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 純愛

純愛中二病 – 番外篇 – 後來的我們【已完結】

事實上,今天這段故事的主人公,我之前曾經分享過,只是當初因為某些原因,我把一個人的事情,拆成幾個人來說,現在整件事情終於算過去了,所以我打算把這件事重新整理一次,不是什麼大長篇,但卻讓我有一段魔幻的經歷,如果看到似曾相似的地方,自己腦內合併就好,當然有些太細節的地方我會過濾一下,畢竟我也不想要讓大家可以標記出特定對象,不然可能會製造出不少麻煩。

另外,這系列不會很長,畢竟只是專屬一個人的事情,但在這系列結束的時候,我會問大家一個問題,希望大家到時候看到我的提問,可以盡量回答我。

純愛中二病 系列

完整系列章節

番外篇 – 後來的我們

從首爾回到曼谷的阿如,似乎有點奇怪的變化。

各位還記得阿如嗎?

本系列才完結沒多久,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她。

前陣子又發生一些事情,我感覺可以花點篇幅來補充現在的狀況。

我和阿如的故事已經過去很久了,當初的不明不白,到後來還是不明不白,雖然剛開始還是會覺得莫名其妙,不過時間果然是最好的特效藥,慢慢地,一點也不在乎這個人到底在幹嘛,或是到底在想什麼,一點點都不在乎的那種,也從來沒有再想起這個人。

但現實世界總是比偶像劇還要胡扯,灑狗血的程度連鄉土肥皂劇都要叫一聲大哥,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以後⋯⋯我突然發現,原本以為封鎖我的阿如⋯⋯其實根本沒有封鎖。

我本人並沒有封鎖刪除人的習慣,除非特別討厭一個人,不然我不會特地執行這個操作,反正不會說話了,自然而然名單就會沉到谷底,不用管也會有眼不見為淨的效果。我在每年跨年的時候,都有個很無聊的習慣,我會在韓國、日本、泰國、台灣的跨年時間,分別發送訊息給不同地方的朋友,今年也不例外,而且我還用了朋友們的語言發罐頭訊息。

日本的訊息發出去的時候,毫不意外地收到一堆醉茫茫的回覆,為了避免話題停不下來,果斷已讀不回。

韓國的訊息發出去的時候,毫不意外地收到一堆還在怨恨我拋下他們離職的回覆,但允熙是個例外,她果然還是好溫暖,但臉不是,臉是塑塑高冷江南臉,想她。(告白屁)

台灣的訊息發出去的時候,被朋友嗆了一頓「最難約就你,傳訊息不如給我出門」,完全不懂嗆屁嗆,想當居家好男人也不行。

泰國的訊息發出去的時候⋯⋯等了一下⋯⋯毫無回音,哇靠,我好過氣,怎麼收不到回訊,但其實沒人回我也不奇怪,這個時間我認識的人應該都差不多醉倒了,但發生了一個意外,我一個沒注意到⋯⋯在泰國的跨年時間,把訊息也發給了阿如。

照理說我應該不會注意到這個意外,如果她已經封鎖我的話。

結果她是第一個回我的人,大概不到10分鐘。

我才發現到我的發送名單內有她,她換了一個奇怪的暱稱。

阿如:新年快樂,你泰語好像變好了?

我:啊,嗯,欸咦?

阿如:幹嘛啦?

阿如:你過得好嗎?

挺好的,妳不要再聊了,跟妳深交的那段時間才是真的不好。

我:還可以啊,那妳呢?看起來過得很好喔。

阿如:我現在才看到你有祝我生日快樂。

阿如:抱歉啊,之前沒有注意到。

我們阿如裝傻跟自說自話的能力,並沒有因為歲月而衰退,真是可喜可賀,年齡的增長對她完全沒有造成傷害,但這個話題實在太尷尬,導致我完全說不出話來。

阿如:你看,我現在搬到新家囉。

她讓我看了她住的地方,哇靠,比起之前那個爛地方,還真的是非常高級,各種現代化設施都有,而且⋯⋯哇靠⋯⋯家裡怎麼像動物園啦,一堆寵物。

阿如:嘿嘿,很厲害吧。

我:還真的是蠻厲害的,妳終於願意搬家啦。

阿如:你的店開了嗎?

我:蛤?怎麼了?

我:怎麼突然這麼關心。

阿如:我想找工作了。

我:找工作?

阿如:我已經離職很久了,很久都沒有工作。

阿如:最近突然很想工作。

我:不工作還活得下去妳也很厲害。

阿如:就交男友了,有人養我。

我:痾⋯⋯

我:快樂全家餐嗎?

