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妹子

疫情下的妹子們 – 曼谷企劃鬼才 (9/30更新)

催生疫情下的妹子們這新系列的原因,是因為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面,幾個妹子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變化,而且是幾個我一直都沒有提到過的妹子,突然覺得有些事情,好像蠻值得分享給大家,所以就有這個新系列啦。

這次也會先隱藏後面的章節,反正每週都會更新,也乾脆告訴各位為何要隱藏啦,只是因為像之前那樣列,我每次更新都要重新編輯超多東西,拜託讓我偷懶一下(還敢講),用現在的編輯法,我只需要刪除兩個字再貼上,超輕鬆欸,反正每週的結尾都會預告,這樣大家就會知道我下週要說啥。

本篇為Patreon新系列的完整試閱,有興趣請參考以下更新列表,其他系列請參考曼谷女子觀察日記我也曾是新同學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疫情下的妹子們系列

  1.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已更新)
  2. 有錢也煩沒錢也煩的怪妹子 (已更新)
  3. 批咖揪與她們的神奇寶貝訓練師 (已更新)
  4. 荒山野嶺間的生存直播主? (已更新)
  5. 夜遊界的創業夢想家 (已更新)
  6. 真泰國媽媽的頂尖對決 (已更新)
  7. 被偷拍的鄉下女孩 (已更新)
  8. 整型是她的休閒娛樂 (已更新)
  9. 泰國創業破壞者 (已更新)
  10. 一言不合就出遠門的七夕人妻 (已更新)
  11. 免費比付費更危險 (全文解鎖更新)
  12. 養你不如養隻狗 (已更新)
  13. 清邁的潛行大師 (已更新)
  14. 番外篇:日本妹子與跟蹤狂 (已更新)
  15. 番外篇:港區女子的パパ活 (已更新)
  16. 泰國創業破壞者與她的快樂小夥伴 (已更新)
  17. 我曾想紀念人生中第一百個妹子 (已更新)
  18. 曼谷投資理財首席理專 (全文解鎖更新)
  19. 向交往勇往直前的好孩子 (已更新)
  20. 浪漫滿屋變長官滿屋 (已更新)
  21. 阿莉並不是我的前女友 (已更新)
  22. 不需要雙人床也能雙宿雙飛?(全文解鎖更新)
  23. 暴發戶阿莉 (已更新)
  24. 瘋狂做菜廚藝教室 (已更新)
  25. 曼谷企劃鬼才 (已更新)
  26. 待續

瘋狂做菜廚藝教室 (部分試閱)

很久以前我有個還不錯的妹子朋友,她曾經短暫到蛇美打工,那時候她才剛成年,為了想要快速存一小筆旅費,想也沒想就跑去蛇美。

還記得當初我們第一次見面,她整個晚上都在問我旅居國外的感想,她想去韓國、想去日本,也想要長住在當地,聽到我的經歷以後,還主動留了我的聯絡方式。

但在那天之後沒多久,她就離開蛇美,而且再也沒有去打工過。

後來,她開始努力經營她的網紅事業,在她的私人社群上,環遊世界的貴夫人,品嚐異國風味的美食家,是她的主打人設,她也一直做得很好。

剛開始在IG和FB經營,後來轉戰抖音和YouTube,做得還小有成就,至少比起我來,她大概有一千倍認真,接著泰國也開始流行podcast,畢竟她的主要受眾,都想看她和外國人互動,她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她:來幫我錄PODCAST好不好?

完整全文

不需要雙人床也能雙宿雙飛? ( 完整全文閱讀 )

小花:抱歉,我要結婚了。

小花因為正在準備結婚,突然傳了訊息和我道歉,從很久很久以前,小花就一直誤會我對她有好感,該說她天真還是有自信呢?

