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妹子

疫情下的妹子們 – 我曾想紀念人生中第一百個妹子

催生疫情下的妹子們這新系列的原因,是因為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面,幾個妹子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變化,而且是幾個我一直都沒有提到過的妹子,突然覺得有些事情,好像蠻值得分享給大家,所以就有這個新系列啦。

這次也會先隱藏後面的章節,反正每週都會更新,也乾脆告訴各位為何要隱藏啦,只是因為像之前那樣列,我每次更新都要重新編輯超多東西,拜託讓我偷懶一下(還敢講),用現在的編輯法,我只需要刪除兩個字再貼上,超輕鬆欸,反正每週的結尾都會預告,這樣大家就會知道我下週要說啥。

本篇為Patreon新系列的完整試閱,有興趣請參考以下更新列表,其他系列請參考曼谷女子觀察日記我也曾是新同學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疫情下的妹子們系列

  1.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已更新)
  2. 有錢也煩沒錢也煩的怪妹子 (已更新)
  3. 批咖揪與她們的神奇寶貝訓練師 (已更新)
  4. 荒山野嶺間的生存直播主? (已更新)
  5. 夜遊界的創業夢想家 (已更新)
  6. 真泰國媽媽的頂尖對決 (已更新)
  7. 被偷拍的鄉下女孩 (已更新)
  8. 整型是她的休閒娛樂 (已更新)
  9. 泰國創業破壞者 (已更新)
  10. 一言不合就出遠門的七夕人妻 (已更新)
  11. 免費比付費更危險 (已更新)
  12. 養你不如養隻狗 (已更新)
  13. 清邁的潛行大師 (已更新)
  14. 番外篇:日本妹子與跟蹤狂 (已更新)
  15. 番外篇:港區女子的パパ活 (已更新)
  16. 泰國創業破壞者與她的快樂小夥伴 (已更新)
  17. 我曾想紀念人生中第一百個妹子 (5/6更新)

部份試閱 – 我曾想紀念人生中第一百個妹子

多年前的某個下午,我在Central World的施華洛世奇,買了條BlingBling的鏈子,決定當晚就去尋找我的第一百個妹子,那個時候,我才剛到曼谷不久,也沒有什麼負擔,每天都只想著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之前有跟大家說過,我以前是個嚴肅又正經的人,自從遇到某些事情以後,人生才開始有了轉變,說到轉變前的我,那時候的我真是純情啊,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變成現在這樣,不過在經歷那些事情以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很想知道,假如我和一百個妹子發生關係的話,人生或是我自己本身,會不會有什麼轉變⋯⋯這種蠢實驗大概也只有我會想要做吧,實驗結果,我可以先告訴大家,反正不是今天故事的重點,不會,完全不會有任何轉變,甚至超過一百個以後,也不會有任何的感覺,反而會有種荒謬的感覺。

我在手機裡面,還有個小記事本,記錄每個有發生關係的妹子,而且有嚴格的規定,只要沒有做都不算,截圖給大家看,但我會打碼,所以有看跟沒看差不多(被揍),2016年開始紀錄,天啊,不知不覺已經是這麽多年前的事情。

還記得那段時間,我做過很多奇怪的實驗,像是一天五妹實驗,和全部妹子講相同台詞的實驗,撒20元泰銖實驗,搭訕妹子帶回房間但什麼都不做的實驗,買酒灌爆妹子的實驗,死魚實驗⋯⋯等等,我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大家就知道,我那個時候到底有多閒,跟現在差不多閒,不過這個我們下個系列再來說。

好,讓我們回到這個人體實驗的故事。

完整全文

完整閱讀 – 免費比付費更危險

本篇又莫名變成大長篇,刪掉不少東西還是超級長,但我就想擠在一篇說完,只好請大家忍忍,我盡量精簡了,啊,今天這篇突然想要全開放,這系列很長,偶爾穿插一些全開放的,OK吧?