阿如:對,快樂全家餐。

阿如:可是我想分手了。

我:好好的幹嘛分手。

阿如:因為我也不知道當初為何會喜歡他。

我:⋯⋯

阿如:你有工作可以給我嗎?

阿如:薪水不用像之前說的一樣。

聊到這裡,我感嘆了起來。

雖然我也是個隱藏秘密的人,如果當初我講明白,我有女友,所以我們維持這樣也沒關係,妳不用在意跟我說過的那些無聊話,也不用說那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好聽話,反正該給妳的工作我會給,說好的我都會做。

但我真的很討厭那種不明不白的感覺,我是真的很討厭人家說謊與虛情假意,討厭到一次都無法容忍與原諒的程度,不過只要在我主動發現之前,告訴我之前說的都是唬爛,或是告訴我妳變了,妳喜歡別人了也可以,反正有結果我就可以完全不在意,條件如此寬鬆,但阿如堅持不這麼做。

說起來也是我的錯,不過不管怎樣,現在的我,完全沒有辦法相信她,要我再次因為她重啟計畫也很困難。

我:讓我想想好嗎?

阿如:好啊⋯⋯

阿如:不用勉強啦。

阿如:但我要的薪水沒有很多。

我也知道⋯⋯妳只是不想回去做夜晚的工作,但找份白天的工作,薪水又不夠妳的房租,妳也只好有希望就問問看。

我:可以啦,但妳要給我一點時間。

我:我會給妳答覆的。

阿如:真的嗎?

我:真的。

阿如:不會騙我嗎?

我:我何時騙過妳。

阿如:好像是沒有。

我:但我可能會想很久。

阿如:為什麼?

妳明明知道為什麼。

我:再久我也會把妳放在考慮的選項之中,好嗎?

我:我保證。

阿如:好,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阿如:你知道嗎?我還是很喜歡你。

阿如:跟你說話還是讓我很安心。

阿如:很高興能再和你聊天。

我:少說謊了,還來啊。

阿如:你才說謊,你沒相信過我吧。

說著我笑了出來,阿如啊,妳真的不懂我,我沒有那個閒工夫編謊言來騙妳。

一個禮拜過去了,我沒有回覆。

一個多月過去了,我沒有回覆。

兩個月了。

在這兩個月裡面,我從來沒有問過我自己,她適不適合那份我準備工作。

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現在,當我問自己「嘿,Yoyo,你覺得可以相信阿如嗎?」這個問句的時候。

我希望我可以不要只有一個答案。

現在的我。

毫不遲疑。

我不相信阿如。

即使我再次重拾喜歡阿如的熱情,我還是會說。

我不相信阿如。

人的選擇比運氣或努力更重要對吧?

我選了,阿如也選了。

結果是好是壞,等我們到終點就會知道了。

更多系列請參考

有些事開始總是平淡又離奇 (完整免費)

去年冬天,國際旅遊終於又開放,阿敏和我討論過後,決定回泰國看看女兒,畢竟這麼多年不見,就算是透過視訊電話,都能感覺到她明顯長大,怎麼說都應該要回去一趟,不然她都要把我們忘了。

所以,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訂好機票,簡單準備一下就搭機回到泰國。

到了阿敏家,我們女兒還是一樣可愛,果然視訊電話和當面溝通就是不一樣,不過我還是很驚訝,都這麼多年不見,我們女兒卻完全沒有距離感。

至於阿敏的媽媽,我們之後在網站的紀錄裡面再提吧,我只能說⋯⋯我們剛回去的第一晚,我就被她氣到自己回曼谷。

還記得我要離開的時候,我們女兒還在跟我拉拉扯扯,現在回想起來,當初要是不要離開就好了。

回到曼谷以後,可能是還在氣頭上的關係,就算接近已經店家關門的時間,我還是決定要出去喝幾杯,把自己灌醉,好好睡一覺,隔天醒來應該會好很多。

這該死的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

當晚我走進一家很久沒去的酒吧裡面,看著眼前人事全非的場景,大概除了裝潢一樣,其他沒有任何我熟悉的事物,所有認識的店員都不見了,這幾年的時間,也不知道都跑哪去,台上站的幾乎都是新面孔,看過的妹子少到一隻手數得出來,我邊看著邊試著找回當年的感覺,一杯又一杯瘋狂續杯,速度快到感覺店員都不好意思來逼我請客,畢竟誰會想要接觸一個狂灌悶酒的醉漢,是吧?

