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Noi 曼谷夜遊  》  心得分享  》  第 26 夜:Yo組長眉頭一皺,發現犯人可能是Google翻譯?

第 26 夜:Yo組長眉頭一皺,發現犯人可能是Google翻譯?

7 月 28, 2019

yoyo 曼谷 26

『放心,你媽媽會喜歡我的。』

按照慣例,我的前女友們有700%都說過這句話。

同樣也按照慣例,只要我願意帶女孩子和他們吃飯,我的父母一律滿意,但這次是第一次,第一次帶外國人,其實我有時候也很疑惑,一對很傳統的父母怎麼會養出我這樣freestyle的孩子。

 

「嘿,我覺得妳應該學幾句中文。」

『他們不會英文嗎?』

「第一,在台灣大多數的長輩都不會英文。」

「第二,妳的英文也不好。」

『我的英文很好,好嗎?』

「妳只有跟我說的時候好。」

『我覺得你應該相信我一點。』

「我就是相信妳⋯⋯」

「沒辦法用英文跟他們溝通。」

然後在台北市中心,發生外國人對台灣男子施暴的案件。

痛死了。

 

約好要吃飯的前一天,阿敏跟我在房裡討論很久該穿怎樣的衣服,始終沒辦法確定到底怎麼穿才對,事實上我也不知道,到底怎樣的穿著是爸媽喜歡的,但我知道阿敏的不行,超短褲爆乳裝是想怎樣,我非常相信台北也不一定會有路人這樣穿。

 

『其實我覺得這件可以。』

她試穿一件紫色小禮服給我看。我朋友婚禮她穿的禮服。

「妳這個絕對不可能的。」

「特別是這裡。」

我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胸部,根本快掉出來。

『變態。』

然後又被揍了一拳。

「在台灣真的不會有人穿這樣去見父母。」

「我看過了,妳這裡的衣服全部不行。」

『因為我通常打扮得很漂亮。』

「漂亮的衣服不適合見我父母。」

「我帶妳去買吧。」

『好!』

妳根本就是在等這句話。

 

全世界的女孩子共通點很多,包括逛街購物這件事情,為了她的衣服,那天我們在信義區足足逛了三個小時,但她好像還是逛不夠一樣,好險台灣的男孩子都經過多年的訓練,基本上陪逛跟提重物都是這些年鍛鍊出來的專長,螢幕前的各位,想必也鍛鍊過這個技能吧?明明目標就是一套合宜的服裝,讓我們可以好好和我們父母吃一頓晚餐,難道這樣很難嗎?

 

『我們是不是需要戒指。』

「為什麼?」

『我們如果一起戴戒指,感覺不會比較認真嗎?』

「不需要。」

「會嚇到他們。」

『我覺得那樣蠻好的。』

「絕對不好,別裝了。」

『沒關係,我還有別的辦法。』

 

當時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只覺得她跟平常一樣都在講幹話,誰知道⋯⋯隔天和我父母吃飯的時候,我終於知道,她偷偷一直在計畫些什麼⋯⋯不過,終於,從白天逛到天黑,終於找到一套,我覺得沒問題她也滿意的服裝,之後我們好好吃頓晚餐,然後去酒吧喝杯酒。

 

我和阿敏在前一陣子有個很無聊的約定,兩個人只能有一個人喝掛,至少要有一個人清醒著帶另一個人回去。這天阿敏先喝到搖搖晃晃,按照約定,我負責帶她回家。以前在曼谷都是在走路走得到的地方喝酒,這次離飯店遠得要死,我就像是把外國女子撿屍回飯店一樣,好險UBER司機沒多問什麼,不然我當晚可能很尷尬到想要直接跳車。

 

回到飯店的以後,一個醉女人得意洋洋地換穿新衣服給我看。

一套寶藍色上面裝飾些花的one piece洋裝,不適合她,太有氣質了,真好看。(到底要怎樣)

 

「我覺得妳不應該這樣一直穿著。」

『Yoyo你這樣⋯⋯』

「什麼?」

『你一直要我脫衣服。』

「⋯⋯」

『不過,可以喔現在⋯⋯』

「我不是那個意思。」

「這樣會把衣服弄得都是酒味好嗎?」

就算我這樣說,阿敏還是把衣服脫光了。

 

然後⋯⋯不需要我繼續說了吧,如果有個自己認為是天菜的妹子,在你面前脫得精光然後勾著你的脖子,你會做什麼?

