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妹子

疫情下的妹子們 – 有錢也煩沒錢也煩的怪妹子

催生疫情下的妹子們這新系列的原因,是因為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面,幾個妹子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變化,而且是幾個我一直都沒有提到過的妹子,突然覺得有些事情,好像蠻值得分享給大家,所以就有這個新系列啦。

這次也會先隱藏後面的章節,反正每週都會更新,也乾脆告訴各位為何要隱藏啦,只是因為像之前那樣列,我每次更新都要重新編輯超多東西,拜託讓我偷懶一下(還敢講),用現在的編輯法,我只需要刪除兩個字再貼上,超輕鬆欸,反正每週的結尾都會預告,這樣大家就會知道我下週要說啥。

本篇為Patreon新系列的完整試閱,有興趣請參考以下更新列表,其他系列請參考曼谷女子觀察日記我也曾是新同學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疫情下的妹子們系列

  1.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已更新)
  2. 有錢也煩沒錢也煩的怪妹子 (已更新)
  3. 待續 (1/28更新)

有錢也煩沒錢也煩的怪妹子 (部分試閱)

上週是個難過的故事,但日子已經夠難過,連續分享難過的故事,肯定不是一個好主意,所以咧,今天,要和大家說一個不難過的事,應該不難過吧。(我覺得)

這個妹子叫Ann,我和她很多年前在某個小酒吧認識,我必須說這個妹子很厲害,堅持又有信念,她從一而終,從頭到尾都是個機車妹,從我第一次跟她見面到現在都很機車。也許我的M屬性,從這麼早以前就被啟發了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唉唷,真的挺可愛的,大概有80%接近我的菜,身高不高,但曲線特好,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臉頰的曲線真的超可愛,這種也可以算是一種線吧。XD

反正我可以跟各位保證,當時雖然店裡的妹子不多,但當天如果我沒有約她,我肯定又會後悔一陣子,當時我也沒有到處跑店的習慣,既然都坐下了,就會想辦法在店裡面找到喜歡的妹子,這妹子咧,看到我叫她,就笑嘻嘻地跑過來,然後坐下、點菸,我坐在邊邊角角的座位,有些店就算不能抽菸,但在這種位置,會有可以室內偷抽菸的空間。

Ann:我可以抽煙吧?

點了才問⋯⋯不過沒差,不是什麼大問題,我也沒有女性不能抽煙的奇妙原則。

我:妳喜歡日本料理嗎?

我:我想去,妳要一起去嗎?

完整全文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完整全文)

我在Hooters認識了一個妹子,那天因為被阿莉放鳥,所以我很不開心地跑去Hooters暴飲暴食。

Hooters大家知道吧?

封面的那個,制服上低下短又緊身的地方。

我總覺得曼谷的Hooters有點不帶感,也不知道為何,就覺得好像⋯⋯還好,不管她們做什麼,都會有一點「?」的感覺,特別是舞蹈表演,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那天我走進去,大概是一臉不爽吧,我直接找了位子坐下也沒人阻止我,過了好段時間才有人過來幫我點單。

妹子:你從哪裡來的?

我:ASOK。

妹子:我是問你哪裡人。

我:台灣人,我是Yoyo。(泰語)

妹子:我是Jen。

跟Jen聊天讓我心情突然變好了(膚淺),她是個有加分三寶的妹子,淡色短髮平瀏海,可愛到不太適合Hooters,穿著跟身材倒是很適合,我一直都覺得很神奇,為何大多在Hooters工作的妹子,都沒什麼贅肉?

Jen:你會說泰語?

我:不會,我會說的快要說完了。

Jen:你再說說看啊。

我:(背課文)阿公家的外面有一個果園,他常常會帶我們去⋯⋯

Jen:你幹嘛學這個。

我:老師教的啊。

Jen:不學點正常的嗎

我:啊,我想起來了,還有幾句。

Jen:說說看。

我:妳要陪我練習嗎?在Hooters?