我:其實不用特地跟我報告。

而且我們已經一年多沒有聯絡了。

在某年某個雨後天晴的午後,我全身上下濕透透,搞不懂到底是汗水,還是雨水,還是我潮到出水,只好站在路邊抽菸邊思考我的人生。

為了不讓我自己更痛苦,我暫時還不是很想移動,大家應該也體驗過,曼谷的人行道總是暗藏殺機,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不太愛穿白鞋出門,畢竟不管有沒有下雨,曼谷的紅磚道都會有奇怪的陷阱,不小心踩到就會噴出大量污水,更何況是下過雨的午後,而我那天剛好穿著我珍藏的GD同款VANS白色板鞋,雖然GD已經不穿了,但我不管,我還是要這樣說。

可是我又很討厭不乾爽的感覺,所以很想找個能快速解決的辦法,能有什麼辦法呢?既然在我的生活圈,最快的辦法不就是去按摩店嗎?附近剛好有家,我覺得還行但並不常去的店,乾脆就去那裡處理吧,不然一身水我真的是很崩潰,決定好以後,我把手上的菸熄了,小心翼翼地往按摩店走去。

店裡面只有五個妹子,隨意選了個看起來順眼,感覺很文靜的妹子,她也真的話不多,幾乎都是等著我先開口,她才會回話,但人很溫柔,也很照顧她的顧客,我們就叫她思思吧。

她的SOP和一般妹子一樣,服務結束以後,如果時間還沒到,她會叫我躺平在床上,然後有氣無力地在我背上揉揉捏捏,比較特別的是,稍微揉揉捏捏以後,她會坐上床,然後把我拉到她的大腿上躺著,然後用這種奇異的姿勢,繼續有氣無力地幫我揉揉捏捏。

我還蠻喜歡這種感覺的,會很奇怪嗎?還是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其實我很愛這種像是嬰兒PLAY的感覺,哇靠,我是不是無意間發現自己的神秘癖好。

思思:你等等要幹嘛?

我:回家啊,怎樣?妳要跟我出去玩喔?

思思:沒有啦,我要工作。

那還問。

思思:我一個禮拜只會來工作兩天。

思思:每天只會上班三小時。

思思:所以要認真工作。

好吧,確實也是啦,工時這麼短還跑出去玩,等等沒錢找人討就很煩了。(被揍)

思思:而且我是跟朋友一起來工作的。

思思:我總不能丟下她自己跟你跑出去玩。

我:你朋友?跟你一樣只工作三小時喔?

思思:對啊,我們一起來應徵的。

說到這,我又感覺有件事情很神奇,這家店下午只有五個妹子,有兩個一個禮拜只來兩天,而且還只工作三小時,到底是怎麼存活下來的啊這家店。

躺了幾分鐘吧,感覺有點躺膩了,跟她約好下次再見,再附上一點小費,就離開店家回家去。

隔天,原本要去習慣的店找習慣的人,但我頂著烈日,好不容易走到店裡面,媽媽居然跟我說妹子當天休假,心情有夠絕望,突然想起前一天的事情,看了看,思思也差不多要上班了,就趕快跑去她工作的地方。

當天店裡只有三個妹子,思思看到我,熱情地跟我打招呼,另外一個妹子笑笑地看著我,再另外一個,看到思思跟我打招呼,居然臉臭臭低下頭玩手機。

怎樣啦,我欠誰了。囧

思思:欸欸欸,今天要不要跟我姊妹一起。

思思:不貴喔,多500而已。

雖然我又沒有很喜歡這樣,但思思的笑容實在讓我無法拒絕,只好答應她,她姐妹就是那個笑笑看著我的妹子,也就是最近要結婚的小花。

小花是個很主動的妹子,會主動做非常多事情,SOP的流程繁瑣又複雜,話又超多,讓我完全沒有時間跟思思說話,甚至把思思的光芒都蓋過,整個過程,讓我幾乎沒有時間去分心管其他事情。

按摩店通常都是單人床,空間又小又擠,而且通常都兩面靠牆,沒啥可以躺或是妥協的空間,三個人擠在上面有點地獄,加上我在人數變多的時候,常常會不知道要主動做什麼,到後半段都會有點煩躁,很多人和我討論這件事情,會告訴我其實很有趣很好玩什麼的,可惜對我來說,就只是還好而已。

雖然可以做很多原本只能透過螢幕看到的事情,各種奇怪的姿勢組合,各種神秘的交疊三明治,是還算新奇啦,但是不到會意猶未盡。

那天之後,小花開始覺得我超迷她。

在這邊我先跟各位介紹,小花是狗型臉的妹子,思思是貓型臉,小花骨瘦如柴,思思則是稍微有肉,而且軟綿綿,比較起來,思思才算是我的菜,不然我就不會先認識思思才認識小花。

但小花覺得,我接受讓她加入,肯定是因為對她有好感,這單純的邏輯,也不能說不好,是吧?雖然我更喜歡別人。

之後有約兩週的時間,只要思思有工作,我都會去現場捧場,然後思思也都會叫我一起帶上小花,我也不懂有什麼魔力,才會讓我一直去光顧,也許結尾的嬰兒PLAY真的是我奇怪的癖好?

