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現在的我說的話,在曼谷這個充滿誘惑的城市談戀愛,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尤其是遇到你沒辦法停下喜歡的感覺時,簡直是常常都在覺得自己做錯事,那股罪惡感,比星巴克的冷淬還要濃。

 

不夠濃?

 

那比Savoey咖哩螃蟹的咖哩還要濃?

 

某天上午。

 

日本小妹A醬

Yoyo桑。

你現在是不是在曼谷?

 

是啊。

怎樣?

 

日本小妹A醬

我下週要和B醬、C醬去曼谷。

但我們是看到特價臨時買的。

你能不能帶我們去玩。

 

啊,唔。

應該可以吧。

 

然後我告訴阿敏這件事情。

她居然沒什麼反應,還一口答應要幫忙帶大家出去玩。

不知道她老大最近怎麼感覺心情很好,不管我說什麼她都答應我,而且最近也不像以前常常會有情緒波動,怎麼會突然變成冷靜派的呢?更驚人的就是,黏著我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想要有點私人時間好像變得有點難,就算晚上不住下來,隔天早上起床也會突然看到她坐在窗邊玩手機。

 

阿敏

不然就去Pattaya吧?

要嗎?

 

都可以呀。

應該沒問題吧。

就交給妳吧。

 

過了一週。

幾個日本女孩子提著大包小包到我住的飯店,拿了幾包我以前很愛的餅乾給我,不知道為何還多了一包Hello kitty的泡麵,我看起來像喜歡Hello Kitty嗎?

第一天沒有什麼特別的行程,就是到處逛逛,看看曼谷市區的環境,反正是第一次到泰國,看到什麼都感覺很新鮮。有趣的是吃東西的時候,口味都跟我差不多,吃到魚露的時候會唉唉叫的,好險我本身吃一點辣,所以能吃的東西還多一些,這些妹子稍微有點辣椒就快瘋了。

 

當天晚上。

我躺在床上看書。

阿敏在一旁,邊追劇邊跟我尬聊。

 

阿敏

最近好像沒有什麼有趣的耶。

 

那看看netflix。

 

阿敏

看完了啦。

我每天都在看。

 

不然怎麼辦?

 

阿敏

要不要去看電影?

 

現在?

 

阿敏

也是,好晚了。

欸,Yoyo我問你。

 

你說?

 

阿敏

你喜歡我嗎?

 

全世界我最喜歡妳。

 

阿敏

今天出去逛街。

我覺得。

你跟以前認識的人見面。

好像比較開心。

 

哪有?

 

阿敏

我真的有這種感覺。

你笑嘻嘻的。

 

不然我要哭嗎?

 

阿敏

是嗎?

 

說完阿敏突然往我靠過來。

我其實也不太清楚她在想什麼。

可能又開始想些有的沒的事情吧。

 

別想太多。

 

阿敏

好。

 

就這樣。

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普通愉快的夜晚。

沒錯啦,普通的。

 

隔天就出發去Pattaya。

 

通勤巴士總是讓人覺得麻煩,即使是到府接送的Bell Travel,一樣覺得很麻煩,畢竟巴士的座位又不舒服,但人這麼多也沒辦法搭計程車,我本身有大眾交通工具昏迷症,一上車就會睡著,在昏昏沉沉之間,就到了Pattaya的住處。

 

這次又是住Siam@Siam,每次都住在這裡,環境還不錯,附近也蠻方便的。

當天因為一大早就出發,到Pattaya也不過是中午的時間而已,去海邊吃一餐普通的泰國菜,然後,踩踩沙,帶幾個女孩子到處拍拍照,順便參觀天還亮著就一堆醉漢的街道,不過,因為一大早就出門,下午實在累了,逛一陣子,接近傍晚就回飯店休息。

 

阿敏

好累喔。

好久沒有逛這麼久。

 

日本人很能逛的。

她們可以走一整天。

 

阿敏

那她們還說累。

 

妳不是也累嗎?

我們這麼早起來。

 

阿敏

累呀。

 

那就好好休息吧。

休息一個小時我們再出門。

晚上妳不是說要帶她們去酒吧。

 

我坐在床邊,幫阿敏捏捏按按她的腳。

 

阿敏

我想喝水。

 

我走去拿瓶水給阿敏,還不忘幫她打開。

不知道為何她力氣小到打不開瓶蓋,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原本還以為是裝的,自從有一次她轉到手破皮我才相信這件事。

 

把水遞給她以後,我又坐回床邊幫她捏捏按按。

 

阿敏

你有去學按摩嗎?