Jen:有什麼關係。

我:好吧。

我:我想和你一起吃飯。(泰語)

Jen:學這個,還蠻實用的

我:不是要陪我練習講話?講泰語啊。

Jen:喔。

Jen:好啊,什麼時候?(泰語)

我:今天妳下班或是明天午餐。

Jen:你是真的在約我?

我:對啊,妳剛剛不是說好。

Jen:練習說泰語呢?

我:可以給我你的Line嗎?(泰語)

我:這真的是我會的最後一句了。

Jen:你真的要約我?

我:對啦。

Jen:⋯⋯

我:那就,等等妳下班再傳訊息給我。

我:或是明天中午12:00 asok等。

我:妳到了傳訊息給我,我就住在樓上。

Jen:你平常都這樣約人喔。

我:沒有,但有人要跟我練習泰語的時候就會。

她表情有點無言,但我要走的時候,還提醒我要看訊息,下班的話會通知我,然後當天凌晨四點才告訴我中午見,媽的發科,妳最好是四點下班。

中午的時候我們去了一家像熱炒的小店,炒了幾個菜來吃。

我:這輩子第一次這樣。

Jen:怎麼樣?

我:第一次約會居然在這樣的地方。

我:去有氣氛點的地方不好嗎?

Jen:你房間喔?

我:不是啦,房間個屁。

我:Central Embassy不是很好嗎?

Jen:東西又不好吃,還是這種好。

Jen:那些地方是晚上去的。

Jen:而且,這也算約會喔?

我:不然我們在幹嘛?

Jen:我以為你需要練習泰文。

我:那我們為何都在說英文?

吃完飯以後,我問她。

我:現在約會都要去哪裡啊?

Jen:你沒準備還敢說是約會。

我:我怎麼會知道泰國人喜歡什麼。

Jen:那我決定喔。

我:可以啊,有什麼問題。

後來被拖去看了部泰國電影,從頭到尾聽得懂的只有那幾個單字,看完還有點時間,去喝了咖啡、吃了冰淇淋、逛了書店、還逛了一家很奇怪的乾果店,裡面有賣一些很像蜜餞的東西,我只能說那個味道我不太行,不是不好吃,只是跟我印象中的蜜餞味道搭不起來,有一點差距。

鬼混一段時間,她也差不多該去上班,我看她大包小包的,就問她。

我:妳要先回家放東西嗎?要上班了吧,東西這麼多。

該不會有人以為我會說「要不要來我房間」吧?

太變態了吧,才認識不到24小時,我比較保守一點,不敢這樣。

Jen:我家很遠⋯⋯回去就遲到了啦。

我:不然要怎麼辦。

她看著我。

我:怎樣?

她還是看著我。

不會吧⋯⋯

Jen:借我放。

我:不好啦~

Jen:我放個東西就好啦。

我:不要啦~~~

不要只放個東西就好啦~~~開玩笑的,而且我沒說。

Jen:幫幫我啦,我下班就去找你拿。

Jen:你是有多不想看到我。

Jen:怎樣?自己跑來約我,現在又不想看到我是不是。

我:我沒有⋯⋯走吧,我整個房間妳都可以亂放。

後來還是讓她放了東西,原本我還想說,她可能會在我房裡換上班的衣服,這樣出門工作感覺也太妙了,結果她真的放在桌上就要走。

我:妳要去上班了?

Jen:不然呢?

我:沒啊,我想說要待在這的話,我就煮咖啡。

Jen:你在想別的事情嗎?

我:我沒有⋯⋯

Jen:我大概三點左右會回來拿吧,可以嗎?

