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Noi 曼谷夜遊  》  心得分享  》  番外篇:女優?與其說好奇心,其實是男孩幼稚的夢想

番外篇:女優?與其說好奇心,其實是男孩幼稚的夢想

8 月 1, 2019

日本 女優 心得

『Yoyo~~~』

「幹嘛?」

『日本的美容SPA好像很厲害。』

阿敏躺著邊看Youtube邊說。

我仔細一看,居然是看日本Youtuber的影片,妳最好是看得懂日文,在那邊亂。

『想去。』

「很貴欸。」

『想去。』

「真的假的啦。」

『想去。』

 

不過她既然想要去,好像也沒有阻止的理由,看了一下,幫忙查影片裡面的店家是哪家,打個電話⋯⋯發現⋯⋯超好預約的,但我沒有告訴她們,去的人可能沒辦法跟她們溝通。

 

「好啦,我預約好了,明天早上一早過去。」

『耶咿,那我要睡了,皮膚才會好。』

說完居然真的轉頭準備睡覺,還把燈都關了。

 

隔天一大早起床就帶她到上野站。進店以後跟店員報預約資料,才告訴她們,阿敏⋯⋯不會日文、英文不好,只能比手畫腳溝通,店員整個傻眼,不過後來告訴她們,阿敏會任她們擺布,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好,她們才覺得OK。

說明完以後,我跟阿敏就被帶個一間小個室,店員先幫阿敏做簡單的按摩,按按臉部、頭部之類的,這時候我還站在旁邊玩手機,然後店員妹子說。

 

『不好意思,接下來還有很多地方要按。』

「嗯?所以?」

『會按到OO、XX、OX。』

「⋯⋯」

「意思是要我迴避是吧?」

『對,不好意思。』

 

日本風格,話好好講不行嗎?要我出去就要我出去啊。XD

 

「阿敏,她說等等要把妳脫光光。」

「所以要我去外面。」

『我又沒關係。』

「但人家覺得有關係啊。」

『那我怎麼辦~~~』

「妳就乖乖讓人家服務。」

「我在外面等,頂多在附近晃晃。」

「時間到我就回來店裡。」

『⋯⋯』

『好吧。』

拜託店員幫我多多照顧阿敏以後,表現出遺憾的表情走出房間。

 

在樓下抽煙的時候。

 

我,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

 

鶯谷站就在附近⋯⋯

ラブホ(愛情旅館)超多⋯⋯

デリバリー(外送服務)該複習一下了吧?

 

打開很久沒注意的外送網站。

欸靠,這⋯⋯不是之前我一直覺得很可愛的女優嗎?

 

看到以後,我當場陷入痛苦煎熬的思考當中,所以我決定,先去鶯谷找ラブホ再來考慮找不找妹子,然後我找到不錯的ラブホ,又決定先進房再來決定要不要打電話,然後進房以後立刻就打電話了。(哪裡有思考?)

注意:以下整個デリバリー中,我都是用本名,所以我就用**代替,女優名字我用OOO代替。

 

「午安,百忙之中打擾了。」(開啟日本商務開關)

『您好,讓您久等了,請問有沒有什麼可以幫您服務的呢?』

「很抱歉,請問**さん(敬語尊稱)今天有上班嗎?外國人接受嗎?」

『啊⋯⋯外國人有點⋯⋯』

「如果不是來旅行,是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呢?」

「我在東京工作兩年了。」

我不久前是啊!有什麼關係!難道這樣算說謊?(廢話,當然算)

「雖然,我日文沒有很好。」

『能請問您的名字嗎?』

「啊,不好意思,我叫**。」

『**さん,能稍微等我一下嗎?』

「好的。」

然後通話就被按了保留。

嗯⋯⋯這樣的服務店家,保留音居然是童謠,出差的爸爸想起孩子怎麼辦?

『我剛剛去詢問過,應該沒有問題。』

『不過我們還是要收您外國人的價錢。』

「這個沒問題。」

『那麻煩告訴我,你在哪裡跟房號。』

「鶯谷XXX的XX房。」

『好的,大概等30分鐘可以嗎?』

「沒問題,非常感謝。」

『感謝您的消費。』

 

デリバリー特別說明:

日本⋯⋯很多店家就是不接外國人,不只デリバリー,我自己覺得這次完全是運氣好而已,可能日本就業有加分⋯⋯有些人會說日文好的話,外國人也沒有問題,在我自己的認知裡,就是那家店本來就是用日文來判斷接不接,只是為了避免麻煩才直接說不接外國人,畢竟日本風俗業跟一些潛規則,跟大家的理解不太一樣,舉個例子來說,如果デリバリー服務來的妹子,不跟你發生關係,好像⋯⋯也沒啥好說的,因為在表面上就是這樣才正常,雖然不太會發生這種事,只是真的發生也沒辦法說什麼。

ラブホ特別說明:

原則上有兩種,這裡也不是主題,就只簡單說明。
第一種是跟台灣摩鐵一樣的,選房拿錢給服務人員,有紙本選、機器選⋯⋯等,總之都要經過服務人員。
第二種是自己選房,然後進房,時間到,要離開房間的時候,門口有台機器,付錢「開門」離開就好,完全不會看到服務人員。

 

好,說明完,讓我們回到日記。

 

