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 暈船 27

第 27 夜 – 我們像逃亡中的戀人,在陌生的世界手牽手

Last updated:

原本並沒有考慮過東京的行程,直到某天晚上,阿敏對我說⋯⋯

阿敏

Yoyo。

我們去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

好不好?

為什麼?

阿敏沒回答我,但我好像突然懂是什麼原因。

好吧,走吧。

我們去東京。

阿敏

東京有人認識你吧?

阿敏一臉嫌棄。

有啊。

但一輩子都不會遇到。

他們每天都在工作加班。

阿敏

喔。

日本行出發的前一個晚上。

我自己在台北晃了一圈,好久沒有獨處,一個人逛街的感覺還真令人懷念。已經連續在外面走了很多天,阿敏覺得很累,所以只想自己躲在房間玩手機,然後說⋯⋯

阿敏

你想出去自己出去啦。

我想待在房間看Netflix。

妳⋯⋯嗚嗚嗚⋯⋯

都沒有人要跟我出門。

阿敏

你不是很多朋友要找你。

但我不想跟他們出門啊。

阿敏

那我也不想跟你出門。

Shit!

說完我就哭著跑出門。(亂講)

就在我要把門關上之前。

阿敏

Yoyo!

啊?妳要跟我出去啦?

阿敏

不是啦。

幫我買珍奶。

珍你老⋯⋯

阿敏

喔對了。

台北你可以自己出去亂晃。

但如果在曼谷就不可以。

把握時間自己逛。

啊我不就謝謝妳。

走在信義區,只覺得妹子好多,但一點都不像以前那麼有熱情,以前明明跟一群壞朋友看妹的時候都很開心啊。而且⋯⋯我⋯⋯這天莫名其妙地很想跟阿敏在一起逛街,太怪了吧。

阿敏,我經過一家咖啡店。

裡面蛋糕看起來超好吃。

逛到無聊,傳個訊息給她。

⋯⋯

⋯⋯

沒回⋯⋯

搞屁啊。

明明平常都在洗我畫面,結果現在又不回我。

阿敏

你怎麼都不回我!

你是不是偷偷認識別人!

阿敏以前最愛這樣,像神經病一樣瘋狂傳訊息。

其實我是一個很自由的人,做很多旁人覺得我很莫名其妙的事,但對於是不是要認真決定個對象這件事⋯⋯我覺得自己⋯⋯年紀大了,多愁善感了。20幾歲的時候,總是不計後果的去喜歡一個人,總覺得好像戀愛就是自己的全世界一樣,別人的意見,別人的感覺,關我屁事。現在,可能是社會的規範和束縛改變了我,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去照顧一個人,我說的並不只是經濟上的能力,而是,我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想法。天長地久?那些承諾對我說像是天方夜譚一樣,說出口不到最後根本不知道會不會實現,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不太實際,總之,我也擔心啊,如果⋯⋯有天突然⋯⋯一切都不好了怎麼辦?

同樣地,我也問過阿敏這個問題,不過對她來說,她覺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但明明離職的那天,她甚至不敢先告訴我。到那天晚上吃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她才突然丟一句話給我。

阿敏

我離職了。

然後,眼睛直盯著我。

我想她可能期待我會有什麼反應。

說實話,我原本以為我會開心,但⋯⋯我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我只覺得,我應該要做點事情,她從來沒做過別的工作,突然沒有收入肯定感到不安,我必須回答她一些什麼話,可是,我不知道她突然告訴我是什麼意思。

有我在,妳放心。

我只說得出這句話,而且我想應該是面無表情地說。

阿敏

你不開心嗎?

沒有開心的感覺。

但也沒有不開心。

阿敏

你擔心錢的問題嗎?

我有存很多錢。

我不擔心。

我在想⋯⋯

不,沒什麼。

阿敏

喔。

但我其他朋友沒有離職。

她們⋯⋯

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給了阿敏一個微笑,我不知道我看起來是不是有點尷尬,不過那天晚上,我們很悠閒地在公園散步,之後,她把facebook帳號刪掉,然後重新申請,把line換掉,然後重新申請,甚至停用原本跟工作有關的其他社群軟體,所以,她的手機再也不會莫名其妙滿滿的訊息,也不會有不熟的人約她出去玩,更不會有那些讓人煩躁的騷擾訊息。

時間回到出國前一天,我一個人在信義區逛得亂七八糟,根本沒啥事情可以做,隔天就要去日本,在台北亂買東西好像也不太對勁,所以就一個人到處走,走累了就找地方坐下來,有人坐到我附近我就亂搭話,一直到天黑,阿敏才終於想到我還在外面閒晃。

阿敏

我好餓!

