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在小可愛的臭臉下開始。

每次只要她一臭臉,我就會開始手足無措。

 

「明天吃漢堡。」

我告訴她,然後偷偷在桌子下勾了小可愛的小指。

她才願意對我笑一下。

 

今天的晚餐是看不懂的幾道菜。

味道我也是不懂,但我想應該是大家喜歡的口味。

反正只要我不愛的,大家都很愛。

 

阿敏看我不怎麼吃,就湊到我旁邊跟我說。

『你忘記附近沒有seven嗎?』

然後看著我奸笑。

嘖嘖,妳以為這樣就看穿我了嗎?

『感情很好耶,吃飯還要靠這麼近聊天。』她媽媽說。

我很想告訴她我是正在被威脅⋯⋯你知道嗎?

總之晚餐就在妳一言我一語的狀況下結束。

 

吃飽後,到外面去散散步,天快黑了,附近的東西真的很少。台灣的鄉下比起這裡,根本小CASE,在這我有種不小心走錯路就要開始荒野求生的感覺。

 

大概有幾百萬次,我常常在心裡想。

 

這樣的生活真的好嗎?以後怎麼辦?回去還接得上台灣的生活嗎?但再仔細想想,沒有到最後,根本就不會有答案,想再多也只是庸人自擾而已。

 

坐著吹吹風,才剛開始覺得想睡覺,就聽到阿敏的腳步聲。

「這裡好安靜。」

阿敏拖了一張椅子在我旁邊坐下。

『很好吧,你看,是不是很不錯,你還不想來。』

「哈哈哈,我就是城市長大的怪小孩呀。」

『我覺得你只是懶惰。』

「你發現得太慢啦!」

『你想不想吃榴蓮?』

「不想。」每次突然被問,就會有不好的預感。

『你上次不是說想吃。』

「但現在不想。」

『隔壁姊姊說可以分享給你。』

「我其實現在沒有很想。」

『พี่(PIˋ)~』阿敏突然站起來對著隔壁喊。

隔壁的姊姊下午買了榴槤,還問我想不想吃。

『Yoyo說想吃吃看。』

「我是說現在不想⋯⋯」

這家的母女都不聽人家說話的啊!

 

過沒幾分鐘,阿敏用袋子裝了一塊榴槤回來。

我剛接過來,就聞到⋯⋯神奇的味道。

 

「這味道很重啦。」

『很好吃呀。』她伸手剝一半去吃。

「走吧,散散步,邊走邊吃。」

說著我剝了一口來吃。

嗯,軟軟的。

在嘴裡的時候,不要吐氣,沒有想像中這麼難接受。

「好吃。」

『對吧~』

 

鄉下的路燈非常灰暗,走在路上其實附近的東西也看不太清楚。

雖然也有可能是我視力不好啦。

『你什麼時候要回台灣?』

「才剛回來,可能下個月或下下個月才會回去。」

『帶我一起嗎?』

「可以啊。」

「不過我家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妳來了可能很失望。」

『你覺得我家看起來有什麼很特別的東西嗎?』

「妳媽媽很特別啊。」

『⋯⋯』

『手。』

「啊?」

『牽手。』

「好。」

 

這種天氣牽著手,有點熱,但感覺還不錯。

隔天上午,去市區的一家漢堡店吃了一頓泰式漢堡。

一口咬下去整個都是泰國味的感覺。

我吃起來覺得普通,但看著眼前的母女吃得這麼開心,應該在一般人的口味裡面算很好吃的吧。

我就是⋯⋯挑嘴啊。XD

 

吃飽到百貨公司去逛逛,順便吹吹冷氣,跟曼谷的那些知名百貨不太一樣,原本想像應該是滿滿的人,但是實際上人真的不太多,是平日的關係嗎?曼谷以外的生活我不太懂,知道的告訴我啊,難道只有曼谷人喜歡逛百貨嗎?

 

阿敏通常對於金光閃閃的東西沒有抵抗力,如同我看到板鞋就會一波腦熱一樣,逛到首飾那層,她完全就被專櫃黏住,趁她在看那些閃亮亮的玩意兒的時候,我問了小可愛。

 

「妳想不想吃冰淇淋。」

『想!』

『可是媽媽不準我吃。』

「今天我在耶,妳媽媽不會罵你。」

『那她會罵你嗎?』

「⋯⋯」

我有種妳好像知道些什麼的感覺。

 

終於,等到阿敏看完,走了兩圈看到冰淇淋店,默默買兩球冰淇淋給女兒吃,結果直接被阿敏威脅一波。

『她要是越來越胖你就死定了。』

胖了再減不就好了嗎?現在的女孩子都好在意這種小事情。

『被罵了吧。』小可愛拉著我的衣角説。

「哈哈,好吃嗎?」

『好吃。』

 

常有人跟我說。

『Yoyo你幹嘛幫人家養小孩?』

我說。

「你養過這麼可愛的小孩嗎?」

如果你也養過,難道她可愛的對著你笑,拉著你的手的時候,還有辦法拒絕照顧她嗎?我這個人是這樣,不做麻煩的事情,但很愛做開心的事,所以,開心咩,開心就什麼都好。

 

『媽媽說她晚上想煮一餐特別的請你吃。』

「昨天就蠻特別的了⋯⋯」

『昨天的晚餐我從小吃到大好嗎?』

「抱歉,我真的不是泰國人。」

「我們再晃晃啦。」

「附近不是有個小夜市?」

「走走走。」我看著阿敏說。

「走走走。」我看著小可愛說。

『走走走。』小可愛模仿我說。

『妳不准學他。』

「侯,不乖,惹媽媽生氣。」我笑著説。

『⋯⋯』阿敏沒講話默默站一邊瞪我。

 

和她媽媽說好隔天再一起吃飯以後,在百貨待到傍晚,然後就去小夜市逛街,說是夜市,其實大概就是一個小市集而已,也沒有特別的名字,為外國觀光客做的商品很少,可能是外國遊客沒有這麼多,不過也因為這樣⋯⋯小吃都是泰國口味,我吃得實在是有點怕怕。

 

也因為是這樣的地方,一個外國人牽著一對泰國母女,在這邊是很奇怪的景象。每攤的老闆、老闆娘在我走近的時候,都欲言又止。每次她開口問我『要什麼?』的時候,我都覺得她其實想問別的。

 

這種感覺,可能阿敏也感覺到了。

 

『Yoyo⋯⋯』

「幹嘛?」

『她們好像很注意你喔。』

「然後咧?會搶我嗎?」

『你不會覺得⋯⋯不喜歡嗎?』

『你平常不是不喜歡人家這樣盯著你。』

「還好呀。」

我走向一攤賣炸雞的店。

「老闆娘,我要三個翅膀、三個腿。」

老闆娘又看了我們一眼。

「這是我老婆,這是我女兒。」

「老婆漂亮,女兒可愛。」

說完笑著看著老闆娘。

 

這裡是你們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Yoyo。

預祝各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有任何其他的心得,也歡迎大家留言分享讓我知道。

 

更多內容請參考

夜遊相關

Yoyo和阿敏相關

夜遊相關雜學

 

看更多日常與追蹤更新

INSTAGRAM

FACEBOOK

 

看更多故事

並每月贊助Yoyo與阿敏一杯飲料

PATREON

泰國女子觀察日記

曼谷怪女子型錄

Yoyo夜遊10大事件簿

 

新朋友請參考

夜遊小工具

 

想速成請參考

曼谷夜遊入門推薦手冊

壞壞不壞壞都可以的紅燈區住宿

 

點我開啟留言,加入討論