在房裡有點不知道要幹嘛。

差不多30快40分鐘吧,房間的門鈴響了。

其實有些店是會通知有訪客的,但我在鶯谷還真的沒接過通知,可能這裡太多了吧,乾脆不要通知給大家方便跟隱私,而且明明知道一個男的在房裡,有女性訪客是要幹嘛,櫃檯還打電話來,有點被打擾的感覺⋯⋯

 

開門的時候⋯⋯

哇靠,好眼熟喔,長相完全不陌生,雖然感覺還是很陌生。

 

『你好。』

「你好。」

『我能⋯⋯進去嗎?』

「啊,當然可以,請進。」

 

她進門以後放下自己的東西,而且隨時保持著看起來很舒服的微笑,也可能是因為我有粉絲之眼,看她怎麼看都有光環。我只能說真心超正。

 

「OOOさん?」

『是。』

『看不出來嗎?』她笑了一下。

「跟網站一樣,但還是要問一下呀。」

「我是**,妳想喝點飲料嗎?」

『我想喝茶,謝謝。』

 

坐著稍微聊兩三句,看得出來那個和善有點商業,不過說話並不會很有距離感,整體感覺是好聊的,日本人說話的時候,距離感很好判斷的,台灣的敬語沒有分這麼多層次,日本的真的敬起來,簡直六親不認。

 

『我就叫你**可以嗎?』

「那我叫你OOO,可以嗎?」

『這樣感覺好多了。』日本人對稱呼實在有夠執著。

『那走吧,我幫你沖澡。』

「哇,這麼好,走吧。」

 

說是幫忙,但其實就很普通,不要期待太多,就是重點幫忙清潔而已,不過⋯⋯原本只在硬碟裡面的女孩子,突然出現在面前⋯⋯還是有一種夢幻的感覺。直到現在我還沒看過,讓我覺得比她還正的女優。

洗完以後,OOO躺回床上,擺出一個讓人很受不了的姿勢。

我一個忍不住就趴上去了。

 

『欸~等等。』

「冷嗎?」我伸手把棉被拉上來蓋著。

『不是,等等。』

「等⋯⋯UBEREAT送來?」

『你有點?』

「沒有啊,不然還能等什麼?」

 

OOO好像對我的冷笑話無言,不過她還是笑了,然後突然鑽到被窩裡。喔⋯⋯我好像在螢幕上看過這個畫面,滿足。之後纏在一起一陣子之後,OOO坐到我身上。

 

『做嗎?』

這不是廢話嗎?

我直接坐起來把OOO推倒。

後面,大家自行想像了。

 

結束以後洗洗澡,喝喝飲料聊聊天,還剩一點時間,我問了能不能一起合照,其實除了阿敏,我幾乎沒有跟任何人合照過,我問的時候,OOO的表情有點尷尬,不可以其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怎麼能輕易放棄呢?

 

「不然⋯⋯這樣呢?」

我動手把桌子整理過,弄得像是咖啡店的桌子。

「咖啡店~」

「感覺像跟朋友喝咖啡一樣吧。」

OOO突然笑出來。

『好吧。』

 

是不是⋯⋯像我這種白目亂來的人終於也有用途,一起拍了幾張滿意的照片以後,OOO也差不多要離開。

 

「今天非常感謝。」

『我也非常感謝。』

「當然,把Line給我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嗯,有點⋯⋯』

「沒問題的,謝謝妳。」

『我離開了,謝謝。』

『下次再指名我喔。』

「當然沒問題。」

然後,OOO給我一個擁抱就離開。

 

說實在話,如果沒有女優光環的話,這個錢花得超不值得,我的日本帳戶存款直接大失血,一趟差不多可以抵我以前整趟5天4夜曼谷行的消費,我在曼谷怎麼花錢的⋯⋯大家自己估吼,同樣,如果沒有女優光環的話,還不如在曼谷的按摩店好好洗個澡,感覺搞不好還比較開心。

這次主要就是圖一個夢想成真的感覺而已,夢想中的那位女優耶。XD

啊,OOO是誰我就不說了,不破壞商譽⋯⋯

總之,圓夢之後,也該回到現實。

 

阿敏舒壓美容的體驗也差不多結束,我趕緊回店裡接她,然後陪她去逛博物館。

「我今天預約了燒肉店。」在看展覽的時候我告訴阿敏。

『怎麼這麼好?』

「嗯,觀光客最喜歡的敘敘苑。」

『那是什麼?』

「妳沒聽說過?」

『我怎麼會聽說過。』

「沒關係,是很棒的燒肉店。」

『好~』

 

以前常常有台灣朋友要我帶他們去敘敘苑,我還以為已經變觀光勝地了咧,看來還不夠知名,其實我覺得還有很多其他的店也不錯,主要是因為敘敘苑的價格⋯⋯真的有點高級,像我這種舌頭,是不是有點配不上人家。(哭)

 

『對了,我覺得你今天好像一直在想什麼事情。』

女孩子的直覺果然都厲害⋯⋯

 

以上,這裡是各位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分享給我知道。

如果看到右下角有鈴鐺,點一下就可以訂閱RakNoi,如果有任何新文章都會收到新的通知。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RakNoi的IG,看看Yo在泰國的生活。

什麼?

不喜歡我?

好啊⋯⋯沒關係啊⋯⋯真的沒關係啊。   (இдஇ  )

至少幫我按個讚?

關於作者

我是Yoyo,一個目前待在曼谷的廢柴男子,在忙碌工作十多年之後,某天突然在辦公室裡醒過來,於是帶著一身積蓄,辭掉工作跑到曼谷鬼混。

聯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