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期間我們回了趟台灣,在台灣的日子其實蠻無聊的,也沒什麼好說的,但不管怎樣,簽證處理好了,一堆麻煩事情也處理好了,但還有些事情要回曼谷處理,所以還要再回去一趟,回去那天在桃園機場,準備搭機回曼谷,當天太早到,天都還沒亮,除了抽菸好像沒什麼事情可以做,才剛走進吸菸區,結果有個老兄突然跑過來跟我搭話。

 

老兄

不好意思。

能跟你要根菸嗎?

我可以跟你買。

但我只剩100台幣。

 

我給你吧。

 

說完就帶他一起走進吸菸區,從菸盒裡拿煙出來,幫我們兩人點上,再多給他幾支帶在身上。

 

老兄

那是你女友?

 

在外面等我的?

 

阿敏不吸菸,不知道為何要當跟屁蟲,在吸菸室外面等我。

 

老兄

對啊,不然呢?

 

喔,對呀。

 

老兄

不錯喔。

大哥你眼光很好。

 

你敢現在說不好我還不揍爆你,拿我菸還敢說阿敏壞話。

抽完菸走出來,阿敏就開始碎碎念。

 

阿敏

臭死了,菸味。

 

妳根本不知道,我剛剛在吸煙區差點因為妳揍爆路人⋯⋯還敢唸我。(自以為)

 

這次我們回去。

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阿敏

還不是你害的。

 

為何是我啊。

我在想。

因為這次時間很短。

前兩天我們在曼谷處理事情。

後兩天我們一起回家看小可愛。

 

阿敏

其實我想過這件事。

我覺得我們不能一起去看小可愛。

 

為何?

 

阿敏

你是不是忘了。

上次我們要離開的時候。

她哭成什麼樣子?

我覺得是你害的。

 

又是我。

 

阿敏

反正我覺得。

如果我們分開處理的話。

可能會更順利一點。

 

好吧。

 
阿敏

我的房東交給你處理。

 

妳就是想把麻煩的丟給我。

 

⋯⋯

又是我!!!

 

到曼谷以後。

 

我很難相信會有計程車願意載妳回家。

 

阿敏

我也很難相信。

所以你要陪我找。

 

然後我們找到一個老大哥願意載。

 

阿敏

呵呵,你看找到了吧。

 

好啦,妳運氣好。

 

阿敏

我跟他說先載你回家。

我再回去。

 

曼谷往市區的路,最近越來越順暢了,遊客變少了嗎?怎麼這幾次都一路暢通?沒多久就到飯店完成CHECK-IN。

 

阿敏

那我先走囉。

回去的那天我來找你?

 

可以啊。

不然這樣好了。

我們約在登機口。

這樣也不用跑來跑去的。

 

阿敏

這樣你不怕我不去嗎?

 

⋯⋯

妳如果不來。

就在家好好陪小可愛。

 

阿敏

那你怎麼辦。

 

我再回來找妳啊。

這我的專長。

 

阿敏

幹嘛這樣。

 

反正。

我會回來找妳。

 

阿敏

嘖。

不要一直亂說。

反正我們約好了。

你不要偷跑。

 

飛機就那個時間。

妳來了我還能偷跑嗎?

 

阿敏

誰知道。

你這麼多花招。

 

這幾個月,曼谷遊客忽然多忽然少,走在路上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有時候被推擠,有時候又可以逛大街,不過最近印度大大真的變好多,洋人大大還可以,歐陸亞洲臉孔倒是少了很多,特別是正妹,那天不小心就認識了一個,超正統歐風的正妹,這邊也提醒大家,曼谷金髮碧眼的妹子們,不一定會說英文,所以當天我們幾乎是雞同鴨講,不過還是喝整晚的酒,喔對了,我們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這次待在曼谷的時間很短,要處理的事情卻比平常多更多,原本還列好清單,結果打開以後根本一點也不想做,逛了不知道幾家按摩店,喝了不知道多少酒,處理一堆阿敏留在曼谷的事情。

 

後來去處理阿敏房子的事情,還被阿敏的房東大媽凹一筆。

 

房東

這裡怎麼可以鑽東西?

她指著牆上的櫃子。

 

這裡幾個螺絲而已。

處理一下不就好了嗎?

 

房東

那也要錢啊。

還有這些,都弄得爛爛的。

她指著櫃子。

門有點壞掉的櫃子。

 

幹嘛?

傢俱怎麼會要我們負責?

又不是故意弄壞。

 

房東

好吧。

那傢俱不要算錢。

我要5,000Baht。

 

⋯⋯

難道不會太貴嗎?