昨天和大家分享了一個泰國帶玩的小故事,我也不是說想被帶的人,都會有這樣的通病,只是常常都覺得,被帶的人不知道啊,不自己行動,有百害而無一利啊,今天來和大家分享,這件事情的後續發展。

在那天我帶朋友去玩以後,他似乎也了解到,除非我總是陪在他旁邊,不然大多數的事情,都是要他自己解決,包含和妹子交流,就算有我在旁邊多嘴,最後獨處的時候,終究還是要靠他自己,假如他不自己學著溝通,出去以後,還是會遇到很多問題,他說帶阿比出去的時候,雖然阿比很努力在找話題,但對話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很明顯就是在尬聊,身家調查的問題,幾乎都問過一輪,最後還是草草了事,吃飯的時候感覺像是併桌的,毫無互動可言,最後甚至連房間都沒帶回去,就讓阿比離開,他的心得是說,真的要這樣的話,還不如去泰國浴或按摩店享受SOP。

所以,之後他只跟我要了幾家,我覺得還不錯的店,然後就自己出發了,回來的反饋,也跟我的預測差不多,自己多聊比較有趣,後來幾天,除了吃飯或是大半夜無聊,來我房間煩我以外,他就沒有再說要我帶他出去玩。直到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他才來找我,我們一起去GOGOBAR喝了一攤,那晚他就不一樣了,可能終於放得開,聊得可HIGH的咧,我在旁邊整個無言,只是可能遇到阿比那天太尷尬,他怎麼樣都不想要再去一趟Rainbow4,可惜啊,這麼多可愛的撲克臉。

大家也知道,Rainbow 4 是我最愛的店之一,可能有人會覺得,這家店又不HIGH,就是一堆表情僵硬的妹子站在台上尷尬的扭,但我不管,我只在乎顏質,這家店只要能保持顏質標準,我可以一直放在我心中前幾名,真的要玩HIGH,有其他店可以去,我不會在這裡強求。

在我朋友回國以後,過了幾晚,我自己又跑出去找店喝酒,剛開始我跑去Butterflies,總覺得那晚少了點味道,不知道為何不HIGH,去了Billboard,被丟在浴缸旁邊,結果,那天浴缸的妹子,表演太超過,讓我覺得有點可怕,所以我又換了一家,繞來繞去,最後才走進Rainbow 4,才剛坐下來點好飲料,剛好阿比走過。

她看了我一眼,我也假裝沒事看著她。

阿比:所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差點把飲料噴出來,她怎麼還記得這件事。

我:Yoyo,妳好。

可能是自我介紹觸發什麼機制吧,她也不問,就直接在我旁邊坐下。

完整全文

完整全文 – 當距離變成無法改變的距離

我在Hooters認識了一個妹子,那天因為被阿莉放鳥,所以我很不開心地跑去Hooters暴飲暴食。

Hooters大家知道吧?

封面的那個,制服上低下短又緊身的地方。

我總覺得曼谷的Hooters有點不帶感,也不知道為何,就覺得好像⋯⋯還好,不管她們做什麼,都會有一點「?」的感覺,特別是舞蹈表演,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那天我走進去,大概是一臉不爽吧,我直接找了位子坐下也沒人阻止我,過了好段時間才有人過來幫我點單。

妹子:你從哪裡來的?

我:ASOK。

妹子:我是問你哪裡人。

我:台灣人,我是Yoyo。(泰語)

妹子:我是Jen。

跟Jen聊天讓我心情突然變好了(膚淺),她是個有加分三寶的妹子,淡色短髮平瀏海,可愛到不太適合Hooters,穿著跟身材倒是很適合,我一直都覺得很神奇,為何大多在Hooters工作的妹子,都沒什麼贅肉?

Jen:你會說泰語?

我:不會,我會說的快要說完了。

Jen:你再說說看啊。

我:(背課文)阿公家的外面有一個果園,他常常會帶我們去⋯⋯

Jen:你幹嘛學這個。

我:老師教的啊。

Jen:不學點正常的嗎

我:啊,我想起來了,還有幾句。

Jen:說說看。

我:妳要陪我練習嗎?在Hooters?