⋯⋯妳要吃什麼?

阿敏

你先回來。

為什麼?

我順便買啊。

阿敏

我不管,你先回來。

收到莫名其妙的命令,回去的路上順便買了她想喝的珍珠奶茶,還去seven拿了幾瓶ほろよい,以免晚上她突然想喝又要找我跑出來。

我回來啦。

妳的珍珠奶茶我放桌上。

阿敏

你看!

阿敏拿了一張拿坡里披薩的廣告單給我看。

蛤,哪來的?

阿敏

櫃檯的妹妹給我的。

⋯⋯

妳想吃?

阿敏

她說我應該買一桶炸雞。

我們兩個買一桶炸雞?

吃不完啦。

阿敏

沒關係啦。

你買一桶炸雞跟一個披薩。

吃不完我們拿去給櫃檯妹妹吃。

這什麼毛病?要不要乾脆找來房裡聚餐?

最後我還是打了電話點餐,然後通知櫃檯的妹妹我點了披薩跟炸雞,告訴她如果我吃不完會全部塞到櫃檯去,她傻眼。

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而已,櫃檯就打電話來通知我們的餐點到了,莫名其妙的是,還多了一小盒小點心,可是我根本沒點啊!

在房裡吃吃喝喝,順便聊些無聊的話題跟去日本的行程,說穿了全部都是阿敏想要去的地方,我負責的就是翻譯跟導遊的工作,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困難的景點,只不過她搞不太懂,關西跟關東的距離大概有多遠,排行程的時候一直硬要排進去,而且流程亂跑來亂跑去的,我稍微看過後只好跟她說。

這次我們先去東京好不好?

下次再去別的地方。

阿敏

為什麼!

不行啦,太遠了。

你知道有多遠嗎?

阿敏

我不管啦。

下次啦,我保證。

我沒騙過妳吧?

阿敏

好吧⋯⋯

說服她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只要我說我保證,畢竟我從來沒有違背過,雖然有些需要花一點時間,但我確實沒有違背過。

妳應該要開始整理東西。

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去機場。

阿敏

為何?

妳東西堆這麼多。

阿敏

但我還想跟你聊天。

ok⋯⋯

那我幫妳收。

然後我開始幫她把行李打包,那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反正,大多數旅行需要的東西都是我負責,她只要負責穿得美美的,所以我只需要把穿過跟沒穿過的衣服分開收好就好。

阿敏

我問你喔。

問什麼?

我還在收衣服耶。

阿敏

邊收邊聊天呀。

嗯,你要問什麼?

阿敏

我離職你有什麼感覺?

為什麼你不覺得開心?

我開心呀。

阿敏

但你之前說沒感覺。

因為我覺得⋯⋯

妳自己考慮跟決定應該很辛苦吧。

阿敏

我還好。

不知道為什麼,房裡陷入一陣沈默,明明是以前就說過的話題。

阿敏

因為⋯⋯

啊?

阿敏

因為⋯⋯

我覺得你會因為我的工作⋯⋯

不認真面對。

妳想太多了吧。

我確實很在意。

不過我從來沒有不認真過。

阿敏

那你還好嗎?

我很好啊,都過去了。

阿敏

那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妳說。

阿敏

我在曼谷的路上不敢太靠近你。

雖然我早就有感覺了,但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

阿敏

因為我怕⋯⋯

怕屁⋯⋯

阿敏

我怕遇到認識的人。

那你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為什麼要怕⋯⋯

我不記得我有真的怕過誰。

阿敏

但是你怕我。

妳閉嘴。

我看阿敏得意地笑得很誇張,其實我也知道,不管我怎麼說她就是會不放心,雖然她常常做些我覺得很荒唐的事情,但她內心似乎有個地方,還是很害怕做了什麼事情會讓我不開心,所以有時候,她會觀察我是不是有發現她做了些⋯⋯我可能希望她做的事情,其實關於這點我是很開心的,不過輕易表現出來好像有點不太好意思,所以我不太會說出口。

阿敏

嘿,Yoyo。

衣服才收到一半,但阿敏沒完沒了地想聊天。

幹嘛?

阿敏

去日本的時候⋯⋯

好。

阿敏

你等我說完啦。

去日本的時候。

我們能一直牽著手嗎?

⋯⋯

好。

當然,不然我找不到妳怎麼辦?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夜遊相關

Yoyo和阿敏相關

夜遊相關雜學

 

看更多日常與追蹤更新

INSTAGRAM

FACEBOOK

 

看更多故事

並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PATREON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怪女子型錄

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