 

房東

不行降價。

 

都住這麼多年了耶。

 

房東

不行降價。

你沒有的話,讓你分幾次給我。

 

⋯⋯

拿去。

 

還分期咧,太麻煩了吧。我這個人可以一次處理的事情,最討厭分成幾次來做。總之,房子的事情,好不容易處理好,之後就去披薩店跟大家聚餐。

聚餐就像朋友們聊天吃飯而已,其實我一直都說,我們聚餐真的很平凡的,不會有什麼很神奇的事情。

這家店離我很近,ASOK站外的洋食館,但我卻很少去。

口味還不錯,大家有興趣可以去試試看。

 

準備離開曼谷的最後一晚,按照慣例,是我需要酒精加倍的夜晚。

我每次都是這樣,回家前很需要酒精,所以前一天我都會喝個爛醉,不過大家也知道,我喝到爛醉頂多就是不說話,也不會失去意識或是怎樣,所以直接選了幾家GOGOBAR,去喝喝酒看看妹子,有看對眼的就⋯⋯出去晃晃。

 

不知道是不是要離開的關係,突然有很多的感觸,也覺得⋯⋯

 

GOGOBAR的生態也變好多呀。

 

這次一個禮拜喝了無數家,足夠更新給大家。

只是最近太多東西要更新,這兩週應該可以感覺得到。

那晚晃來晃去也找不到看對眼的妹子,最後只好去蛇美。

 

我覺得當時我的感覺很難跟各位解釋,但繞了一圈,有點無感,大家都知道我的習慣,在蛇美裡面繞一圈,就會馬上決定。那天我站在櫃台旁,大概五分鐘以上吧。這是我第一次,沒辦法乾脆的做出選擇。

總之,最後約了一個妹子。

 

原因是什麼?

因為她朋友多,跟附近的人聊得很開心,當晚發生的事情就是另外的故事,之後有機會再來說。

 

那晚送走她以後,手機收到昨天聚餐的朋友傳來的訊息。

 

聚餐的朋友

我剛剛好像在大廳看到你。

 

你跟我住同一間飯店?

 

聚餐的朋友

對呀。

 

哇,這是第一次被認識的人,親眼看到我帶人回房。

感覺還是挺奇怪的。

 

到了回台灣的那天,接送的司機大哥話超多,沿路上瘋狂地跟我聊天,我其實是那種一上大眾交通工具,就會超想睡覺的那種類型,不管是什麼交通工具都會這樣,結果只好在邊愛睏邊聊天的狀況下搭車。

到了機場以後,原本都沒啥問題,結果在安檢跟通關的時候,超多人在插隊,我這個人很難忍受不守秩序的情況,以前阿敏在的時候,她發現都會想辦法讓我分心,不要去在意這些事,但這次她不⋯⋯在⋯⋯,所以我一直到通關都超煩躁的。

到登機口的時候還有兩個多小時,買了一堆食物找個位子坐下吃,吃完零食看完影片,眼看只剩一個多小時,阿敏還沒來,傳訊息也已讀不回。

 

是怎樣,不來了是不是。

 

跑到旁邊的販賣機,買了一包杏仁果。

吃完了阿敏還沒來。

 

是怎樣,還不來。

 

再次跑到旁邊的販賣機,買了兩包杏仁果。

 

吃完還不來,我就自己下樓準備登機。

 

我還故意吃超慢,一顆還分兩口吃。

結果剩半個多小時的時候我吃完了。

 

好吧⋯⋯我先下去。

 

下樓驗了機票,走到旁邊的座位。

 

還是上個廁所好了。

 

上完廁所,阿敏還沒來。

 

不然我坐一下好了。

 

差不多快到登機時間的時候,才看阿敏從樓上慢慢地晃下來。

 

講真的。

突然有種放心的感覺。

 

妳的行李呢?

 

阿敏

我托運了啊。

 

那怎麼這麼慢來。

 

阿敏

我剛剛去吃東西啊。

還逛街逛了一下。

結果好像也沒什麼好買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來。

 

怎麼可能。

我知道妳一定會來啊。

 

阿敏

才怪。

你知道嗎?

早上小可愛哭得超慘。

她說你跟我都不要她了。

 

那妳還來⋯⋯

 

阿敏

你沒有我怎麼行。

到時候你又找不到我怎麼辦。

 

妳又知道我會找妳。

說不定我騙人。

 

阿敏

你一定會的。

你不找我,我媽也會找你來。

 

⋯⋯

 
阿敏

我覺得你已經跑不掉了。

 

我默默看著手機。

阿敏的媽媽最後傳的訊息。

 
阿敏媽

對我女兒好一點。

不然我揍你喔。

 

久久不能自己。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喜歡的話也可以追蹤 RAKNOI 的 INSTAGRAM

看看更多日常碎碎念


如果還想看更多不同的主題,也可以參考

夜生活相關Yoyo和阿敏相關夜遊相關雜學

或是 PATREON 連載系列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夜遊的戀愛哲學家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相關系列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