而且,雖然對我來說不是重點,但多一位多500而已,花500幫思思做點人情也不錯,雖然因為這樣,小花越來越覺得我喜歡她。

我知道這邏輯很怪,沒直接點名過她,她居然會這樣覺得,雖然我沒辦法百分百確定,但她動不動就提醒我自己有男友,或是在Line上頻頻示好,我很難不這樣想。

可能是我在短時間內反覆光顧這麼多次,她們突然跟我熟悉了起來,某次見面時,我提到那個床實在不好。

思思:不然還能怎麼辦呢?

我:來我家?我房間超大。

我:我住的地方沒多遠。

以此為契機,某天晚上晚餐過後,Line突然開始狂響,拿起手機一看,她們兩個人同時用貼圖轟炸我。

思思:我們在你家樓下。

我:妳們怎麼來了?

思思:你不是叫我們來?

我:我們有約好今天嗎?

小花:樓下很熱,他們不給我們進大廳。

小花:你要不要來接我們啦?

媽呀,我的房間要用最原始的狀態見人,感覺有點丟臉。

下樓把她們帶上來以後,再經過熟悉的自拍模式,她們開始從包包裡拿出一堆瓶瓶罐罐。

有按摩用、有舒緩用、還有一瓶藍色的,上面什麼標籤都沒,聽小花說是類似催情用的精油,雖然後來用在我身上根本沒感覺,但她都說了,我還是相信吧。

其實找她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按摩或什麼的,反正按摩店的按摩,大多可有可無,妹子大多數也沒啥技術,大家是不是也有同感?真的想被好好按按捏捏,還是必須去找健康清新又孔武有力的阿姨,花幾百就通體舒暢。

看到她們開始準備工作,把瓶瓶罐罐都擺出來放在床邊桌,我感覺不妙,打了電話請room service送條床單過來,結果送來的時候,不知道是在搶什麼,三個人在那邊搶著要開門,搶到變成三個人迎接送床單的姊姊,她看到我們的表情,只能說很神祕。

好啦,總之,床大了以後,體驗確實好非常多,畢竟活動空間寬了,限制也就沒有這麼多,又體驗了一輪新的排列組合,也好險有那條床單,整個床都是油,還流到地板上。

但對於雙飛這件事情,我還是那句老話,給專業的來好像比較有趣,對我來說如果沒有特別原因,我應該也不會特別想這麼做,人越多越不知道自己要幹嘛,而且有時候會有種尷尬感。

例如:

你在和某個妹子做鐘擺運動,還有另外的妹子在旁邊,如果她有做點什麼,那感覺還好,假如什麼事情也不做,只是在旁邊盯著看,那種感覺還真的有點羞恥,男優女優們真的是很令人尊敬,也難過曾有女優在訪談的時候說,最大的障礙其實不是做,而是有人會在旁邊看。

其實我也不是排斥,是真的因為太忙了,左邊右邊,前面後面,上面下面,換來換去的,又忙又亂,有時候又覺得,假如我太專心,冷落另外一個人,是不是很不好意思,雖然閒閒在旁邊應該很開心,但誰知道啊?很麻煩啦。

小花:好啦。

小花: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小花:雖然我要結婚了。

小花:但思思還沒有喔,而且也沒有男朋友。

小花:她應該沒告訴你吧,嘿嘿。

嘿屁,可惜我有女朋友,妳到底在在想什麼?

算了,也好。

至少由此可見,這兩個妹子至少還算得上純真天然的妹子。

還算不錯吧?

完整全文

曼谷投資理財首席理專 (完整全文閱讀)

曼谷夜晚的三元素,妹子、酒精和音樂?我感覺詭計、慾望和金錢也蠻適合的啊,大家說是吧?

在疫情封鎖的幾年前,我在GOGOBAR認識了一個神祕男子,那時我坐在rainbow 4偏僻的前排座位上,想看妹永遠都只看得到邊邊角角那幾個,而且大多數都只看得到側臉,視野太差弄得我像是在喝悶酒。

突然有人戳了幾下我的背。

我不想理他。

但他又戳!