 

阿敏很久沒喝成這樣了。

自從上次她和朋友出去喝得亂七八糟,打來要我去接她回家卻整個人失蹤,然後隔天上午起床打電話給我,才發現我一個人在星巴克等了一晚,甚至她打來的時候我還在找人,從那天以後,我就沒看過她喝醉過,雖然我後來也都沒有阻止過她喝酒,但她還是這麼做了,我不知道原因,不過算了,以我的個性⋯⋯完全沒興趣去詢問理由,而且當天我也帶著電腦,除了有點擔心人不見以外,其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隔天中午。

阿敏難得比我還晚醒來。

 

『Yoyo⋯⋯』

「你起來啦。」

『我頭好痛,幫幫我。』

「幫妳幹嘛?」

『我想洗澡⋯⋯』

「我幫你洗澡?」

『頭很痛,不想動。』

我帶著無奈的心情,走進浴室把浴缸放滿水,然後走出來把攤在床上的阿敏叫醒。

「來啦,洗澡。」

『好⋯⋯』阿敏皺著眉頭趴在我身上,讓我把她抱進浴室。

「你是不是⋯⋯胖了⋯⋯」

幹,真的很重,估計55KG以上。

『我沒有力氣,不想跟你吵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讓阿敏躺進浴缸,開始幫她洗頭,她只是一直盯著我看。

 

「身體自己洗啦。」

『不要。』

「我也不要。」

『你以後好像不會照顧我。』

「我只是不想一大早在一個女孩子身上摸來摸去。」

 

阿敏呵呵地笑幾聲,認命乖乖自己洗,好不容易洗完,一起在房裡吃點東西,她才終於恢復精神。期間我老媽不停傳訊息給我,問我他晚上該怎麼做才好,很顯然地,我並不是唯一為了這餐飯緊張的人。雖然我叫大家放輕鬆,但我很可能是最緊張的那個人。

 

晚上,我和阿敏提早到了約定的地點,微風南山的UMAMI金色三麥,這裡推薦給各位,這家完全跟其他金色三麥走不同路線,燈光美氣氛佳,餐點精緻,來約會談心都蠻不錯的。我們先點了兩杯飲料邊聊邊等,大概20分鐘左右,我父母就到了。我不曉得怎麼形容那個氣氛,畢竟⋯⋯連我自己都很少見到自己的父母。

 

「好久不見。」

『你才知道。』一見面我媽就看我不爽。

我這麼說可能有點怪,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跟父母沒有很熟。XDDD

「這是阿敏。」我講了中文。

「這是我爸媽。」切換成泰文。

我看他們笑瞇瞇的互相打招呼,有種奇怪的感覺。

 

中間我就不停中英泰文切換幫她們翻譯,我只能說,我⋯⋯真的⋯⋯語言能力普通⋯⋯,但因為忙著幫忙傳話的關係,我好像也沒這麼緊張,不用想到底該說什麼,反正幫忙回話就好。

 

『你們到底都怎麼聊天?』我媽問我。

「英文一些,泰文一些。」

『這樣也可以?』

「可以啦。」

『她不學中文喔?』

「幹嘛一定要學。」

『那我以後怎麼跟她聊天。』

「你幹嘛跟她聊天⋯⋯」

『為什麼不可以,你又不跟我聊天。』

「⋯⋯」

 『那之前那個日本女朋友呢?』

「分了。」

「不對,現在提這個對嗎?」我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媽。

『那你們要結婚嗎?』

 

推測阿敏又聽到關鍵字,她的眼睛好像突然發光。

 

「阿災,考慮考慮。」

 

我心好累喔。

 

『Yoyo,幫我跟妳媽媽說,她來泰國我會帶她出去玩。』

「她不敢搭飛機。」

『你說嘛,我覺得你媽媽人很好。』

我轉述給我媽聽。

『我也覺得她人很好。』

『你跟她說,她長這麼漂亮,又有禮貌,跟你在一起真可惜。』

「你可以不要叫當事人這樣說嗎?」

『那你說,我也喜歡她,很漂亮又有禮貌。』

『啊,跟她說在台灣可以來住我們家。』

我有點無奈,但只好照著說。

「我媽媽說,她覺得妳很漂亮有禮貌,很喜歡妳。」

「妳在台灣可以跟他們一起住。」

『結婚以後住一起。』

阿敏笑嘻嘻對我媽說了一句中文,雖然有點怪,但能理解意思。

我驚訝地說不出話,嚇傻。

但我媽,大喜。

以上,這裡是各位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分享給我知道。

如果看到右下角有鈴鐺,點一下就可以訂閱RakNoi,如果有任何新文章都會收到新的通知。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RakNoi的IG,看看Yo在泰國的生活。

什麼?

不喜歡我?

好啊⋯⋯沒關係啊⋯⋯真的沒關係啊。   (இдஇ  )

至少幫我按個讚?

關於作者

我是Yoyo,一個目前待在曼谷的廢柴男子,在忙碌工作十多年之後,某天突然在辦公室裡醒過來,於是帶著一身積蓄,辭掉工作跑到曼谷鬼混。

聯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