突然我眼前走過一個畫風不太對的妹子,當時我愣了一下,閒晃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類型,瞬間有股電流跑遍全身的感覺,但正當我想揮手攔下她,才發現原來她是往其他顧客走去。

算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之後終究會再遇到,通常發生這種事之後,我都會直接結帳離開,反正,我也喝得差不多了,連腳趾都快沒什麼感覺,不如早點回去睡覺。

可能是這天喝得太多,我喝多了晚上都會做很莫名地清醒夢,我夢到自己在酒吧裡喝酒,旁邊就坐著那個妹子,只不過她是陪他旁邊的人喝。

好虐啊,什麼智障夢,起床以後腦中還在回憶那個白爛場景,導致我決定當天晚上再跑一趟,從開店我就進去待著可以吧?我就不信等不到妳。

還突然讓我想起某人也曾經讓我這樣做,足足等了好幾年才讓我等到,有種懷念的感覺。

就在我沈浸在回憶之中,某人打了通電話給我。

阿敏:回來啦,媽媽不是故意的。

我:她肯定是故意的⋯⋯

我:我個人覺得⋯⋯她要找我麻煩是沒關係。

我:但做那些事情情緒勒索我就不行。

我:我討厭人家情緒勒索我。

我:妳除外,妳可以。

阿敏:白痴。

阿敏:不是啊,我有情緒勒索你?

我:我是舉例!

但其實有。

但阿敏還是自己呵呵呵地笑起來,講這麼嚴肅的事情還在那邊笑。

阿敏:好啦,不然我過幾天以後再去找你。

阿敏:或是你過幾天以後氣消再回來。

我:我早就沒生氣了⋯⋯

我:好啦,再看狀況。

我:不過如果小可愛有事情,妳可以跟我說。

我:我再飛奔回去。

阿敏:我就說了,幹嘛這麼黏她。

阿敏:她不是你女兒。

我:閉嘴。

我馬上把電話掛掉。

然後,馬上就收到訊息。

訊息寫著。

阿敏:你死定了。

哇靠,我想當個好人也不行嗎?

其實我待在曼谷也沒啥事情做,就是躺在房間裡面追劇而已,還記得那時候我在追模仿犯,整體來說很好看,就是反派的演技我感覺有點浮誇,太不自然了,感覺像是在看音樂劇的演出,其他部份我可以給到滿分。

不知不覺我就從白天看到天黑,直到有站上朋友傳訊息給我我才停下來。

朋友:要不要去吃飯?

我:⋯⋯

我:我好像真的有點餓。

朋友:走啊啊啊,吃飯,然後再去喝點。

我:走吧,你到了再告訴我。

朋友:到哪?

我:白痴,除了我家還有哪裡⋯⋯

朋友:你家在哪?

我:只有一個地方,很多年沒換了。

朋友:為什麼是我過去⋯⋯

我:因為你到時候也是在我家樓下吃飯。

我:為何我還要移動。

各位以後如果跟我混熟,哪天要約出去吃飯,很可能也會遇到這種懶人情節,我先光明正大地置入預告一下,原則上,我是不會輕易移動的。

那天晚上隨意吃了個漢堡,我告訴他我當晚的計畫,如果他不想浪費時間的話,就不要跟著我,沒想到這人真的是很無聊,連我這麼爛的跟蹤狂等人計劃也要跟,只好跟著他兩個人去店裡面待著。

一開始⋯⋯我們喝很慢。

我:要等人吼,不要喝太急。

結果後來遇到一個認識的妹子,整個失去控制,喝到不可收拾,妹子還強邀我一起出去。

我:不行我在等人。

妹子:等誰?

我:不知道。

妹子:⋯⋯

妹子:你在拍電影?

我:白痴喔。

我:就一個頭髮長長,普通高,長得很不一樣的女孩子。

我:妳認識嗎?

妹子:這裡哪一個不是這樣?

妹子:大家都差不多這樣。

妹子:而且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

我:我可能會給你小費。

我掏了100給她。

妹子:謝謝~

妹子:好啊,我幫你找找看。

妹子:不過都已經10點了。

妹子:我看她今天應該沒來上班。

我:那把100還我。

妹子:不想活了是嗎?不要拿我的錢。

明明是我的。

當晚就這樣毫無進展,到蛇美也覺得無聊,我就想找到當晚那個妹子。

回到房間裡的時候,都已經半夜三點,無奈之下,只好打開LINE,使用很久沒用的照騙盲盒到府外送服務,那天運氣不錯,來了個挺可愛的妹子。

後面連續幾天都是這樣的狀況,不過因為有任務在身,我需要多跑幾家店,所以白天的時間我忙得要死,晚上還要卡在某家店等待兩小時,現在各位知道當初的6x家有多苦難了吧,幾乎沒有休閒的成分在裡面。