我只好回頭看他一眼。

老哥:欸,現在幾點啦?

怎樣啦?我一定要聽得懂你說話喔?

老哥:告訴我幾點了啦?

曼谷的晚上只有店開著或關著,沒有在管幾點的啦!

老哥:拜託啦,我手機沒電了,跟人約好卻不知道時間。

我:9點32分。

老哥:⋯⋯

我:怎樣?

老哥:我請你喝杯酒。

我:為什麼?

老哥:因為我被放鳥了。

就這樣,那個晚上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不過也就只見過那次,感覺像是先見面才變成網友的關係,還維持了好一段時間這樣。

2019年中,他認識一個女孩子,從認識第一天開始,他就跟我說這女孩子要多好有多好,雖然只是金融公司的小職員,但勤儉持家,為了弟弟妹妹們咬著牙吃苦,只為了讓他們過上好生活。

這個妹子我們就叫她A女吧。

但我不知道是聽太多,還是怎麼樣,我對這樣的故事稍微沒什麼感覺,但只要過得開心,也沒必要特別想什麼,總之因為這樣,我們老哥開始展開瘋狂的追求,後來進展得很順利也很快,交往後沒多久,我們老哥就突然決定要邀請A女一起同居。

老哥:能住在一起還不錯吧?

我:是嗎?

我想著每天使喚我的阿敏。

老哥:很好啦,所以我就問她要不要跟我一起住。

老哥:結果她說好,只是沒辦法真的同居。

老哥:平常還是要回家,不然家裡沒人照顧。

老哥:真的很顧家耶。

我:喔是喔⋯⋯

我不是很想理他,感覺太暈了。

老哥:要不我跟她求婚吧?我都幾歲了對吧?

我:你先不要⋯⋯太可怕了吧,一言不合就求婚欸。

這老哥每次都不聽我勸,不管做啥都保持他衝動的風格,反正只要能讓自己開心,他都會直接、馬上、立刻去做,也不管別人的感覺,不是說這樣不好,但我這麼愛讀空氣的人,對我來說,這樣的生活方式讓我感覺有點可怕。

過幾週,老哥真的和A女求婚,A女也很爽快地答應,所以他興奮地開始積極準備婚禮,但那時候好像是婚禮的熱門時段吧,他看了滿意的婚宴場地,最快預約時間也要超過半年,心急如他,怎麼可能甘願慢慢等,所以下了一個決定,先買房子,再辦手續,後面再來辦婚宴,A女也覺得沒問題,所以老哥以極快的速度,跑去找了仲介,在曼谷入手一間小套房,入住當天,為了給女友一個驚喜,還買了條金項鍊當禮物,再拜託我跟阿敏一起去熱鬧一下。

A女也是東北人,跟阿敏有點老鄉的感覺,剛見面就聊到停不下來,說實話,見到A女本人的時候,也真的感覺她應該是個好人。

後來過沒多久,我就回台灣了,老哥偶爾會傳照片給我看,生活過得好像也非常開心,後來有一天,他跟我說正在準備離開泰國,要回家去準備些文件,不然沒辦法辦結婚手續。

然後,他回家大概幾天後吧,泰國就因為疫情鎖國了,不只泰國鎖國,全世界都開始有連鎖反應,從這天開始,他們變成遠距離戀愛的未婚夫妻。

近兩年間,都只能用Line聯絡,因為這樣,老哥傳訊息來跟我哀哀叫的頻率越來越高,我到後來看到他傳訊息給我,都覺得好地獄。

終於等到泰國開國,終於有辦法用一般簽證入國,雖然手續比較複雜,但至少被允許入國。

老哥:欸我說啊,泰國現在是不是疫情很嚴重。

我:哪裡不嚴重?到處都很嚴重啊。

老哥:沒啦,我老婆說現在很可怕,這樣跑來跑去很容易確診。

我:跑來跑去是很容易確診啦,但我不覺得有可怕到那樣。

其實不用我說,他也不可能因為這個原因不出發,畢竟他都說想見老婆一年多,難道有可能因為怕確診而卻步嗎?

