

『有點頭暈,我好像喝多了。』

「廢話,妳喝多少我都數不出來了。」

 

我可沒亂說,我真的算不出來,那天酒錢大概2000多,然而因為沒有我喜歡的酒,所以只喝2杯,大家自己估算。

 

「妳坐著休息。」

『不要,我想回去了。』

「那我送妳回家。」

『今天住你家,不然我在家裡吐了怎麼辦。』

「在我家吐就沒關係嗎?」

『反正又不是你打掃。』

「喔。」

 

搭車按照慣例,都是由阿敏用Grab叫車。

 

這裡我有個問題想問大家,Grab到底是刷卡還是現金,每次阿敏都讓我付現給司機大哥,我還以為應該跟Uber一樣?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阿敏說的30歲結婚的話題,我想大家也有感覺到,最近我對結婚這件事情有點敏感,我其實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都還在想,要我說的話,好像也真的到了差不多的年紀,只是我這幾年來一直遺忘這件事情,也不是說非結婚不可,但我就是想,剛好這一陣子阿敏又常常提起,好像莫名地就又被勾起這個衝動,總想著好像可以試試看。

 

到家以後,很少整天待在外面的我,累個半死,直接倒在床上。趴在床上看阿敏跑來跑去的,明明剛剛才說頭有點暈,現在還能跑來跑去的又是倒水又是煮咖啡的,然後又開始補妝打扮。

 

「都回來了妳還要忙這些喔。」

『不能給你看到沒化妝的樣子。』

「我至少看過100次了好嗎?」

『你上次是不是說喜歡女生綁頭髮。』

 

阿敏邊綁頭髮邊問我。

 

「是喜歡盤起來像個丸子喔。」

 

阿敏聽完直接盤了個丸子起來。

靠邀,超可愛。

 

『好看嗎?』

「超可愛。」

『平常不可愛嗎?』

你們沒聽錯,全世界的女孩子都喜歡這樣問問題。

 

『Yoyo。』

「啊?」

她突然跳了上來壓住我。

『今天可以喔。』

「⋯⋯」

「妳不是喝多了頭暈?」

『這樣更開心呀。』

聽她這麼說⋯⋯

我立刻就⋯⋯

嗯⋯⋯

不解釋。

 

喝酒的人適當流點汗,有解酒的效果。但是當然⋯⋯拜託不要突然去外面跑個10KM之類的,會掛掉。

雖然已經清醒了很多,但是如果有一碗辛拉麵的話想必更好。

我這麼跟阿敏說。

 

「我好累喔,如果有能給我一杯煮好的辛拉麵的人⋯⋯」

「那個人一定是天使。」

然後阿敏就踢了我一腳,再跑去煮泡麵給我吃。

「超好吃!」

「超級好吃!」

「嗚嗚嗚,都要哭了。」

『你好假喔。』

 

吃飽了,喝夠了,運動也足夠了。

就突然覺得很愛睏。

我躺回床上看著旁邊躺著追劇的阿敏。

『幹嘛?』

「沒事。」

『那一直盯著我看幹嘛?』

「想妳啊。」

『你在追我嗎?』

「對喔。」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 RAKNOI 的 INSTAGRAM

看看更多日常碎碎念


如果還想看更多不同的主題,也可以參考

夜生活相關Yoyo和阿敏相關夜遊相關雜學

或是 PATREON 連載系列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夜遊的戀愛哲學家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相關系列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