感覺很不錯耶。

 

我怎麼敢說,是因為平常常被按,所以知道按哪會覺得很放鬆。

之後,玩玩手機遊戲,直到時間也差不多,該去沖個澡,然後下樓會合。

 

我才剛坐起來,阿敏突然問我。

 

阿敏

你想不想⋯⋯

 

什麼?

 

雖然我很疑惑,但阿敏把手放到我褲子上,我馬上就知道她想幹嘛。

 

不行啦,時間到了。

 

阿敏

想嗎?

 

不是這個問題。

 

阿敏

想不想啦。

 

我拿起手機傳了個訊息,告訴日本妹子們,我肚子不舒服,想約晚一點的時間。然後回頭。

 

想。

 

後面發生什麼事情,你們懂,我也不多說。

 

原本就有點累,結果這樣更累了,時間到下樓跟大家會合的時候,總覺得我是不是面露疲態?大家看我的表情怎麼有點微妙?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不過算了,大家都大人了,發生點什麼事情難道很奇怪嗎?

 

其實我自己覺得就算是大人也很奇怪。

 

廢話,誰會在這種時候突然抽空親熱。

 

晚上吃了一頓海鮮大餐,好吃到不行,我必須說,泰國的海鮮果然怎麼吃都好吃,用煮的、烤的、生吃、熟食,隨便怎麼做我都喜歡。

 

日本人喜歡喝酒應該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不分男女都會有這點小嗜好。

我知道這三個妹子,超愛喝酒,有喝酒的機會,絕對不會放過。所以特別安排晚上要找家酒吧喝酒。麻煩的是,我跟阿敏不想去Walking Street,所以就找了一家在外圍的店。其實我覺得我的價值觀在度過這麼多曼谷的夜晚以後,偏差的很嚴重,坐下喝酒的時候,不免在腦裡會閃過,這個酒促是不是有在打工呀?這樣讓人無言的念頭。但我心裡知道,一定沒有,看就知道了。

 

A醬

阿敏我跟你說。

我們以前都不敢跟Yoyo說話。

他以前工作超兇的。

 

阿敏

真的?

看不出來。

 

我哪有。

 

B醬

有幾次工作。

要他幫我簽名。

我都差點哭了。

 

少囉嗦啊。

工作就要認真。

 

A醬

後來才知道。

他下班就會變一個人。

才會稍微聊天。

 

B醬

他以前還會請我們吃飯。

 

阿敏

真沒想到。

他以前居然真的是這樣。

 

我實在太害怕她們說太多,趕快給這幾個人一個眼神暗示。以前的事情,事到如今還是莫再提比較好。畢竟我本身也真的很多小祕密沒有告訴阿敏,怕她知道以後想太多,還是繼續藏著比較好。

 

後來她們就開始聊起彩妝的話題,但女孩子嘛,聊到一半我就覺得,妳們為何要一直互相吹捧?阿敏稱讚日本妹子皮膚白又可愛很讓人羨慕,日本妹子稱讚阿敏膚色健康又漂亮肯定很受歡迎,互相吹捧啊,但不管怎樣,她們就這樣變成朋友,那天之後阿敏也停止疑神疑鬼,整體來說是還不錯的事情。

 

就在那天晚上,她們約好隔天晚上回曼谷以後,把我排除在外,要來段女子散步。

 

那天晚上,享受了好久沒享受過的歡樂氣氛。自從我開始認真看到未來這件事情以後,很久沒這麼輕鬆,居然這麼簡單的,因為幾個朋友來拜訪就能重新感受到這種感覺,整個感覺很舒暢。

 

如果說,現在有時麼事情可以讓我放鬆,大概就是見見以前的朋友們,其實也不是說現在不放鬆,只是覺得突然多了點責任,很多事情不能隨我胡搞瞎搞,所以很多狀況都需要多想想。

 

隔天上午。

 

再次帶著幾個女孩子去踩踩沙拍拍照,就準備搭車回曼谷,想到11月的突擊活動還沒做,坐在車上還發了限時動態,看看晚上有沒有人會在我附近。

 

我果然還是適合曼谷的城市感,我還是習慣塞在都市的大樓裡面,雖然很多人說,看看大自然才能放鬆心得,但不知道為何,我待在大城市裡面,反而會覺得很自在。

 

好不容易回到家以後,我直接就躺下耍個廢,這群女孩子好像有說不完的話一樣,居然馬上又約了要去樓下喝咖啡,留我一個人在房間躺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再次有知覺的時候,是阿敏把我叫起來的,她跑回來拿東西,告訴我她們要出去逛街了,稍微問了一下知道她們的行程,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妳們要去哪裡?