終於,我們老哥入境泰國,踏上熟悉的土地,在機場還跟我抱怨,A女說要上班不能去接他,然後急急忙忙地說要開會掛了電話,但想著都分開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可以見面,久別重逢就吵架也不好,只好自己叫了台計程車,拖上行李去防疫旅館。

在旅館防疫的14天裡面,他每天都跟我說,好不容易要見面了好緊張,但還要等14天快要瘋了,幾乎每天都在跟我講類似的話,好不容易到要離開防疫旅館的那天,我記得是上午離開的,離開前還傳訊息和我炫耀,說要去和老婆世紀大重逢,說完就突然失聯。

平常都是我已讀不回他,突然被他已讀不回,感覺真奇怪。

直到大概下午四、五點,他才突然打了通電話給我。

我:怎了?

老哥:怎麼辦⋯⋯

我:你在說啥⋯⋯要不要講清楚,我等等還要帶阿敏出門。

老哥:我老婆把我們家租給別人了。

我:⋯⋯

我:這哪招?你有問她嗎?

老哥:沒啊,她早上說今天會很忙以後,就沒回我訊息了。

我怎麼感覺怪怪的。

我:那現在怎辦?

老哥:不知道,我剛剛去車庫看,車也不見了啊。

廢話啦,人家租了房子,車位還給你停喔。

老哥:但我的家具跟家電都還在啊。

我:大哥⋯⋯房東附家具跟家電很奇怪嗎?

這老哥是不是太過驚嚇,頭腦壞掉了啊?

老哥:那我問你一件事。

我:怎麼樣?

老哥:我有拿到A女現在住的地址。

老哥:我應該去看看嗎?

我:我怎麼知道⋯⋯

老哥:給點建議啦。

我: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啦⋯⋯

A女的住址還在曼谷市區內,雖然距離原本的家有段距離,但至少BTS還可以到,就算老哥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也有辦法可以移動過去找她,跟我稍微聊一下下以後,老哥就決定先去A女家看看。

到了A女家門口,按電鈴前還不停用訊息騷擾我。

但說實話,我感覺這狀況非常奇怪,所以我希望他放過我,不要一直用訊息實況轉播,感覺太尷尬了。

終於,他鼓起勇氣按下電鈴,開門的是A女,他心心念念的A女,但他卻一點笑容都擠不出來,開門的瞬間,除了看到A女以外,也看到房子裡,還有個不認識的男子和幾個小孩。

A女看他居然找到家裡,驚慌地把他拉到社區外面。

原來,打從剛認識開始,A女就是已婚的狀態,所以他不能同居,只能偶爾去老哥家住,原本打算趁老哥回國的時候跟他談分手,但後來想了想,反正國都鎖起來了,分不分也沒啥差別,而且有車開又有房子住,哪有什麼不好,就這樣打消分手的念頭。

後來因為疫情的關係,自己失業,老公也失業,家裡還有孩子要養,只好把房子租出去給別人,自己再去租了間便宜的套房。

老哥:大概就是這樣⋯⋯

老哥:我現在自己一個人在旅館,感覺好尷尬。

我:房子是你的,你回去住啊。

哥:算了啦。

我:算了?

老哥:她說現在的生活費都靠那間房子。

老哥:沒有租金她會餓死。

老哥:所以她說等之後找到工作會還我錢。

我:你⋯⋯我⋯⋯你想氣死我啊。

我無言,遇到這種狀況,還答應人家,我真的是快要被氣死,果然泰國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我:所以你的車咧?

老哥:她賣掉了。

我搞不懂是怎麼賣的?

拆肉賣喔!?也太強了吧。

但我已經不想再問下去了。

順帶一提,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把房子拿回來,神經病。

剛剛邊寫邊氣還傳訊息罵了幾句。

喔對了,照顧弟弟妹妹這件事,也是假的,A女沒有弟弟妹妹。

PATREON連結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完整全文閱讀)

我在Hooters認識了一個妹子,那天因為被阿莉放鳥,所以我很不開心地跑去Hooters暴飲暴食。

Hooters大家知道吧?

封面的那個,制服上低下短又緊身的地方。

我總覺得曼谷的Hooters有點不帶感,也不知道為何,就覺得好像⋯⋯還好,不管她們做什麼,都會有一點「?」的感覺,特別是舞蹈表演,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那天我走進去,大概是一臉不爽吧,我直接找了位子坐下也沒人阻止我,過了好段時間才有人過來幫我點單。

妹子:你從哪裡來的?