Jen:有什麼關係。

我:好吧。

我:我想和你一起吃飯。(泰語)

Jen:學這個,還蠻實用的

我:不是要陪我練習講話?講泰語啊。

Jen:喔。

Jen:好啊,什麼時候?(泰語)

我:今天妳下班或是明天午餐。

Jen:你是真的在約我?

我:對啊,妳剛剛不是說好。

Jen:練習說泰語呢?

我:可以給我你的Line嗎?(泰語)

我:這真的是我會的最後一句了。

Jen:你真的要約我?

我:對啦。

Jen:⋯⋯

我:那就,等等妳下班再傳訊息給我。

我:或是明天中午12:00 asok等。

我:妳到了傳訊息給我,我就住在樓上。

Jen:你平常都這樣約人喔。

我:沒有,但有人要跟我練習泰語的時候就會。

她表情有點無言,但我要走的時候,還提醒我要看訊息,下班的話會通知我,然後當天凌晨四點才告訴我中午見,媽的發科,妳最好是四點下班。

中午的時候我們去了一家像熱炒的小店,炒了幾個菜來吃。

我:這輩子第一次這樣。

Jen:怎麼樣?

我:第一次約會居然在這樣的地方。

我:去有氣氛點的地方不好嗎?

Jen:你房間喔?

我:不是啦,房間個屁。

我:Central Embassy不是很好嗎?

Jen:東西又不好吃,還是這種好。

Jen:那些地方是晚上去的。

Jen:而且,這也算約會喔?

我:不然我們在幹嘛?

Jen:我以為你需要練習泰文。

我:那我們為何都在說英文?

吃完飯以後,我問她。

我:現在約會都要去哪裡啊?

Jen:你沒準備還敢說是約會。

我:我怎麼會知道泰國人喜歡什麼。

Jen:那我決定喔。

我:可以啊,有什麼問題。

後來被拖去看了部泰國電影,從頭到尾聽得懂的只有那幾個單字,看完還有點時間,去喝了咖啡、吃了冰淇淋、逛了書店、還逛了一家很奇怪的乾果店,裡面有賣一些很像蜜餞的東西,我只能說那個味道我不太行,不是不好吃,只是跟我印象中的蜜餞味道搭不起來,有一點差距。

鬼混一段時間,她也差不多該去上班,我看她大包小包的,就問她。

我:妳要先回家放東西嗎?要上班了吧,東西這麼多。

該不會有人以為我會說「要不要來我房間」吧?

太變態了吧,才認識不到24小時,我比較保守一點,不敢這樣。

Jen:我家很遠⋯⋯回去就遲到了啦。

我:不然要怎麼辦。

她看著我。

我:怎樣?

她還是看著我。

不會吧⋯⋯

Jen:借我放。

我:不好啦~

Jen:我放個東西就好啦。

我:不要啦~~~

不要只放個東西就好啦~~~開玩笑的,而且我沒說。

Jen:幫幫我啦,我下班就去找你拿。

Jen:你是有多不想看到我。

Jen:怎樣?自己跑來約我,現在又不想看到我是不是。

我:我沒有⋯⋯走吧,我整個房間妳都可以亂放。

後來還是讓她放了東西,原本我還想說,她可能會在我房裡換上班的衣服,這樣出門工作感覺也太妙了,結果她真的放在桌上就要走。

我:妳要去上班了?

Jen:不然呢?

我:沒啊,我想說要待在這的話,我就煮咖啡。

Jen:你在想別的事情嗎?

我:我沒有⋯⋯

Jen:我大概三點左右會回來拿吧,可以嗎?