 

阿敏

先去Paragon。

然後去吃晚餐。

最後再去喝杯酒。

 

那我也可以自己去喝酒嗎?

 

阿敏

可以啊,但你不要喝太多。

 

好的。

 

然後阿敏就急急忙忙出門。

 

於是我⋯⋯在她出門以後,馬上就坐了起來。

 

看了當天下午限時動態的回覆,決定突擊一群要去NANA喝酒的人。

在這也再提醒一下,如果你有看到這篇⋯⋯當作沒看到,說好的不洩漏秘密囧。

 

晚上到NANA喝點酒,找幾個朋友聊天,然後,跟個妹子聊得很合得來,就問她要不要跟我出去,換個地方聊天喝酒。結果她說當天只能ST,想了想,好吧,就當打發時間。

 

其實我也沒這麼想要快點回房,要說的話,比較像是習慣,所以就讓她跟著我一起走回飯店,順便醒醒酒,不搭計程車跟妹子走回飯店,這還真的是第一次。更意外的是她居然願意。

 

邊瞎聊邊走回飯店,走到飯店旁的時候,我突然覺得⋯⋯

 

還是算了吧。

妳回去吧。

 

妹子

為什麼?

 

沒有原因。

 

就從口袋把ST的錢掏給她讓她回去。

沒想到她只抽走一張,剩下都還給我。

哇⋯⋯好人耶。

 

有時候我總覺得,要是平常不見面的日子,去按摩就算了,去蛇美也算了,但今晚阿敏還會回來,我這樣真的對嗎?突然良心不安,又有滿滿的背德感,還是不要這樣做比較好。我也不是偽善,只是常會有這種感覺。

 

一個人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玩著遊戲。

 

大概過了快兩個小時吧。

阿敏回來了。

 

一看就是喝多的樣子。

 

妳還好吧。

 

阿敏

我還好啊。

 

其他人呢?

 

阿敏

她們回房間了。

我今天知道你很多秘密。

 

我哪有什麼秘密。

 

阿敏

有喔。

 

我思考是不是要跟喝醉的人認真討論這個話題。

 

阿敏

她們說。

你常常跟她們說我好話。

 

我本來就不會說妳壞話。

妳躺好。

 

我想把阿敏扶到床上躺平。

然後倒杯水過來給她。

 

阿敏

我不要喝水啦。

 

我只好把水放到一邊。

 

阿敏

你現在想嗎?

 

又來?

 

阿敏

想不想啦。

 

我沒有回答就是看著她。

 

阿敏

你今天晚上想不想。

抱著最喜歡的人?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果平常離她太遠,我就會覺得什麼都沒關係,靠近一點的時候,我的道德感又會突然復活,常常莫名會有罪惡感,我想她大概也知道我的狀況,不過她倒是沒有說過什麼,反而是因為她的放任,給我很多自由的空間,反而讓我想要更珍惜點,也可能她的不安全感就是因為我常這樣吧。

 

阿敏

你全世界最喜歡的人在這裡喔。

 

於是我想了一下,回答她。

 

想喔。

 

預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夜晚。

我是Yoyo,各位在曼谷夜晚的邊緣好朋友。

 

以上,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分享給我知道。

 

喜歡本站的話。

也可以追蹤RAKNOI的INSTAGRAM

看看Yoyo與阿敏的日常。

 

什麼?不喜歡我?

好啊⋯⋯沒關係啊⋯⋯

真的沒關係啊。   (இдஇ  )

 

啊不然考慮看看YouTube

 

同時也可以參考以下三個私人推薦,買點東西讓廠商贊助Yoyo。

1001贊助計畫推薦住宿 – 暗黑不暗黑都能住曼谷夜遊入門手冊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