我:ASOK。

妹子:我是問你哪裡人。

我:台灣人,我是Yoyo。(泰語)

妹子:我是Jen。

跟Jen聊天讓我心情突然變好了(膚淺),她是個有加分三寶的妹子,淡色短髮平瀏海,可愛到不太適合Hooters,穿著跟身材倒是很適合,我一直都覺得很神奇,為何大多在Hooters工作的妹子,都沒什麼贅肉?

Jen:你會說泰語?

我:不會,我會說的快要說完了。

Jen:你再說說看啊。

我:(背課文)阿公家的外面有一個果園,他常常會帶我們去⋯⋯

Jen:你幹嘛學這個。

我:老師教的啊。

Jen:不學點正常的嗎

我:啊,我想起來了,還有幾句。

Jen:說說看。

我:妳要陪我練習嗎?在Hooters?

Jen:有什麼關係。

我:好吧。

我:我想和你一起吃飯。(泰語)

Jen:學這個,還蠻實用的

我:不是要陪我練習講話?講泰語啊。

Jen:喔。

Jen:好啊,什麼時候?(泰語)

我:今天妳下班或是明天午餐。

Jen:你是真的在約我?

我:對啊,妳剛剛不是說好。

Jen:練習說泰語呢?

我:可以給我你的Line嗎?(泰語)

我:這真的是我會的最後一句了。

Jen:你真的要約我?

我:對啦。

Jen:⋯⋯

我:那就,等等妳下班再傳訊息給我。

我:或是明天中午12:00 asok等。

我:妳到了傳訊息給我,我就住在樓上。

Jen:你平常都這樣約人喔。

我:沒有,但有人要跟我練習泰語的時候就會。

她表情有點無言,但我要走的時候,還提醒我要看訊息,下班的話會通知我,然後當天凌晨四點才告訴我中午見,媽的發科,妳最好是四點下班。

中午的時候我們去了一家像熱炒的小店,炒了幾個菜來吃。

我:這輩子第一次這樣。

Jen:怎麼樣?

我:第一次約會居然在這樣的地方。

我:去有氣氛點的地方不好嗎?

Jen:你房間喔?

我:不是啦,房間個屁。

我:Central Embassy不是很好嗎?

Jen:東西又不好吃,還是這種好。

Jen:那些地方是晚上去的。

Jen:而且,這也算約會喔?

我:不然我們在幹嘛?

Jen:我以為你需要練習泰文。

我:那我們為何都在說英文?

吃完飯以後,我問她。

我:現在約會都要去哪裡啊?

Jen:你沒準備還敢說是約會。

我:我怎麼會知道泰國人喜歡什麼。

Jen:那我決定喔。

我:可以啊,有什麼問題。

後來被拖去看了部泰國電影,從頭到尾聽得懂的只有那幾個單字,看完還有點時間,去喝了咖啡、吃了冰淇淋、逛了書店、還逛了一家很奇怪的乾果店,裡面有賣一些很像蜜餞的東西,我只能說那個味道我不太行,不是不好吃,只是跟我印象中的蜜餞味道搭不起來,有一點差距。

鬼混一段時間,她也差不多該去上班,我看她大包小包的,就問她。

我:妳要先回家放東西嗎?要上班了吧,東西這麼多。

該不會有人以為我會說「要不要來我房間」吧?

太變態了吧,才認識不到24小時,我比較保守一點,不敢這樣。

Jen:我家很遠⋯⋯回去就遲到了啦。

我:不然要怎麼辦。

她看著我。

我:怎樣?

她還是看著我。

不會吧⋯⋯

Jen:借我放。

我:不好啦~

Jen:我放個東西就好啦。

我:不要啦~~~

不要只放個東西就好啦~~~開玩笑的,而且我沒說。

Jen:幫幫我啦,我下班就去找你拿。

Jen:你是有多不想看到我。

Jen:怎樣?自己跑來約我,現在又不想看到我是不是。

我:我沒有⋯⋯走吧,我整個房間妳都可以亂放。

後來還是讓她放了東西,原本我還想說,她可能會在我房裡換上班的衣服,這樣出門工作感覺也太妙了,結果她真的放在桌上就要走。

我:妳要去上班了?

Jen:不然呢?