我:可以,但我可能會喝醉,沒關係吧?我盡量不要醉到睡著,妳要來之前傳訊息給我。

Jen:好吧。

她去上班以後,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真的喝太醉的話,晚上她不能拿東西,對我來說是好是壞,但其實講真的,我不是很喜歡讓人寄放,要是晚上我做了什麼,不小心時間撞到怎麼辦,對吧?所以我不是很愛這樣。

她離開的時候天還沒暗,我拿起多力多滋,躺在床上邊思考邊啃了起來,不然我就喝一點點就好⋯⋯我這樣想,真的一點點就好。

然後那天凌晨兩點多,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超暈的,幹,不小心被認識的人抓到,結果就變成這樣,我不太確定我到底撐了多久,我只覺得眼皮一直好重,為了不讓自己睡著,我在床上側躺著,還假裝自己在慢跑,用一個慢跑姿態,腳不停地動,就在我覺得似乎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收到訊息啦。

Jen:再過五分鐘我就到啦。

我:你跟歸太說照我就好。(當初喝醉打字,大概是這個感覺)

Jen:你喝醉了喔。

我:對⋯⋯抱歉⋯⋯不小心遇到朋友,我現在沒辦法動,但我剛剛把我的卡丟在門口了,妳可以直接進來。

Jen:你等我啦,感覺很嚴重。

過沒多久,櫃檯打了電話過來,我說讓她上來以後,就開始半夢半醒了,等到她開門進來⋯⋯喔幹,還穿著制服欸,為何啊,好看,但我不能動,她說什麼我也聽不清楚了,這是我當晚最後的印象,而且最後的印象,居然是人家穿短褲的大腿,有點糟糕。

隔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頭超痛,前一天真的混太多奇怪的酒,整個好像要裂開,而且我喝多的時候,早上起來眼屎會超多,就會覺得什麼都看不清楚,我拿起放在臉旁邊的手機。

我:才9點多欸⋯⋯好早。

結果一翻身。

幹。

這個人怎麼會在這。

各位在恐慌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是會心口超酸,而且呼吸會很慢,但會吸很大口氣的那種類型。

媽啊,天啊,兩個沒穿衣服的人躺在我床上,包含我自己啦!

發生什麼事啦。

可能我轉身撞到她吧,結果她就在我傻眼看著她的時候醒了過來。

Jen:起來了喔?

我:是。

Jen:喔,那就好。

她轉身伸了個大懶腰。

然後就下床走去廁所。

身材真滴好,完全沒有贅肉,穿著衣服感覺沒有,脫掉以後變一個人的妹子多得是,但她居然跟我想像中一樣,不過我想歸想,卻沒有想過會有親眼目睹的機會。

她洗漱之後走了出來,還是裸體的狀態,我不自覺地把視線移開。

Jen:你不記得了嗎?

我:記得什麼?

Jen:我昨天就已經被你看光光了,現在有必要不看嗎?

我:嗯⋯⋯我真的⋯⋯早上才知道怎麼了。

Jen:喔,沒事啦,雖然不能常常這樣,偶爾倒是沒關係,但我猜你是不需要。

我:⋯⋯

天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很會應對這種狀況。

Jen:對了,你不怕我偷東西?我來的時候,你已經倒在床上,卡片還真的丟在門口。

我:我房間裡所有東西都鎖著,你唯一能做的大概是殺我吧,但這樣有什麼好處⋯⋯

Jen:也許好處是⋯⋯

Jen:不會突然被推倒吧。

我:我⋯⋯

Jen:我還很好心,弄了毛巾要來幫你擦臉,結果就被抓住了。

我:我⋯⋯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啦!

Jen:就說沒關係吼,你不要這樣,很奇怪。

聽她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我:我是因為沒有印象所以很傷心。

Jen:少來,但我今天晚上沒空,下次啦。

我:喔,好。

Jen:不然現在?

