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帶我去台灣。』

「喔好⋯⋯不是機票都買好了嗎?」

『我怕你自己跑回去啊。』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傻眼。

那是我那天晚上最後的記憶。

 

前陣子因為要帶阿敏回台灣晃晃,每天都忙得要死,到處買東西,還要準備貨運,不帶回來的東西還要先搬到阿敏家放,我留在臺灣的東西很少,房子租給別人,車子也賣了,帶人回台還要訂飯店、租車什麼的⋯⋯

 

麻煩死了。XD

 

「我要租車,妳想選車嗎?」

 

一指。

賓士A200。

 

「⋯⋯」

我忘記泰國人愛炫耀的心理了,居然還這個大膽地問她,租這台簡直浪費錢。囧

 

挑行程的時候,我也讓她自己先研究,結果她買了一堆『日文』的台灣旅遊書回來,我們一起躺在床上看書,順便聽聽她想去哪裡,我一看,真不愧是日文的旅遊書。

 

『我想去九份。』

「喔好。」

『吃這個!』

「喔好。」

是金峰魯肉飯,這家在日本圈挺紅的,但其實我個人比較偏愛富霸王。

後面還有無限多個景點,散佈全台各地,看來我要開車開到崩潰了⋯⋯

 

『為了獎勵你要帶我出去玩⋯⋯』

『今天晚上~我~』

「晚上~」@///@ 這是我的表情,給你們參考。

『帶你去喝酒。』

「⋯⋯」

「普通。」

「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事情。」

『帶你到處去GoGoBar喝酒。』

「⋯⋯妳一起?」

『不然你想要怎樣。』

還是普通,妳跟著我去,那我去要幹嘛?

但我沒有說出口。

 

接著又聊了好一段時間,出現很多連我都不太常去的地方,果然外國人和本地人喜歡的,很多時候都不太一樣。

 

例如:

行天宮算命⋯⋯我去都是買油飯。

士林夜市⋯⋯想改去饒河街或是通化街還不可以。

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我最後一次去是高中練社團。

 

以下六千萬個例子,大概都是我已經不太會去的地方,書翻一翻還有很多台灣夜生活的攻略集之類的,其中不乏一些看起來不太舒服的字眼,好死不死阿敏開口問我。

 

『這個在說什麼啊?夜店?』

「喔,對啊。」

『它說什麼,好玩嗎?你去過嗎?』

「書上說對男孩子來說很好玩。」

『為什麼?我去不好玩嗎?』

「嗯⋯⋯就⋯⋯沒這麼好玩。」

『為什麼?』

「沒什麼原因啊。」

『怎麼會,它寫很多耶。』

「就⋯⋯」

說不出口,一大堆過激言論啊⋯⋯這哪來的書啊。

『說不好的話嗎?』

「也不是不好,就是有點過分。」

 

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到哪裡都會有這樣風格的內容出版,當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這些作者的想法,只是覺得,有些內容實在太OVER了,跟我的風格有點差距,我應該是沒辦法走這個路線。好啦,再說下去就是DISS別人了,總之,在我們RakNoi,還是會以自以為Love Love的氛圍來鼓勵大家開心的玩。

 

『那你也這樣覺得嗎?』

「不覺得啊。」

「所以才覺得怎麼看都不對勁。」

『那就好啦。』

『反正你不覺得,就沒有什麼問題。』

「但這個內容我還是很難說出口。」

 

你們懂我的,有些話就算是用打的我都打不出來,常跟我聊天的人應該也有感覺,出現某些事情某些詞的時候,我說話會變成很奇怪。

 

好啦,回正題。(歪樓大師)

 

我如果知道自己要喝酒,通常都會有一個套路,不過說起來太麻煩了,簡單說就是需要暖機,阿敏知道,所以拉我去韓國城吃些東西,稍微又喝點酒暖暖身。不得不說,辛拉麵給專業的煮,果然比自己煮的好吃。

 

吃飽休息一下,就出發去NANA。

首先第一家店,才正要走進去⋯⋯門口的小哥直接想把我們擋下來。

 

『我們來找OOO玩。』阿敏這樣說,然後就被笑咪咪的放行了。

「⋯⋯」

「剛剛妳說的⋯⋯那是誰?」

『她呀。』

 

路過舞台邊的時候,阿敏對台上一個妹子揮手,叫她下來一起玩。

就這樣發生一個情怪的狀況,兩個沒有被安排座位的顧客,先找好妹子在走道上閒晃聊天,然後旁邊的店員發現異狀才把我們帶去一邊坐下。

 