我:沒啊,我想說要待在這的話,我就煮咖啡。

Jen:你在想別的事情嗎?

我:我沒有⋯⋯

Jen:我大概三點左右會回來拿吧,可以嗎?

我:可以,但我可能會喝醉,沒關係吧?我盡量不要醉到睡著,妳要來之前傳訊息給我。

Jen:好吧。

她去上班以後,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真的喝太醉的話,晚上她不能拿東西,對我來說是好是壞,但其實講真的,我不是很喜歡讓人寄放,要是晚上我做了什麼,不小心時間撞到怎麼辦,對吧?所以我不是很愛這樣。

她離開的時候天還沒暗,我拿起多力多滋,躺在床上邊思考邊啃了起來,不然我就喝一點點就好⋯⋯我這樣想,真的一點點就好。

然後那天凌晨兩點多,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超暈的,幹,不小心被認識的人抓到,結果就變成這樣,我不太確定我到底撐了多久,我只覺得眼皮一直好重,為了不讓自己睡著,我在床上側躺著,還假裝自己在慢跑,用一個慢跑姿態,腳不停地動,就在我覺得似乎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收到訊息啦。

Jen:再過五分鐘我就到啦。

我:你跟歸太說照我就好。(當初喝醉打字,大概是這個感覺)

Jen:你喝醉了喔。

我:對⋯⋯抱歉⋯⋯不小心遇到朋友,我現在沒辦法動,但我剛剛把我的卡丟在門口了,妳可以直接進來。

Jen:你等我啦,感覺很嚴重。

過沒多久,櫃檯打了電話過來,我說讓她上來以後,就開始半夢半醒了,等到她開門進來⋯⋯喔幹,還穿著制服欸,為何啊,好看,但我不能動,她說什麼我也聽不清楚了,這是我當晚最後的印象,而且最後的印象,居然是人家穿短褲的大腿,有點糟糕。

隔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頭超痛,前一天真的混太多奇怪的酒,整個好像要裂開,而且我喝多的時候,早上起來眼屎會超多,就會覺得什麼都看不清楚,我拿起放在臉旁邊的手機。

我:才9點多欸⋯⋯好早。

結果一翻身。

幹。

這個人怎麼會在這。

各位在恐慌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是會心口超酸,而且呼吸會很慢,但會吸很大口氣的那種類型。

媽啊,天啊,兩個沒穿衣服的人躺在我床上,包含我自己啦!

發生什麼事啦。

可能我轉身撞到她吧,結果她就在我傻眼看著她的時候醒了過來。

Jen:起來了喔?

我:是。

Jen:喔,那就好。

她轉身伸了個大懶腰。

然後就下床走去廁所。

身材真滴好,完全沒有贅肉,穿著衣服感覺沒有,脫掉以後變一個人的妹子多得是,但她居然跟我想像中一樣,不過我想歸想,卻沒有想過會有親眼目睹的機會。

她洗漱之後走了出來,還是裸體的狀態,我不自覺地把視線移開。

Jen:你不記得了嗎?

我:記得什麼?

Jen:我昨天就已經被你看光光了,現在有必要不看嗎?

我:嗯⋯⋯我真的⋯⋯早上才知道怎麼了。

Jen:喔,沒事啦,雖然不能常常這樣,偶爾倒是沒關係,但我猜你是不需要。

我:⋯⋯

天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很會應對這種狀況。

Jen:對了,你不怕我偷東西?我來的時候,你已經倒在床上,卡片還真的丟在門口。

我:我房間裡所有東西都鎖著,你唯一能做的大概是殺我吧,但這樣有什麼好處⋯⋯

Jen:也許好處是⋯⋯

Jen:不會突然被推倒吧。

我:我⋯⋯

Jen:我還很好心,弄了毛巾要來幫你擦臉,結果就被抓住了。

我:我⋯⋯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啦!

Jen:就說沒關係吼,你不要這樣,很奇怪。

聽她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我:我是因為沒有印象所以很傷心。

Jen:少來,但我今天晚上沒空,下次啦。

我:喔,好。

Jen:不然現在?