我:可以,但我可能會喝醉,沒關係吧?我盡量不要醉到睡著,妳要來之前傳訊息給我。

Jen:好吧。

她去上班以後,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真的喝太醉的話,晚上她不能拿東西,對我來說是好是壞,但其實講真的,我不是很喜歡讓人寄放,要是晚上我做了什麼,不小心時間撞到怎麼辦,對吧?所以我不是很愛這樣。

她離開的時候天還沒暗,我拿起多力多滋,躺在床上邊思考邊啃了起來,不然我就喝一點點就好⋯⋯我這樣想,真的一點點就好。

然後那天凌晨兩點多,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超暈的,幹,不小心被認識的人抓到,結果就變成這樣,我不太確定我到底撐了多久,我只覺得眼皮一直好重,為了不讓自己睡著,我在床上側躺著,還假裝自己在慢跑,用一個慢跑姿態,腳不停地動,就在我覺得似乎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收到訊息啦。

Jen:再過五分鐘我就到啦。

我:你跟歸太說照我就好。(當初喝醉打字,大概是這個感覺)

Jen:你喝醉了喔。

我:對⋯⋯抱歉⋯⋯不小心遇到朋友,我現在沒辦法動,但我剛剛把我的卡丟在門口了,妳可以直接進來。

Jen:你等我啦,感覺很嚴重。

過沒多久,櫃檯打了電話過來,我說讓她上來以後,就開始半夢半醒了,等到她開門進來⋯⋯喔幹,還穿著制服欸,為何啊,好看,但我不能動,她說什麼我也聽不清楚了,這是我當晚最後的印象,而且最後的印象,居然是人家穿短褲的大腿,有點糟糕。

隔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頭超痛,前一天真的混太多奇怪的酒,整個好像要裂開,而且我喝多的時候,早上起來眼屎會超多,就會覺得什麼都看不清楚,我拿起放在臉旁邊的手機。

我:才9點多欸⋯⋯好早。

結果一翻身。

幹。

這個人怎麼會在這。

各位在恐慌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是會心口超酸,而且呼吸會很慢,但會吸很大口氣的那種類型。

媽啊,天啊,兩個沒穿衣服的人躺在我床上,包含我自己啦!

發生什麼事啦。

可能我轉身撞到她吧,結果她就在我傻眼看著她的時候醒了過來。

Jen:起來了喔?

我:是。

Jen:喔,那就好。

她轉身伸了個大懶腰。

然後就下床走去廁所。

身材真滴好,完全沒有贅肉,穿著衣服感覺沒有,脫掉以後變一個人的妹子多得是,但她居然跟我想像中一樣,不過我想歸想,卻沒有想過會有親眼目睹的機會。

她洗漱之後走了出來,還是裸體的狀態,我不自覺地把視線移開。

Jen:你不記得了嗎?

我:記得什麼?

Jen:我昨天就已經被你看光光了,現在有必要不看嗎?

我:嗯⋯⋯我真的⋯⋯早上才知道怎麼了。

Jen:喔,沒事啦,雖然不能常常這樣,偶爾倒是沒關係,但我猜你是不需要。

我:⋯⋯

天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很會應對這種狀況。

Jen:對了,你不怕我偷東西?我來的時候,你已經倒在床上,卡片還真的丟在門口。

我:我房間裡所有東西都鎖著,你唯一能做的大概是殺我吧,但這樣有什麼好處⋯⋯

Jen:也許好處是⋯⋯

Jen:不會突然被推倒吧。

我:我⋯⋯

Jen:我還很好心,弄了毛巾要來幫你擦臉,結果就被抓住了。

我:我⋯⋯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啦!

Jen:就說沒關係吼,你不要這樣,很奇怪。

聽她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我:我是因為沒有印象所以很傷心。

Jen:少來,但我今天晚上沒空,下次啦。

我:喔,好。

Jen:不然現在?