『好久不見耶!』阿敏對妹子說。

『真的好久了,這個是?』

『Yoyo,日本人。』

「⋯⋯」

『はじめまして。(初次見面,很高興認識你)』阿敏的朋友A居然信了。

「日本人じゃないよ。(我不是日本人)」我有點無奈。

『你不是?』

「對,台灣人。」阿敏在旁邊賊笑聽我解釋。

 

這裡就不得不說,阿敏還是懂我的喜好,我沒有很愛啤酒,所以從這裡開始,就是今晚的 Tequila Shot 連發之旅,我喜歡的酒類大概是Tequila Shot、金門高粱、韓國燒酒,這三款真心好喝耶,怎麼喝都喝不膩。但每次我都是前面沒問題,過一陣子酒氣就會突然上來,走路就會變成像在跳舞了。在這家店之後又跑了幾家,每一家跟朋友討論的話都差不多,這些妳是不會直接傳個Line就好喔。囧

 

『我要跟他去台灣。』

『他要帶我去台灣。』

『我們要一起回台灣。』

只是旅遊逛逛,是要跟多少人說⋯⋯

 

到最後一家的時候,直接變得好像送別PARTY一樣,點酒又被送酒,滿滿一桌的tequila shot,可能我見識淺,一個小桌子放4、50杯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隔壁的洋人大大看到傻眼,看這整桌的酒,我都不知道該說阿敏平常做人成功還是失敗,而且平常像酒鬼的她,今天不知道為何都推我出來擋,這時候就要感謝這幾家店,感覺有時候,會偷偷灌水啊,但一次數量太多,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杯會喝到有灌水的還是純的,超煩的,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不過醉的人,有沒有灌好像也沒有什麼差別就是了。XD

 

只是我好想跟她的朋友們說,會回來的呀~只是去旅遊而已呀~

 

後來,我醉得亂七八糟,走路的感覺像是浮在天上,嗯⋯⋯大概就是把腳弄麻,麻到沒有感覺開始走路那樣,感覺不到腳的存在呀,走路回房間經過大廳的時候,樓下的小哥還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也有可能是覺得我被撿屍了。(自以為)

 

進房間以後只有一股想吐的感覺,直接跟阿敏說我不行了,就倒在床上。

 

『你最近很常這樣喔。』

『這樣就不行~』

『真的嗎?』然後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

「⋯⋯」

 

靠邀,喝成這樣還會有反應耶,我是很少喝到感覺不到手腳還被這樣惡搞啦,所以不知道會是什麼狀況。

但我知道⋯⋯

 

「就算有反應我也已經動不了了⋯⋯」

「明天起床再說⋯⋯」

『哈哈哈哈哈。』

『記得帶我去台灣。』

「喔好⋯⋯不是機票都買好了嗎?」

『我怕你自己跑回去啊。』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傻眼。

那是我那天晚上最後的記憶。

 

隔天早上醒來以後,覺得神清氣爽。

一點宿醉的感覺也沒有。

原來,下午三點了⋯⋯

旁邊居然有人還在睡。

前一天好像有人對我做了些事。

不報個仇似乎有損男人的尊嚴。

 

直接掀開棉被⋯⋯在阿敏半夢半醒之間⋯⋯報仇成功。(羞)

一早起床就胡搞瞎搞,累死我了。

 

『也不讓我洗澡就在那邊亂來。』

「沒差吧,很香啊。」

『有啦!』

『啊,我昨天晚上幫你把事情做好了。』

「什麼事?我哪有什麼事?」

『你一直說要在instagram貼文。』

『然後又不知道在按什麼。』

『所以我就幫你貼好了。』

「蛤?」

 

趕緊打開IG一看。

 

He drunk。

 

這什麼鬼⋯⋯

 

而且關韓國燒酒什麼事,那天我根本沒喝啊。

我忍了很久今天才說,莫名其妙拍人家房裡的酒瓶就貼。XD

 

『我蠻厲害的吧。』

「厲害你老⋯⋯」

 

之後直接坦誠我在做的事情,她也沒有反對的意思。

不過那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 RAKNOI 的 INSTAGRAM

看看更多日常碎碎念


如果還想看更多不同的主題,也可以參考

夜生活相關Yoyo和阿敏相關夜遊相關雜學

或是 PATREON 連載系列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夜遊的戀愛哲學家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相關系列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