我:不用不用不用。

那天就這樣,她簡單跟我道別就離開我的房間。

後來⋯⋯是還有怎樣啦,就是非常偶爾會互相約一下,比我去俱樂部還偶爾,直到某一天。

她交了男友。

我還記得她很開心地告訴我。

照她說的,那男的是日本人,到曼谷度長假,原本準備待了一個月,結果第一個禮拜就認識,沒多久就交往,那男的很照顧她,她們交往了好幾年,雖然分隔兩地,但兩個人只要有時間,就會買機票去看對方,有次Jen在東京迷路,不敢跟男友說,還打給我,要我幫忙帶路,而且她居然還在搭訕熱區迷路,她跟我視訊通話的時候一直被搭訕,結果只好有人搭訕,她就說這是我男友,然後把有我的畫面給對方看,有點害羞其實。

後來男的還給了Jen超盛大的求婚驚喜,包了一個大場地,還有大到不行的花束,多到莫名其妙的氣球,再多一點人都要飛起來了吧,Jen開心到直接昭告天下自己要結婚了,大概去年吧,她去了一趟日本拍婚紗,婚紗照超正的,是我喜歡的那種自然風格的婚紗。

她出發前,我還拿了日幣給她,拜託她幫我買幾個有趣的東西回來,嗯,我要送阿敏的。XD

後來她大概整年都沒有工作吧,日本男友每個月都很開心地,把家用費匯給未婚妻,Jen就每天都在規劃自己的婚後生活,畢竟要離開泰國,可能她也有點緊張吧。

原本是去年六月要結婚,結果因為疫情的關係,國境鎖得死死的,大多數外國人都很難入境,我覺得挺遺憾的,看她開心地準備這麼久,沒辦法順利結婚,想必很難過吧,過年前我還跟她見了一面,她還把邀請函給我。

Jen:你要參加曼谷的還是東京的。

我:曼谷的好了啦,東京的⋯⋯我不想回東京。

Jen:差點忘了你是逃跑的人。

嗆屁嗆。

結果上禮拜,她突然傳訊息給我。

Jen:我男朋友結婚了⋯⋯

我:啊?

Jen:他1/1結婚了,然後跟我說要分手。

媽的幹,王八蛋,結婚才講就算了,還選1/1,但1/1日本可以登記嗎?我也不知道,雖然疑惑,可是我也不敢講。

我:妳還好吧?

阿敏:誰?

有人雷達很敏感,我跟Jen講話她就會出現,意圖刷存在感。

Jen:抱歉抱歉,我只是需要找人說說話。

我:阿敏⋯⋯我等等跟妳說,妳到隔壁好嗎?拜託。

阿敏:好吧。

阿敏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我的書房。

後來Jen把她男友傳的訊息給我看,內容大概就是,兩個人分隔兩地這麼久的時間,雖然,他還是非常愛Jen,可是時間久了,有些事情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克服,很對不起她,他不小心就愛上自己的朋友,隱瞞了很久,一直都覺得很抱歉,而且也結婚了,才決定要好好跟她說,大意是這樣子。

我無言。

你要就交往時馬上講,要閃婚我也沒意見,但現在這樣真的太不負責任。

後來我告訴阿敏這件事,阿敏在這種時候,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超級爆氣,罵爆那個日本人以外,還幫我想了很多可以讓Jen分心的花招,還主動跟對方交朋友,現在已經過了一個禮拜,跟Jen說話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得出來,她似乎一點都沒有走出來的感覺。

以前IG每天都在自拍,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現在風格大變,IG上都是超負面的發言,希望她還在曼谷的朋友能好好陪著她。

唉,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辦法過這關。

我突然發現,每次只要有讓我不太開心的故事,篇幅就會變成平常的兩倍,之前有人跟我說,希望我可以精簡一點,但我就是很多話想講啊!

而且吼,希望大家,這疫情還不知道會多久,我知道有些人,也因為疫情,在煩惱跟自己男女朋友的關係,有些人,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做出一些會讓人難過的事情,今天的故事講完以後,希望大家都可以記得,不管怎麼樣,現在這波我們總是要撐過去的,全部的人都因為疫情,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煩惱,大家呀,我們一起加油好嗎?我就只能陪大家嘴砲而已,但還能聊聊天也不錯吧?如果你也是這樣,跟這個日本人有同樣的問題,請好好處理,拜託。

好啦,後續還有可以分享的消息,再跟大家說啦。

下週,

來跟大家聊一個,疫情期間最煩惱的事情,居然不是錢的妹子。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