我:不用不用不用。

那天就這樣,她簡單跟我道別就離開我的房間。

後來⋯⋯是還有怎樣啦,就是非常偶爾會互相約一下,比我去俱樂部還偶爾,直到某一天。

她交了男友。

我還記得她很開心地告訴我。

照她說的,那男的是日本人,到曼谷度長假,原本準備待了一個月,結果第一個禮拜就認識,沒多久就交往,那男的很照顧她,她們交往了好幾年,雖然分隔兩地,但兩個人只要有時間,就會買機票去看對方,有次Jen在東京迷路,不敢跟男友說,還打給我,要我幫忙帶路,而且她居然還在搭訕熱區迷路,她跟我視訊通話的時候一直被搭訕,結果只好有人搭訕,她就說這是我男友,然後把有我的畫面給對方看,有點害羞其實。

後來男的還給了Jen超盛大的求婚驚喜,包了一個大場地,還有大到不行的花束,多到莫名其妙的氣球,再多一點人都要飛起來了吧,Jen開心到直接昭告天下自己要結婚了,大概去年吧,她去了一趟日本拍婚紗,婚紗照超正的,是我喜歡的那種自然風格的婚紗。

她出發前,我還拿了日幣給她,拜託她幫我買幾個有趣的東西回來,嗯,我要送阿敏的。XD

後來她大概整年都沒有工作吧,日本男友每個月都很開心地,把家用費匯給未婚妻,Jen就每天都在規劃自己的婚後生活,畢竟要離開泰國,可能她也有點緊張吧。

原本是去年六月要結婚,結果因為疫情的關係,國境鎖得死死的,大多數外國人都很難入境,我覺得挺遺憾的,看她開心地準備這麼久,沒辦法順利結婚,想必很難過吧,過年前我還跟她見了一面,她還把邀請函給我。

Jen:你要參加曼谷的還是東京的。

我:曼谷的好了啦,東京的⋯⋯我不想回東京。

Jen:差點忘了你是逃跑的人。

嗆屁嗆。

結果上禮拜,她突然傳訊息給我。

Jen:我男朋友結婚了⋯⋯

我:啊?

Jen:他1/1結婚了,然後跟我說要分手。

媽的幹,王八蛋,結婚才講就算了,還選1/1,但1/1日本可以登記嗎?我也不知道,雖然疑惑,可是我也不敢講。

我:妳還好吧?

阿敏:誰?

有人雷達很敏感,我跟Jen講話她就會出現,意圖刷存在感。

Jen:抱歉抱歉,我只是需要找人說說話。

我:阿敏⋯⋯我等等跟妳說,妳到隔壁好嗎?拜託。

阿敏:好吧。

阿敏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我的書房。

後來Jen把她男友傳的訊息給我看,內容大概就是,兩個人分隔兩地這麼久的時間,雖然,他還是非常愛Jen,可是時間久了,有些事情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克服,很對不起她,他不小心就愛上自己的朋友,隱瞞了很久,一直都覺得很抱歉,而且也結婚了,才決定要好好跟她說,大意是這樣子。

我無言。

你要就交往時馬上講,要閃婚我也沒意見,但現在這樣真的太不負責任。

後來我告訴阿敏這件事,阿敏在這種時候,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超級爆氣,罵爆那個日本人以外,還幫我想了很多可以讓Jen分心的花招,還主動跟對方交朋友,現在已經過了一個禮拜,跟Jen說話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得出來,她似乎一點都沒有走出來的感覺。

以前IG每天都在自拍,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現在風格大變,IG上都是超負面的發言,希望她還在曼谷的朋友能好好陪著她。

唉,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辦法過這關。

我突然發現,每次只要有讓我不太開心的故事,篇幅就會變成平常的兩倍,之前有人跟我說,希望我可以精簡一點,但我就是很多話想講啊!

而且吼,希望大家,這疫情還不知道會多久,我知道有些人,也因為疫情,在煩惱跟自己男女朋友的關係,有些人,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做出一些會讓人難過的事情,今天的故事講完以後,希望大家都可以記得,不管怎麼樣,現在這波我們總是要撐過去的,全部的人都因為疫情,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煩惱,大家呀,我們一起加油好嗎?我就只能陪大家嘴砲而已,但還能聊聊天也不錯吧?如果你也是這樣,跟這個日本人有同樣的問題,請好好處理,拜託。

好啦,後續還有可以分享的消息,再跟大家說啦。

下週,

來跟大家聊一個,疫情期間最煩惱的事情,居然不是錢的妹子。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