我:不用不用不用。

那天就這樣,她簡單跟我道別就離開我的房間。

後來⋯⋯是還有怎樣啦,就是非常偶爾會互相約一下,比我去俱樂部還偶爾,直到某一天。

她交了男友。

我還記得她很開心地告訴我。

照她說的,那男的是日本人,到曼谷度長假,原本準備待了一個月,結果第一個禮拜就認識,沒多久就交往,那男的很照顧她,她們交往了好幾年,雖然分隔兩地,但兩個人只要有時間,就會買機票去看對方,有次Jen在東京迷路,不敢跟男友說,還打給我,要我幫忙帶路,而且她居然還在搭訕熱區迷路,她跟我視訊通話的時候一直被搭訕,結果只好有人搭訕,她就說這是我男友,然後把有我的畫面給對方看,有點害羞其實。

後來男的還給了Jen超盛大的求婚驚喜,包了一個大場地,還有大到不行的花束,多到莫名其妙的氣球,再多一點人都要飛起來了吧,Jen開心到直接昭告天下自己要結婚了,大概去年吧,她去了一趟日本拍婚紗,婚紗照超正的,是我喜歡的那種自然風格的婚紗。

她出發前,我還拿了日幣給她,拜託她幫我買幾個有趣的東西回來,嗯,我要送阿敏的。XD

後來她大概整年都沒有工作吧,日本男友每個月都很開心地,把家用費匯給未婚妻,Jen就每天都在規劃自己的婚後生活,畢竟要離開泰國,可能她也有點緊張吧。

原本是去年六月要結婚,結果因為疫情的關係,國境鎖得死死的,大多數外國人都很難入境,我覺得挺遺憾的,看她開心地準備這麼久,沒辦法順利結婚,想必很難過吧,過年前我還跟她見了一面,她還把邀請函給我。

Jen:你要參加曼谷的還是東京的。

我:曼谷的好了啦,東京的⋯⋯我不想回東京。

Jen:差點忘了你是逃跑的人。

嗆屁嗆。

結果上禮拜,她突然傳訊息給我。

Jen:我男朋友結婚了⋯⋯

我:啊?

Jen:他1/1結婚了,然後跟我說要分手。

媽的幹,王八蛋,結婚才講就算了,還選1/1,但1/1日本可以登記嗎?我也不知道,雖然疑惑,可是我也不敢講。

我:妳還好吧?

阿敏:誰?

有人雷達很敏感,我跟Jen講話她就會出現,意圖刷存在感。

Jen:抱歉抱歉,我只是需要找人說說話。

我:阿敏⋯⋯我等等跟妳說,妳到隔壁好嗎?拜託。

阿敏:好吧。

阿敏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我的書房。

後來Jen把她男友傳的訊息給我看,內容大概就是,兩個人分隔兩地這麼久的時間,雖然,他還是非常愛Jen,可是時間久了,有些事情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克服,很對不起她,他不小心就愛上自己的朋友,隱瞞了很久,一直都覺得很抱歉,而且也結婚了,才決定要好好跟她說,大意是這樣子。

我無言。

你要就交往時馬上講,要閃婚我也沒意見,但現在這樣真的太不負責任。

後來我告訴阿敏這件事,阿敏在這種時候,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超級爆氣,罵爆那個日本人以外,還幫我想了很多可以讓Jen分心的花招,還主動跟對方交朋友,現在已經過了一個禮拜,跟Jen說話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得出來,她似乎一點都沒有走出來的感覺。

以前IG每天都在自拍,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現在風格大變,IG上都是超負面的發言,希望她還在曼谷的朋友能好好陪著她。

唉,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辦法過這關。

我突然發現,每次只要有讓我不太開心的故事,篇幅就會變成平常的兩倍,之前有人跟我說,希望我可以精簡一點,但我就是很多話想講啊!

而且吼,希望大家,這疫情還不知道會多久,我知道有些人,也因為疫情,在煩惱跟自己男女朋友的關係,有些人,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做出一些會讓人難過的事情,今天的故事講完以後,希望大家都可以記得,不管怎麼樣,現在這波我們總是要撐過去的,全部的人都因為疫情,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煩惱,大家呀,我們一起加油好嗎?我就只能陪大家嘴砲而已,但還能聊聊天也不錯吧?如果你也是這樣,跟這個日本人有同樣的問題,請好好處理,拜託。

好啦,後續還有可以分享的消息,再跟大家說啦。

下週,

來跟大家聊一個,疫情期間最煩惱的事情,居然不是錢的妹子。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給我。

更多內容請參考

更多社群

更多故事
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新朋友請參考

想速成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