大約等到第五天晚上。

我走進店裡,因為連去太多天,就算已經換了一批新店員,也幾乎都已經認識我,馬上就把我領去我喜歡的座位,原本座位上還有個老兄坐著,莫名被協調到別處去,其實我也沒有一定要坐在那,這種感覺真的很怪,我又不是什麼土匪。

當天我點了一瓶CORONA,因為有點無聊,所以我咬著檸檬,酸得我亂七八糟,而且用嘴巴幫檸檬榨汁有夠噁爛。

突然眼前的桌邊有個妹子走過來,然後把右手放在桌上,呈現一個莫名優雅的貴婦姿態。

就、是、我、找、很、久、的、妹、子。

這次找得很快啊?我這樣告訴自己。

二話不說馬上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過來陪我聊天。

就叫她阿如吧。

這妹子真的是聊天之王,我第一次在店裡面跟人聊這麼久,她從頭到尾話題沒有斷過,我這麼邊緣又這麼內向的人,而且還很不愛在店裡面聊太久,她都可以有無限的話跟我說,那天其實很莫名,店裡面沒什麼客人叫人,只有兩桌有妹子坐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跟那桌的客人對決起來,不過其實我沒有PK的意思,我只是因為好玩,所以我和妹子說。

我:欸,對面那桌有妳認識的女孩子嗎?

對面那桌客人,旁邊圍著四五個妹,跟我不一樣,我最專情,只有一個。

阿如:我有一個朋友在那裡。

我:好。

我:妳有沒有感覺那桌的那男的⋯⋯

我:一直在注意我們。

我:而且他灌好快。

我:我們喝一口,他就來一杯。

阿如:有,不知道幹嘛一直看。

我:那妳配合我一下。

我把SHOT盤上的酒一次SHOT掉一半,然後對著對桌男子微笑,不過這一半裡面只有兩杯有酒,其他都空杯,反正他這麼遠也看不清楚。

我:我們來逼他請客。

我:等等妳朋友喝到第五杯我們馬上走。

我:幫她賺一點。

阿如:哈哈哈,好方法。

結果對桌男子沒有辜負我的期待,真的點了一堆SHOT。

我:成功咧,走吧!

我大概估了一下,然後起身塞了一把鈔票給店員。

我:多的是妳的小費,少的話你告訴她。

我:我會請她把錢拿過來。

我指了指牽著的妹子。

一般這樣應該不會放行,不過店員姊姊吃了我五天小費,這點小事可以吧?我只是想嘲諷一下對面而已,誰叫他一直死盯著我們兩個看。

說完我拉著妹子走出門。

阿如:我想吃漢堡。

說著就要拉我去買。

我:不要啦,幹嘛吃漢堡。

我真的喝太多,走路搖搖晃晃,我只想回去躺著。

阿如:不是,我會自己付錢啦,我要吃漢堡。

我:我請妳吃飯,我房裡有room service。

快倒啦!

阿如:真的?

我:我幹嘛騙妳⋯⋯

回房間以後,我把菜單拿給她看,其實我雖然之前常用,但這次回來已經隔這麼多年,也不知道菜單有什麼變化。

阿如:早餐才有漢堡⋯⋯

我:唔⋯⋯

我:吃點別的?

阿如:哼,那我自己選了?

我:OK啊,快點。

阿如:可以吃炒飯嗎?

我:可以。

阿如:那我可以點一個濃湯嗎?

我:可以。

阿如:這個蛋糕好像蠻好吃的。

我:我沒吃過耶,想試試看?

阿如:PIZZA呢?

我:可以。

阿如:臘腸跟蜂蜜的好像不錯。

我:看妳啊。

阿如:那可以點酒嗎?

我:可以。

我:但我冰箱裡面有一大堆燒酒,不喜歡嗎?

阿如:燒酒⋯⋯

阿如:那好像應該點炸雞。

我:妳自己考慮啦。

阿如拿起電話,打了電話開始點餐。

阿如:我要一份炒飯,一份炸雞,一個臘腸PIZZA,還要一個蜂蜜的,然後⋯⋯一個蒙布朗,還有一份青木瓜沙拉。

哇靠,所以不是剛剛那堆選一個,是全點喔,我們只有兩個人,而且我根本不餓欸,點這麼多是什麼意思,更何況這些菜根本搭不起來,超白爛,但我剛剛才誇下海口,突然阻止她點餐的話,感覺有點掉價,嗚嗚嗚,只好咬牙接受。

趁著餐點送來之前,阿如跑進浴室沖澡,洗有夠久,洗到餐點都已經送來房間,服務小哥正在桌上擺放餐點,因為點太多,小哥很難把東西都放在桌上,這妹子也不管有人在,直接包著浴袍就走了出來,我感覺小哥眼睛都不知道該看哪。

等到準備就緒,妹子開始倒了杯酒和我乾杯,然後開始吃她的晚餐。

那時候我有個懷念的感覺,我很喜歡這樣不客套又不做作的交流,該吃就吃,該拿就拿,大家直來直往不是很好嗎?就像當年的阿敏一樣,和她交流不用猜來猜去,也不用什麼套路,讓我有種安心的感覺。

阿如:幹嘛一直看我,不吃喔?

我:我其實很飽。

我:一點都不餓那種飽。

阿如:你怎麼不早說⋯⋯

我:妳又沒問。

我讓她邊吃邊看電視,自己進浴室舒服泡了個澡,順便解解酒,期間手機差點掉到浴缸裡面,害我大叫了一聲,阿如可能是害怕我一個老人家在浴室滑倒,還給我推開門看我在幹嘛,嚇得我花枝亂顫,有夠驚嚇。

我沒注意自己泡了多久,只覺得終於酒醒了,我才走出浴室,才剛走出門,阿如丟下手中的PIZZA,急急忙忙過來把我拉上床。

當時我一點激情的感覺都沒有,只覺得她手好油⋯⋯

幹嘛不洗手,我剛洗好澡欸⋯⋯我的床單也很乾淨欸⋯⋯

但我心想,可能是時間太久了吧,畢竟只是約個ST,結果她跟我相處的時間已經超過三個小時,想要快點做個結尾,趕快下班吧。

過程的話,雖然一點甜蜜感都沒有,但她的服務真的有點過頭,我甚至想叫她不要這麼拼命,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導致我到最後做一半根本沒辦法繼續。

我:欸,不如我們⋯⋯今天算了?明天再試試?

阿如:你累了?

我:沒有,只是覺得算了。

阿如:你生氣了?

我:我幹嘛生氣⋯⋯

如果真的生氣的話,應該是因為我嘴裡有她剛吃的PIZZA屑。

阿如:那我要繼續吃晚餐喔。

我:快吃啦,妳幹嘛不趕快吃,跑來這瞎搞。

說完我看著阿如跑回去坐下繼續吃東西,我則跑進浴室,搞定被她弄得油膩膩的身體。

出來以後,看著她把滿桌的食物吃掉一半,心裡只覺得這個女的也太會吃了吧,連我都比不上她,有機會的話,肯定要找她來拍個吃播,而且她吃到開心的時候還會拍手,有夠可愛的,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純真的感覺。

我:妳好有趣,吃東西還會拍手。

阿如:好吃啊,吃到好吃的東西,要幫廚師鼓掌。

真有趣。

就這樣,我們回房間的時候大概晚上十點,後面和她胡搞瞎搞也一兩點了,等她吃完我們還繼續聊天,什麼都聊,她主動跟我提到很多私事,說到不開心的地方還哭了出來,我這個人不是很會安慰人,但這部分確實是我的錯,我對這類的話題真的有點冷感,是聽太多了嗎?等到天都亮了,我問她要睡覺嗎?還是要回家,她才驚覺我們已經聊了八小時以上,有夠扯,我聊到快把房間裡面能喝的東西都喝完,幾乎覺得整個人都乾涸了,她還是沒有要睡覺也沒有要回家的意思,好累啊,搞得好像現在在工作的人是我。

阿如:你晚上還要來找我嗎?

我:可以啊。

我:我們可以去別的地方逛逛。

阿如:真的?

我:嗯,地方給妳選。

阿如:可以吃東西嗎?

我:還吃啊⋯⋯

阿如:因為平常沒有人陪我吃飯。

我:好啦,妳選地方我們去吃。

阿如:午餐?

我:大姐⋯⋯現在幾點了⋯⋯

阿如:我想吃東西啊。

我:晚餐啦,拜託。

阿如:可是我晚上放假。

我:晚上放假所以才不行嗎?

阿如:沒有,那你來接我。

我:⋯⋯

給你們猜我有沒有答應。

廢柴如我肯定是答應了。

阿如臨走前,把手鍊拆下來塞在我手上。

阿如:晚上要還我,不要偷走。

阿如:偷走我會每天都來敲門。

我:但是妳上不來。

阿如:真的?我第一次來這裡。

我:看得出來,剛剛也拍太多照片。

阿如:反正我晚點會告訴你時間。

阿如:要看訊息喔!不要跑出去玩!

我:好啦⋯⋯

至於晚上,就是整個魔幻體驗的開始,我們留到下週再說吧。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